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七章:行业规则
    第二一七章:行业规则

    林强让曹旭继续留在阳州,跟李婉一起先把这两天来的想法形成文字,等他回来之后再作详细讨论,自己就开车赶回广州。

    他在路上给覃晓花打了电话,把吴记明的情况告诉了她,让她赶来潮牌公司见面。

    梁志高上次来阳州的时候,就已经提到过凤城再生铜的严峻情况,林强也马上打电话提醒了吴记明,没想到他们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落到了今天这种局面。

    林强这段时间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阳州,除了及时叫停了王昌那边的废旧洋电器进货外,并没有过多的去关注凤城那边的情况,便打电话给自己的二弟林峰。

    “峰,听说那边的废铜加工行业形势不太好,是吧?”

    “岂止是不太好,整个行业都已经陷入恐慌了。”林峰听说林强已经听从自己一个月前的提醒,不再涉足废旧洋电器,放下心来。他在电话中告诉林强,石塘镇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前两年行情火爆时,吸引了大量热钱涌入,进行疯狂的投机,现在无一例外的全部遭遇到了沉重打击,许多人血本无归,倾家荡产,一夜回到解放前不止,还欠下了巨额债务,特别是那些拆借高息贷款来炒货的人,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光是这二天,在石塘镇里就连续发生了三宗破产跳楼事件,只是当地政府死命捂住,才没有被媒体曝光。

    林强这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怪不得吴记明急着向自己求助了。想了一下,又给谢勇打电话,让他把梁志高约过来一起商量对策。

    回到潮牌公司办公室,林强听完了章国志和何光的工作汇报,又到营销部找熊蔚兰和何倩雯了解产销售情况。

    这里是自己的大本营,林强绝对不敢掉以轻心。虽然现在涉及了很多的行业,但潮牌彩雕公司始终是自己的立身之本,没有它,所有的一切就变成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因此,林强一直按排自己最信得过的章国志和何光在大本营里坐阵管理。

    经过扩建之后的潮牌彩雕公司,已经初具规模,有了三个生产车间,彩雕背景墙月产量已经突破了一万五千平方。虽然受到来自佛山跟风者的冲击,背景墙的售价一直在往下调整,但握有技术优势和强大销售渠道的潮牌公司,依然是市场领跑者,最近还完善了装饰边框和瓷砖胶等的配套产,特别是林强提前布局的电商业务,逐渐显露出了令他惊喜的巨大潜力,通过淘宝商城的销售额已经占有全部销售额的40%以上,并有赶超的强大势头,仅仅是这一块业务,就让潮牌公司稳稳的把佛山那些模仿厂家远远的抛在身后。

    彩雕公司产生的稳定而巨大的现金流,是林强敢于放手去拓展其他业务的信心保证,而且,无论是在上装修联盟,还是阳州置业公司、河涌整治工程等等,林强一直秉承稳健的原则,宁愿找其他人合作,也要坚决把风险控制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不会作孤注一掷的冒险。但他也不是那种保守之人,不会固步自封,依然保持着一贯的敏锐商业触角,内心依然保持有一份不息的冲动。

    在合伙人的眼中,林强这些年来的发展策略是成功的。这种成功,靠的并不完全是俗语说的“有志者,事竟成”,更重要的是能始终忠实于自己的冲动,不为外界的蝇头小利所动摇,才让他在商海里达到某种自由的境界。

    商海里各种诱惑和陷井呈出不穷,稍有不慎,便会中招。即使是吴记明这种已经拥有丰厚身家的人,一旦抵挡不了其中的诱惑,一样会被拖入泥潭而难以抽身。从他急于向自己电话求助就可以看出,此时他肯定已经遭遇到了大麻烦。

    覃晓花和谢勇他们几乎是同时来到潮牌公司,一进入办公室,林强便把凤城那边的严峻情况跟大家说了一遍。

    “林总,我上次就专门提醒过吴记明,他还算果断,当时就把他自己加工厂的货出给我们,减少了许多损失。但他那两个合伙人太过于固执,贪心过大,又看不清形势,我过来的时候,已经跟以前的拍档了解过情况,凤城那里的再生铜还在继续崩盘,吴记明这次是劫难难逃了。”梁志高道。

    覃晓花跟梁志高还是初次见面,林强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问覃晓花道:“花姐,你上次说过,曾参与过江西那边一家大型铜企的改制,有没有办法跟那边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帮吴记明他们找到出货渠道?”

    “那家铜企改制之后,成了股份公司,第二大股东还是我们东源集团的关联企业,接到你电话之后,我已经他们的老总沟通过了。”覃晓花道:“那边的朋友说,他们那里的采购一直是委托相关的经销公司去进行的,工厂不会直接从市场上找货源,朋友正在尝试联系经销公司,但他也说了,现在市场行情如此糟糕,他们工厂的生产也大受影响,况且江西离凤城那么远,能帮上忙的机会可能不大。”

    “覃总说的没错。”梁志高道:“我跟朋友在这个行业做过几年中介,清楚里面的操作,这里面有一整条完整的产业链,那里面的水很深,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厂家不可能连跳几级,直接从市场进货的。”

    林强边听边点头,他也知道,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行规,必须按规则行事。

    “要不这样,我们先赶去凤城,现场了解一下情况。吴记明毕竟是大家的朋友,就算最后真的帮不上忙,也应该上去见见面的。”林强道。

    覃晓花让送她来的司机先回去,自己就坐林强的车去凤城,谢勇和梁志高开着另一车前往。

    “我觉得这事还是得梁志高出面才有希望搞掂。”覃晓花坐地副驾座上,道:“梁志高一直跟那些经销公司打交道,只要吴记明他们能私下里给梁志高好处,相信他能想到办法的。”

    林强一拍脑袋,道:“对,梁志高虽然现在已经抽身出来了,但毕竟关系还在,让他出面从中牵线,直接介绍经销公司跟吴记明他们见面,事情也许会有转机。”

    说完马上打电话给梁志高,把想法说了一遍。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