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八章:商量对策
    第二一八章:商量对策

    吴记明他们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林强他们了。

    胡启文回家洗了个澡,刮了胡子,把自己从内到外收拾整齐,他不想在同学面前过于落魄。周志行跟林强只见过一次面,对他并不了解,只希望他这次真的能帮他们想到办法。

    三个人把帐本拿出来仔细算了一下,仓库里总共积压了二千一百八十吨货,最高的进货价格达到了56000元/吨,最低进货价30元/吨,总货值高达9600万元,平均的进货价达到了000元/吨!

    而在半个月前,他们在30元/吨的价位上已经耗尽了最后筹集的一千五百万元资金,原以为行情会逐步回稳,没想到价格却一路向下狂跌,上个星期的时候,最低进货价已经跌至23000元/吨,相当于他们手中的存货总货值缩水了一半!

    最近这二、三天价格倒是不怎么往下跌了,但并不是行情回暖,而是大部份的加工厂存货差不多出完了,不再进行生产,市面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货源了,绝大部份的货都压在了他们这些炒货客仓库里,而梁志高这些中介人又纷纷撤离,销路一下子就断了,那些跟各大铜企关联的经销公司也都抱着隔岸观火的态度,况且这些经销公司一直是通过中介商进货的,跟吴记明这些炒货客没有直接交易,双方并没有顺畅的交易渠道,特别是在这种充斥绝望情绪的行情下,这些经销公司自然不会急于出手了,而就算是他们想出手,也很难一下子跟炒货客建立起可以互相信赖的合作关系,除非有双方都信得过的中间人从中担保介绍。

    林强既然能够把覃晓花叫上来凤城,吴记明和胡启文就是希望能通过关系,直接的跟经销公司联系上。

    “启文,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当机立断,不能再有所犹豫了。”吴记明道。

    胡启文苦笑着道:“吴总,我跟老周商量过了,如果林强他们真的有办法,出货价格、交易方式全部由你拿主意,只求尽快把货出手,我们还不想落到肥佬华那样的下场。”

    胡启文平时跟肥佬华有不少的业务往来,他和吴记明就是受肥佬华的启发,雄心勃勃的一头扎进再生铜这一行列的。肥佬华是凤城有名的钢材大王,是凤城最早一批炒卖再生铜的老板之一,在行情火爆的时候,一进一出便能赚取巨额差价,比经营钢材来钱快多了,逐渐把名下几个大型钢材经营部的资金都转投到再生铜上,准备放手一搏。据吴记明他们估计,肥佬华投入到再生铜上的资金至少一点五个亿,在这次狂跌风暴中损失惨重,最后实在顶不住压力,三天前跳楼自杀,对胡启文他们震撼极大。

    “林强在电话里没有说什么,只答应把他的朋友叫过来,能不能想出办法还是未知数。”吴记明道。

    林强他们赶到凤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梁志高和谢勇的出现,让吴记明他们有一份意外的惊喜。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高中的同学胡老板,这位是周老板。”林强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合伙人覃小姐。”

    胡启文这次再也不敢在林强面前托大了,上前跟覃晓花握过手后,朝林强点了点头,请他们到沙发上就坐。

    覃晓花开门见山的道:“我已经跟江西那间大型铜企的老总通过电话,他正在帮忙想办法。”

    “真的太谢谢覃总了。”吴记明朝覃晓花拱手道。

    “吴总,在这个时候大家也不必说客气话了。你跟林强是同乡,也是我们的合伙人,能够帮得上忙,我们肯定会尽力的,但现在的情况比较严峻,江西离我们这里太远,而且,厂家那边进货有固定的渠道,要疏通很多的关系,我那个老总朋友正在找人沟通,能不能帮上忙还不知道。”覃晓花道,“所以,我们干脆把梁总也拉上来,梁总的路子肯定比我们这些外行多。”

    胡启文和周志行上次在梁志高面前一直不肯松口调低出货价,最终没有谈成交易,这次也就不好意思开口相求了。胡启文没想到林强一个电话就能把梁志高叫了上来,看来自己以前真的是对林强了解得太少了。

    “我跟覃总交换过看法,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找厂家并不一定能够解决我们眼前的问题。”梁志高道:“在上来的路上,林总电话提醒了我,我马上跟之前的经销公司谭经理通了电话,他正连夜从汕头那边赶过来。”

    梁志高介绍道,这些经销公司背后都有非常强硬的关系,谭经理既然亲自过来,应该会有办法可想的,听他的口气,这次肯定也是想趁机为自己捞一笔好处。至于具体怎么谈,要等谭经理到了以后才知道,但吴记明这边除了要做好让利的心理准备外,在交易方式、货款结算等各方面都要大力配合才成。

    胡启文他们一听,心里马上燃起了希望。只要能把货顺利出手,让利是必不可少的。他们也深知这一行的行规,没有梁志高这些中介商,他们是很难跟那些经销公司直接进行交易的,每一次的交易额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元,经销公司肯定不敢轻易就把巨额的订金划过来,而吴记明他们没有收到订金,自然也不会出货,双方都有所顾虑,这时候就要靠梁志高这些中介商了。

    这些中介商要有两头都吃得开的能耐,既要取得经销公司的信任,又要对吴记明这些炒货客有充分的了解,确保订金的安全,同时还要确保货物运输途中的安全,保证已经付过款的货物安全抵达经销公司指定的地点。这就是平时交易的基本模式,梁志高他们赚取的就是其中的差价。

    可这一次,梁志高只是负责牵线,价格方面就由吴记明他们直接跟经销公司经理谈,自己并不打算赚差价了。

    “梁总放心,我知道该怎么样做的。”吴记明道:“如果事情谈成之后,肯定也少不了梁总你们的好处的。”

    “吴总你这样说就真的见外了。这次我只是受林总所托,帮你们牵线的。”梁志高道:“我跟谢勇是铁哥们,而谢勇跟林总是多年的朋友,现在还是生意上的合伙人,我才放心做这个中间人的。那个谭经理也是听我介绍过林总和覃总的情况后才放心亲自过来跟你们见面的,说起来你们真正要感谢的还是林总和覃总。”

    “强哥是我师兄,最近这一年我从他和覃总身上学到不少东西。最后悔的是上次在阳州没有听从覃总的劝告,及时防范风险,受了大教训。”吴记明看着林强和覃晓花道。

    “记明,我痴长你几年,之前又受到过打击,变得谨慎了,不敢再去冒大的风险,总觉得干点小实业来得踏实。不怕老实跟你说,之前搞那些进口洋垃圾,我跟东莞那个师兄就是抱着安全第一的宗旨,虽然也从中赚了些钱,但心里时刻记住要防范风险,所以我上个月第一时间就叫停了进货。”林强道。

    “好在强哥你及时叫停了进货,否则我又要搭进去大笔货款呢。”吴记明道:“那个加工厂现在早就停产了,看现在这种行情,以后也没有什么前途了,产业园里有家国字号的大型加工厂想出八百万元收购,我正想着咨询强哥你的意见。”吴记明道。

    “赶紧出手吧。”林强道:“虽然亏了些钱,就当是卖个教训吧。”

    “我算过了,其实也亏不了多少。厂房、设备和进货投入了一千四百万左右,加上刘云峰和他姐夫还有工人的薪酬约一百万元,总共投入约一千五百万元,上次出给梁总那批货收回了五百多万,这次那间大厂出价八百万,说好了不包括我仓库里那些还没有开始加工的旧电器,那里近十个货柜的旧电器就算折半,怎么样也值一百来万吧。这样一算,就算是白搞一场。”吴记明道。

    “那还犹豫什么?阿辉和志平很长一段时间都要长驻阳州,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帮你打理这边的加工厂。”

    “好,我明天马上去办。”吴记明道:“对了,我都好长时间没过去阳州了,那边的工程顺利吧?”

    “挺顺利的。最近市里在东北面有大动作,你处理好这边的事后,抓紧时间过去,我跟曹旭、李婉这几天正在做新的方案。”林强道。

    “林总,我听阿勇说,你们在阳州那边动作不小,正想着找机会过去看看。”梁志高道。

    “非常欢迎。阳州市里正准备开发东北面,会有不少的机会,我上次就跟勇哥说过,让他找时间把你叫过来。”林强道。

    正说着,有个服务员小姐敲门进来对吴记明说,餐厅那里已经准备好,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席。

    吴记明马上招呼大家来到餐厅。在座的除了林强外,都是好酒之人,胡启文和周志行想到明天终于有机会出货了,压在心头的大石暂时放了下来,席间频频敬酒,一顿饭下来,喝了整整三瓶轩尼诗。

    覃晓花喝起红酒来不让须眉,连胡启文这种酒场老将也不得不大为佩服。俏脸上泛着酡红的她,依然保持着一种端庄和高贵,与林强不时的亲昵互动让胡启文一直在暗暗猜测他们两之间的关系。

    因为明天一早还要等着谭经理过来,晚饭之后大家没有再安排其他的节目,梁志高和谢勇都喝了不少酒,就在这里的客房里入住,林强则开车跟覃晓花前往好来登大酒店。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