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九章:暗中斗法
    第二一九章:暗中斗法

    谭志权昨晚连夜带着公司的财务蔡小琴从汕头赶到了凤城,正好也下榻在好来登大酒店。

    作为经销公司的经理,谭志权之前曾跟着梁志高他们来过凤城多次,但就从来没有跟这里的加工厂或者炒货客有过直接接触,所有的业务都是通过梁志高这些中介商来进行的。虽然要付出不菲的中介费,但省却了许多麻烦,又大大降低了交易风险,几乎所有的经销公司都乐意把业务交由这些相熟的中介商来处理,只是最近市场行情惨淡,铜价急跌,中介商们无利可图,纷纷抽身离场,许多的经销公司一下子断了不少的进货渠道。

    谭志权的经销公司同时给几个铜企供货,虽然行情惨淡,但铜企不能停产,经销公司必须要保证货源,不能停供,否则将会失去客户,甚至因为违约,会损失大笔的保证金。因此,当他听梁志高说,可以介绍他跟这里的炒货客直接交易时,谭志权便马上赶了上来。

    他任职的汕头有色金属经销公司隶属于总部设在江西的重金属集团,是集团在广东省唯一的一个经销处,全面负责省内的采购业务,跟梁志高他们有着长期愉快的合作。梁志高在电话中声明,这次他只是从中牵线,并不参与具体的交易。

    谭志权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他要求梁志高,虽然不参与具体的交易,但作为牵线人,要全程在场,并协助自己解决好货物运输的各种细节,承诺交易完成后,会给他相应的好处费。

    得到梁志高的口头应承后,谭志权带着蔡小琴前往凤城。

    蔡小琴在公司里做财务多年,直接受谭志权的领导,曾多次在他的授意下,在公司帐目上做些必要的变通。作为财务人员,她也清楚这种做法是违法的,可这几乎是行业里的潜规则,身不由己,要想保住饭碗,就得随波逐流,或者说得难听一点,要同流合污。谭志权自然也不会亏待她,平时的奖金收入都要比其他同事高,还不时会有些额外的灰色收入。

    蔡小琴人长得漂亮,有着令人羡慕的姣好身材和洁白肌肤,在公司里很招惹眼光,她也很清楚谭志权早就对自己有觊觎之心,只是她一直都在公司财务部里上班,谭志权始终没有找到单独接近的机会。

    这一次,谭志权在下午快要下班时才把她叫到办公室,说要连夜赶往凤城,商谈业务。这次不是跟梁志高这些中介商交易,而是直接跟那些炒货客接触,交易方式跟以前不同,需要见面商谈好后马上交付订金,因此她这个财务必须跟着前往。

    蔡小琴想着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以为采购部的负责人会一同前往,也没多想,回家换了衣服便赶回公司,直到出发时才知道只有自己跟谭志权两个人,心里有些忐忑,可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前往。

    谭志权这次也是有着假公济私的想法,除了想着借工作之机,制造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了却自己多年的心愿外,这一次他也真的需要蔡小琴从中配合,才能完成自己的计划。

    他的具体计划是,由自己亲自出面跟客户商谈好价钱,再以梁志高他们的名义来签订购货合同,就像以前的交易一样,把订金打到梁志高他们的帐户上,再由梁志高转帐给客户,以后的货款也通过这样的操作,看起来就是他们经销公司跟梁志高他们正常交易一样,但自己就可以从中把原来梁志高他们应得那份差价收归己有了,按正常十个点左右的差价,这里面的金额可不小。

    这一系的操作自然要蔡小琴的配合才能做得天衣无缝,他已经想好了,准备给蔡小琴几十万元的回扣,相信对她会有足够的吸引力,让她为自己保守秘密。但谭志权还是想到,要是能把她的人弄到手,不但可以让自己大爽一把,还可以更加放心的去实施计划。

    因此,在赶往凤城的路上,谭志权就把自己的计划详细告诉了蔡小琴,并有意无意的说些挑逗的话,见她只是脸红沉默,并没有当面开口拒绝,也没有表露出太多的反感情绪,谭志权知道有戏,便兴奋的打电话告诉梁志高说,晚上不用专门等他们了,他们到凤城已经很晚,会自己找酒店住下,第二天早上再约地方喝早茶。

    当晚赶到凤城之后,谭志权直接带着蔡小琴来到好来登酒店开了个套房,在半推半就下,蔡小琴也遂了他的愿,两人滚起了床单。谭志权做了一夜几次郎,兴奋之余搂着蔡小琴说,事成之后,会给她二个点的好处。

    林强和覃晓花刚起床不久,便接到吴记明的电话,说已经在好来登酒店二楼订好了包房,正跟梁志高他们赶过去。两人赶紧收拾妥当,想着先坐电梯到大堂把房给退了,电梯门打开,见到里面有一对挽着手的男女,女的脸上泛着红晕,神态有些不自然,见到林强他们还低下了头。

    覃晓花朝林强会意一笑,大方挽起林强的手,走进了电梯。

    来到大堂之后,那对男女跟林强他们同时来到前台退房。林强听到服务员道:“谭先生,这是退还给您的定金。”

    来到二楼的包房,吴记明他们已经在着茶了。

    “还真巧,我们昨晚就是在这里住宿的。”林强跟大家打过招呼,很自然的帮覃晓花拉出椅子,扶着她的腰引导她坐下。

    胡启文直到此时才确定林强跟眼前这个漂亮女人关系不一般,原来还一直以为林强这个人长情专一,心里还念着旧相好周文婕,不会沾花惹草。他昨晚又从吴记明那里听说了覃晓花的情况,没想到这个漂亮女人居然还是大企业的董事长,林强能够找到这样的情人,足见他的不简单。

    “经销公司的谭经理和他们的财务昨晚也是住在这里,所以就干脆约在这里喝茶见面了。”梁志高道。

    话音刚落,谭志权和蔡小琴便在服员小姐带领下推门走了进来。林强和覃晓花一看,原来正是在电梯里碰到的那对男女,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梁志高连忙为大家作了介绍,蔡小琴显然也是认出林强他们来了,俏脸上又红了红。

    “谭经理,真不好意思,昨晚没来得及好好招呼,现在先喝茶,中午时我们再找个地方好好喝上一杯。”吴记明表现出主人的姿态来。

    “吴总客气了,我们昨晚很晚才到,担心会打扰,没来得及去拜访,吴总不要见怪才好。”谭志权笑着道。

    梁志高当着大家的面,把双方的情况都介绍了一遍,道:“我跟谭经理他们的经销公司有过多年的合作,一直合作愉快,他们公司有着很好的商业信誉,吴总尽可以放心。谭经理,吴总是凤城有名的瓷砂大老板,胡总和周总也是凤城商界的知名人士,之前我一直从他们这里进货,合作得也相当愉快。林总、覃总和谢总是我们共同的朋友,今天作为见证人,一同参与谭经理跟吴总的商谈,你们双方都可放心。”

    “有梁总这些话,我还能不放心吗?”谭志权笑着道:“既然梁总一直从吴总这里进货,货方面我也绝对放心,只要价钱合适的话,很希望能谈成这次的交易。”

    “谭经理真是爽快人。来来,我们先吃点东西,吃完马上去我们仓库里看货,再具体商谈价钱。”吴记明招呼大家道。

    从好来登酒店出来,林强寻了个机会把吴记明拉到一边,道:“记明,我跟花姐刚才在电梯里就碰见过谭经理他们,看得出来,谭经理跟那个财务蔡小姐关系暧昧,你们要充分利用这一点,一会在商谈价格的时候争取主动,我到时肯定不方便出面说话,你要自己把握好,明白我的意思吧?”

    吴记明是生意老手,一点便通,马上想到谭经理这次肯定是想暗渡陈仓,瞒着经销公司暗中狠赚一笔,那么自己也就可以借机在出货价上争取更大的利益。

    在去往仓库时,谭志权也借口要人带路,把梁志高拉到自己的车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梁志高想着自己不用掏本钱,只是帮手过一下帐,就能有千分之十五的回扣,自然也是满口应承了。

    当谭志权向他询问具体价格的时候,梁志高也如实相告道,吴记明他们现有库存二千一百多吨,平均的进货价高达000元/吨,而现在市面上的零星收购价已经跌到了23000元/吨左右,现在货源已经非常紧缺,很难再收购到大批量的货了,收购价格正在企稳回升,但不管怎么回升,吴记明他们这次肯定是要大出血的了。

    谭志权心里暗喜,他们经销公司最近的一次进货价格是36000元/吨,除去中介商10%的差价,他原来只想着,如果这次能够跟吴记明他们把出货价谈到30000元/吨左右,自己完全就可拍板下来,不但可以为自己的公司争取来较低的进货价,不落人口柄,还可以轻松吃进原来属于中介商的10%差价。现在听到梁志高说,市面收购价已经跌至这么低,那么不就可以趁机再把吴记明他们的出货价压一压,自己再狠狠赚一笔差价?

    “那按梁总的经验,一会跟吴总他们商谈时,我们这边应该出个什么价好呢?”谭志权兴奋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好说,主要还是要看吴总他们能够接受的损失程度。他们这些货还是一个月前就屯下来的,我当时曾跟他们商讨过,吴总的另外两个合伙人一直不肯松口,坚持至少要51000元/吨才能出货,这个价钱在当时也只相当于他们的成本,甚至还要亏损掉巨额利息和仓租,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再要求他们降价,那次只从吴总自己的加工厂里进了一百多吨货交给你们,之后就再也没有上来过了。”梁志高道:“作为中间人,我只能把情况如实告之,具体还是要谭经理你亲自跟吴总他们商谈。”

    谭志权点了点头,又从梁志高这里了解一番吴记明他们的实力情况,梁志高毕竟跟吴记明有过长期交易,见他跟林强关系密切,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亏得太惨,便没有把吴记明他们快要承受不了资金压力、急于出货套现的情况告诉谭志权,只轻描淡写的介绍吴记明在凤城瓷砂行业里的威风史。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