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0章:各自玩弄心计
    第二二0章:各自玩弄心计

    林强之前曾来过吴记明的仓库。

    那时候仓库只有几百吨的存货,已经让林强惊叹不已了,现在仓库里堆满了货,阳光从仓库屋顶的透明玻璃瓦照下,反射出黄灿灿的光芒,给人一种极大的视觉震撼。

    一个多月前,这种黄灿灿的光芒给吴记明、胡启文他们带来的是亢奋和激动,可现在却像团火,烤得他们吃不下、睡不好。仓库门口养着两条看门的大狼狗,以前每次过来,胡启文都会专门从饭桌上打包,给它们带来骨头,好好慰劳一番,大狼狗也很有人性,每次见到胡启文,都会摇头摆尾,跃起前身做欢迎状。可现在,两条狗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瘦削了很多,显然平时吃得不好,仿佛没有力气起来蹦达了。

    谭志权在仓库里转了一圈,又走到那些成捆成捆的货物前仔细看了一番,点了点,道:“吴总,你们这些货质量没问题。”

    “谭经理绝对可以放心,我跟梁总长期有着合作,要是质量有问题,梁总也不会介绍给谭经理了。”吴记明给大家派了轮烟,道。

    “你们这里总共有多少存货呢?”谭志权问道。

    “二千吨左右吧,我们陆陆续续收购了近二个多月时间才攒起来的,现在市场上货源已很少,大部份的加工厂都停了产,没货可收了。”

    “吴总真的有魄力,这里的货值不小呀。”谭志权就着吴记明递过来的火,把烟点燃,道。

    “不瞒谭经理说,当初我们收购这些货的时候,市场行情还不算太差,那时候的收购价格很高,相信谭经理和梁总也清楚。我们几个合伙人算了一下,平均的进货价高达每吨四万多元,光是按照进货的成本,这里的货值有九千多万元。”吴记明相信谭志权已经从梁志高那里了解过情况,干脆实话实说。

    谭志权点了点头,思想了一下,道:“吴总,据我所知,现在市面上的收购价已经跌到了每吨二万多元了-----”

    吴记明苦笑了一下,道:“谭经理说得没错,现在的收购价是不足每吨三万元,但市面上基本上没货可收了,只有一些零星的散货。大家都知道行情惨淡,这一行暂时已无利可图,梁总他们都早早离场了,我们这次把谭经理叫上来,也是想着能尽快出货,收回资金作其他的投资。”

    “那吴总准备给我们什么出货价呢?如果价格太高的话,我可没法向公司交待呀。”谭志权道:“另外,吴总这里的货不少,我一下子可能也吃不下那么多。”

    吴记明想也不想的道:“谭经理放心,我们一定会随行就市的,况且谭经理是梁总介绍过来的,大家更好商量。这批货亏是肯定要亏的了,投机有风险,我跟两个拍档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所幸前期行情好的时候赚了不少,这次亏了就相当于白忙一场,权当玩了一轮心跳。只要谭经理不要让我们亏得底裤都没就行了。另外,谭经理能吃多少货就吃多少,凭梁总的关系,我们一定会优先供货的。这些天一直都有其他的中介商找我们,正在洽谈之中,不过谭经理放心,我们会首先保证你这边的供货,绝不会让谭经理白跑一趟的。”

    林强偷偷拉了下覃晓花的手,两人相视一笑,心里想道,这个吴记明真是商场老手,处惊不乱,不但开诚布公,让对手看到自己的诚意,又很巧妙的给对手台阶,更关键的是,吴记明口气轻松,全然看不出一点焦虑来,仿佛眼前这个价值近亿元的生意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胡启文和周志行站在一边,不敢插话,捏着一把汗,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谭经理身上,祈祷着能谈成交易,尽快收回些货款以解燃眉之急。

    谭志权对吴记明的自若大气也是心感佩服,眼前这二千多吨的货对他们经销公司来说,并不算多,他之所以要说自己可能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多货,只是一种讨价的策略,其实,在他的心目中,吃进去的货越多,自己赚的差价就越多,内心里恨不得马上就能把眼前这些货全部吃下来,岂会甘心让其他中介商来分一把羹?他还摸不准吴记明话里的真假,有些怀疑他是故意把其他中介商抬出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主动权。

    梁志高和林强他们作为中间介绍人,并不方便说话,只静静的站在一旁。

    “咦?吴总,今天那么人齐呀?梁总也过来了,好久没见。”从仓库门外走进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朗声道。

    “黄总今天那么有空呀?”梁志高上前拍着中年人的肩膀,笑道:“今天带了个朋友过来吴总这里看货。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汕头有色金属经销公司的谭经理,这是黄总。黄总是中原陶瓷集团的大股东,也是我们之前重要的供货商之一。”

    原来,眼前这个叫黄沛源的中年男子就是凤城中原陶瓷实业公司的大老板,林强他们彩雕厂所用的简约牌通体瓷砖就是黄总他们公司生产的。

    黄沛源身家丰厚,可依然是抵挡不住再生铜这一行业的巨大利润诱惑,前两年几乎是跟吴记明同时投入巨额资金入市的,狠狠赚了一笔,最疯狂之时,一天出货二、三百吨,转手就可以赚上几百万,但他一直要比吴记明他们稳重,仓库里的存货从来不会超过五百吨,这一次也是在行情下跌之初,就抓住机会清货,幸运逃脱被套的厄运。他之前的货绝大部份也是交给梁志高他们的,对汕头有色金属经销公司也不陌生,只是从来没有跟谭志权见过面,当下呵呵一笑,道:“谭经理和梁总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呀,中午要一起到吴总那里好好喝上一杯。”

    “一定,一定。”梁志高道:“黄总现在应该不再做再生铜这一行了吧?”

    “还得多谢梁总你上次的提醒,让我可以及时抽身。”黄沛源道:“自从上次把仓库里所有存货出给梁总你们后,我就再也没有进货了。吴总那时犹豫不决,我估计他现在后悔死了,对吧?吴总。”

    吴记明瞪了他一眼,道:“黄总你太不厚道了吧?我头都大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开我玩笑?对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赶紧给我结算那些瓷砂款,我要等米下锅呢。”

    “成了吧,别在我面前申苦了,谁不知道你之前赚得盆满钵满的。”黄沛源道:“我也没有见死不救呀,昨天那个中介商一给我电话,我第一时间就想到吴总你了,想着帮你想办法尽快出货,够意思吧?”

    “哼,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是担心我这边不能及时出货,会追着你要瓷砂款吧?我可事先声明,就算我这边出了货,瓷砂款也要按时结算呀。”吴记明打了他一下,道。

    “大家看到了没有,好心没好报。我专门跑过来想帮你想办法,却被你说成别有用心。怪不得了,原来梁总帮你搭了路子,看来是没我什么事了。不过,看在我费心尽力的份上,中午这顿酒,吴总不会赖掉吧?”

    “你就得意吧。别怪我不提醒你,我这些朋友可都是能喝之人,到时黄总不许耍赖呀,今天有把司机带上了吗?”吴记明笑道。

    “放心,大不了就在你那里睡它一天一夜。”

    吴记明看了一下时间,对谭志权道:“谭经理,咱们先回去喝酒,喝完酒再慢慢谈。”

    一行人出了仓库,各自开车前往市里吴记明的ktv。

    “这个黄总出现得很是时候呀。”覃晓花边说边看着林强道。

    林强转过头看着她,两人皆是会心一笑。

    “这个黄总我们倒是要趁机结识一下。”林强道。

    “怎么啦?想从他那里进些便宜瓷砖?”覃晓花问道。

    林强笑了笑,道:“那倒不是,我们从厂里进货肯定不会比吴记明那些抵款瓷砖便宜,就算是便宜,我们也不好意思当着吴记明的面断他的财路吧。”

    “是想跟陶瓷厂在彩雕上合作?”覃晓花曾听林强说过,以后要找机会把彩雕产返打进陶瓷厂,但就不清楚他的具体计划。

    林强点了点头,思索着一会怎么样跟黄沛源套近乎。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