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二章:小鬼难缠
    第二二二章:小鬼难缠

    终于从大山般的重压中解脱出来,胡启文一扫近日的郁闷。

    自从铜价断崖式暴跌以来,他就没睡过一天安稳觉,根本没有心思再呼朋唤友,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跟高中的同学联系了,马大强曾打电话向他询问过情况,胡启文也只是胡乱应付几句,这一次要不是林强出面,自己真的就有可能陷进去翻不了身了。

    回到了吴记明那间ktv的楼下,胡启文专门来到旁边的烟酒专卖店买了三十条软装中华,分开三份装好,让专卖店的店员送到吴记明办公室。

    “老同学,这次全靠你和覃总、梁总、谢总出面帮我们解决了大难题,感谢的话我也不说了,这几条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胡启文道。

    “喂,启文你搞什么?你自己都说老同学了,还搞这一套?”

    “师兄,你也别跟他客气,你不收下的话,我估计他晚上都睡不着呢。”吴记明笑道。

    林强还想着推搪,就见到马大强推门走了进来。

    “哗,今天什么大日子?”马大强一进来就看到茶几上整齐叠放的中华烟。

    “大强过来了,我来介绍一下。”林强把覃晓花、谢勇他们介绍了一遍,又拉着马大强道:“这是我们高中的同学,凤城市城建处的马处长。”

    马大强跟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听完胡启文讲述了事情经过,哈哈一笑,道:“那样的话,林强你真的不用客气。怪不得前几天我给他打电话,说话都有气无力的,今天突然间就有兴致约我过来喝酒。”马大强早就从吴记明这里了解到今天的林强已今非昔比,只是看到他在同学面前表现低调,便一直没有跟胡启文说起过林强的情况。对于林强能够找到关系帮胡启文他们出货,马大强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他记得林强上次来凤城时,跟他一起的那个年轻漂亮女子叫李婉,眼前这个覃晓花看起来年纪要大一些,另有一种成熟的迷人风韵。

    “大强,听记明说,现在凤城市里的河砂经营情况变得有些复杂,是吧?”林强问道。

    “我正想找个时间跟你谈呢,吴总他们这段时间被那些再生铜搞得焦头烂额,我就没好意思再给他说这些烦心事。”本来马大强已经利用手中的权力,成功帮林强他们的河砂场把河砂打进去他管辖下的城乡建设处的几个工地,可最近有新的河砂场老板通过关系找到了他,要求供货。马大强私下里了解过,赫然发现,新来的河砂老板居然是粤西郑姓人氏,跟凤城市长郑家雄是同族宗亲,哪里还敢怠慢,马上就把其他两个新开工地的河砂供应给了郑老板。

    可这个郑老板胃口不小,上个星期又找到他说,要把城乡建设处属下所有的工地河砂供应都承揽过去。马大强只有找借口说,现在那些已经开工的工地,早就跟其他的河砂场签了供货合同,中途毁约可能会有不好的影响,郑老板就要求,以后新开工地的河砂都由他们来供应,马大强知道其背后的强硬关系,只有先答应下来。

    “你确定新来的河砂老板是市长老家那边来的人?”林强问道。

    马大强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老同学,真的很抱歉,我也是身不由己,恐怕以后帮不了你和吴总的忙了。”

    林强给他递了支烟,道:“大强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我跟记明应该多谢你。”

    “另外,我还得到消息,可能不久之后,水务局就要联合公安、工商等部门对北江河上的河砂市场进行整顿,你们要有所准备。”马大强道。

    “谢谢。我们有正规的河砂采挖证和经营许可证,倒不怕他们来查。”林强道。

    马大强摇了摇头,道:“林强你以为这是省城呀?我们这些小地方可不跟你讲什么法规法律,真有心要搞你,手段多着呢。最简单的方法,他们可以联合交警,在你们河砂场出入口安装监控,查你超载,就能把你拖跨。”

    现在河砂场大都是用那种核载重1.95吨的龙马自卸车来装运货,每次装货起码近十吨,要是查超载,那是分分钟跑不掉了,而要是每次只装一、二吨,连运费的钱都不够。听到马大强这样一说,林强真的有些担心了。

    “那个什么郑市长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一手遮天?”覃晓花小声问林强道。

    林强苦笑了一下,知道像她这种从京城大院里出来的人,接触的都是层次比较高的官员,根本就理解不了最基层那些官场里的**,或者说,他们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低层的官员刁难,体会不到普通老百姓的苦楚,就好像底层的百姓体会不到高层官场里的黑暗和明争暗斗,总以为那些大人物个个正气凛然,为民着想。

    “花姐,听说过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吗?”

    覃晓花朝他笑了笑,道:“那个市长叫什么来的?”

    “郑家雄,粤西人,听说很快就要升任市委记了。”林强道。

    覃晓花微微点了点头,问马大强道:“马处长,你们市里是不是有位姓陈的副市长?”

    “是呀,去年才从省城空降过来的,叫陈大同,覃总你认识陈市长?”马大强有些惊奇的看着覃晓花道。

    覃晓花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只是随口问问。”

    林强清楚她肯定不是随口问问那么简单,说不定这个陈副市长跟阳州的记将荣生一样,也是她父辈那些人的部下,到下面基层挂职锻炼的。当着大家的面,林强也不好询问,只向马大强道:“大强,以后有什么消息,还得麻烦你提前告知一声,我们好有所准备。”

    吴记明虽然身家丰厚,这几年也花了不小本钱经营政商关系,可只能攀上那些职能部门的头头,始终未能够接触得上市长级别的人物,遇到重大事情还是显得力不从心。前段时间就有人明摆着要觊觎他在白庙码头那幅地,现在依然经受巨大的压力,令他寝食难安。听到覃晓花这样一问,他的心里陡然升起了希望。

    虽然他只跟覃晓花见过两次面,可从林强口中听说过她的介绍后,便清楚她跟何远文这些大院子弟有着普通人想像不到的能量。想到上次他们去阳州市委记家里吃饭,就像普通人串门那样平常,吴记明也跟林强一样,相信覃晓花肯定不会是随口问问。

    “好啦,肚子都饿了,咱们到餐厅边吃边谈吧。”吴记明站起来对大家道。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