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三章:凤城官场
    第二二三章:凤城官场

    在饭桌上,胡启文又恢复了平日的活跃,频频敬酒,只是在说话上再也不敢托大。

    通过这次的接触,他对林强有了全新的了解,原来他早已把自己的业务发展到凤城来了,不但开了个引领凤城家装新时尚的整体家装馆,还涉足河砂行业,原以为他还像多年前一样,只是在广州经营小建材,绝没想到他的业务扩张得这么快,甚至在阳州整出那么大的动静来,与他比起来,自己真成井底之蛙了,可笑的是自己之前还在他面前趾高气扬、感觉良好。

    所幸林强好像并不在意,没有给过自己难堪。这次出手相帮,很大程度上是看在吴记明的情份上,但也实实在在的帮他解决了燃眉之急,胡启文在心底里对林强有了份感激。

    马大强对林强的了解要更多些,特别是后来从吴记明口中听到林强在阳州的一系列大动作,身为体制里的人,马大强立马就意识到,林强背后的关系不简单,或者说,他身边朋友背后的关系不简单,因此,上次林强很随意的跟他说,正有计划开拓凤城的市场,并让他适当照顾河砂生意时,马大强就很上心,利用自己手中的关系尽可能的给予了帮助,当然,自己也从吴记明这里得到了不少好处。他清楚林强是那种相当聪明的人,做事周全,肯定是顾及他们之间的同学关系,凡事只让吴记明出面,给大家都留有余地,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在其他同学面前提及林强的事,甚至胡启文多次专门问起,也只是应付几句。

    现在凤城官场的局面非常微妙,现任市委记明年就到年龄退体,要到人大,现任市委副记、市长郑家雄风头正劲,自从四年前来到凤城任市长以来,税务出身的郑家雄大刀阔斧发展经济,一度被外界誉为“政绩卓著”。

    据广东权威媒体的公开报道,凤城市作为全省经济增幅的“三连冠”,不仅提前一年完成“十五”规划的所有目标,更成为广东省欠发达地区发展的排头兵,“创造了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的奇迹”,这几年间,凤城全市gdp增长1.4倍,年均增长24.8%。而这样的经济增速,正是发生在郑家雄任内,让他很快成为耀眼的政坛新星,在凤城市里一言九鼎,风头甚至盖过了即将退休的市委记。

    可在光鲜的经济数据背后,各种与郑家雄有关的负面消息也在坊间不胫而走,主要是有关官商勾结的事,只是郑家雄在凤城相当强势,没有人敢在公开场合里议论,凤城官场上的官员更是个个明哲保身,许多善于钻营的人还趁机投其所好。

    马大强前年才升任为凤城城乡建设处副处长,现在他们处里有三个副处长,明年他们的处长也要退居二线了,马大强正暗中跟另外两个副处长较劲,因此也想方设法的钻营关系。前段时间已经通过手中的权力协助跟郑家雄关系密切的两家私人公司中标城乡建设处属下的几个工程,他想以此为投名状,希望能让自己在仕途上能更进一步。

    在现在的凤城官场上,几乎所有的人都以郑家雄马首为瞻,唯一显得另类的就是刚才覃晓花问起的那个陈大同副市长。

    陈大同很年轻,才四十出头就能直接从省城空降到凤城任副市长,肯定不是简单人物,是凤城唯一敢在市政府会议上向郑家雄提出不同意见的官员,有传言说,陈大同背后关系强大,他也只是到凤城挂职锻炼,当作跳板,无意在凤城作更大的发展,因此也不需要太在意郑家雄的眼色,更不需要去巴结讨好。

    郑家雄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并没有去为难他,相反还给足了他面子。郑家雄很清楚,陈大同这种年轻气盛的空降官员,并不像其他的官场老油条那样多有顾忌,有时候做起事来会不计后果,自己犯不着跟他撕破脸,反正他对自己的地位也不存在威胁,同时,郑家雄多少还是有些忌惮陈大同背后的关系。

    郑家雄自己身后没有过硬的关系,能够当上凤城市长,全靠自己多年的拼搏。他早年投身军营,当过坦克营营长,转业后到地方税务系统,在税务系统工作的十年间,他由一名科员升至某地级市的地税局局长,后来调回省地税局任职,正赶上省里挑选有能力的干部到下面基层锻炼,他才有机会来到了凤城。

    因此,郑家雄并不想给自己惹来麻烦,得罪陈大同这些身后有背景的人。

    马大强能够有今天的成绩,眼光自然也不会太差,覃晓花身上表现出来的那份淡定和自然而然的高贵气质,让他一下子就联想到,也许她就是林强身后那种有深厚背景的朋友。

    “来,老同学,我知道你不能喝酒,咱们意思意思。”马大强端起酒杯,朝林强扬了扬,道。

    林强也拿起酒杯,笑着道:“那我就意思意思,祝大强你早日高升,让我们这些同学也好沾些光。”

    马大强把酒一口干了,摇摇头道:“官场不好混呀,分分钟要看人眼色,还是你跟启文这些当老板的来得轻松潇洒,又没有约束,真让人羡慕。”

    “大强你不要埋汰我和启文了,我们只是小商人,你和冯局可是我们同学中的骄傲,怎么样?应该很快就能把那个‘副’字去掉了吧?”林强笑道。

    “我也想呀,可还没有看到机会。回想起来,林强你在仕途上比我们还早上路,想当年我们还只是最底层的办事员,你都当上大型国企的团委记了,当时大家都非常看好你,我们班主任陈老师也说了,你很有那种潜质,要是能够坚持下去,肯定早就飞黄腾达了。后来听说你辞职下海,同学们都为你感到可惜。但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你现在在商场上的成绩也是让人羡慕,不愧是我们原来高中同学中的佼佼者。”

    “大强说得没错,林强你一直是我们班的骄傲,这次也全靠你和覃总出手相帮,来,我再敬你和覃总一杯,林强你随意就好。”胡启文也站起来,道。

    覃晓花微笑着跟胡启文碰了下杯,把酒干了,回头见林强只是轻抿了一口,揶揄他道:“怪不得你总是学不会喝酒了,原来你这些同学都惯着你。”

    “覃总,我们不是惯着他,都不知多想找机会灌醉他,可他这家伙精得很,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规定每人三杯,可他喝了一杯之后,其余两杯居然有女同学帮他代喝----”胡启大咧咧道。

    马大强连忙在桌子底下踢了胡启文一下,他看得出来,林强跟这个覃晓花关系不一般,担心会引起尴尬。

    “没想你这个家伙还很有女人缘呢。”覃晓花看着林强笑道。

    林强胸口一挺,道:“那当然了,本公子当年也算玉树临风,迷倒不少的女孩子呢。”

    “臭美吧你,那当年肯定祸害了不少无知少女了。”覃晓花瞪了他一眼,道。

    “那倒没有,我们那个年代还很纯情的,对吧?大强。”林强笑道。

    晚饭之后,大家又回到办公室喝了一轮茶,谢勇和梁志高今晚还是在吴记明这里住宿,林强和覃晓花就先行告辞,前往好来登酒店。

    “花姐,那个陈副市长是你的朋友?”在车上,林强问道。

    覃晓花并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那个马大强在你们同学中应该算是官场上混得好的吧?”

    “应该算是好的了,还有一个同学现在是市地税局的副局长。”林强道。

    “你现在在凤城这边的业务大不大?”

    “一般吧。跟吴记明共同投资了五百万元搞了那个整体家装馆,还有跟曹志平在北江上游那里投资搞了个河砂场,后来吴记明往河砂场里注资二百多万元,之前还跟大学的师兄捣弄了一段时间的进口废旧洋电器,赚了些快钱。怎么啦?花姐是不是看好我们凤城,想过来投资?”林强道。

    覃晓花笑了笑,道:“我是头一次来凤城,没想到这里发展得还不错,城市虽不大,却整洁美观,特别是北江河两岸,建设得很漂亮。”

    “是呀,凤城这几年发展得很快,北江两岸越来越漂亮。对了,这里的地皮还相当便宜,有没有想过叫钱总过来这边发展呀?”林强道。

    “小刚他们在白藤湖那里的别墅已经开售了,行情还不错。他正在想着下一步的发展计划,前段时间还跟我说,要找时间去阳州看看。这次到了凤城,我看这里的机会也不错。”覃晓花道。

    “如果钱总想去阳州的话,有蒋记在那里,肯定好办得多,我们在陆洋河边也有几十亩地,可以交由钱总他们来开发。当然,凤城这边的机会也不少。”

    “其实,那个陈大同是我和小刚的朋友,他比我们大几岁,我们跟他的妹妹是初中和高中时的同学。你还记得当年那个茶叶市场吗?陈大同是其中的股东之一,不过当时他还没有调来广州,人还在北京。”覃晓花道。

    林强当然记得那个茶叶市场了,正是帮那个市场供应陶瓷产才跟覃晓花认识的,道:“原来如此,那钱总来凤城这边发展也不错呀,吴记明手上有二百多亩的地,正好在北江边上。”

    “吴记明有那么多的地?”覃晓花问道。

    “是呀,我们河砂场的河砂现在正堆放在那里出售。”林强把情况说了一遍。

    “林强,我们明天一早约吴记明去现场看看。”覃晓花兴奋的道。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