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四章:北江河砂
    第二二四章:北江河砂

    好来登酒店的房客都可以享受酒店提供的免费早餐。

    第二天一早,林强和覃晓花在酒店用过早餐后,便开车沿着北江岸边前往白庙码头。吴记明和谢勇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林强,你们在黄口潭那里的河砂场规模有多大?”覃晓花边欣赏着北江岸边风光,边问道。

    “黄口潭在北江的支流潖江上,距离这里差不多有二十公里,比较偏僻,但那里河砂储量非常丰富,是曹志平几年前就盘下来的采砂场,还以每年二千元的租金租下了河边二十多亩地作为储砂场。只是那时设备落后,还没有办法开采。去年在增城摆平了陈新那班人之后,我便跟曹志平合作,注资成立了凤城高桥实业公司,并通过新塘的何记购进了先进的采砂船和大型运砂船,正式进行开采,现在平均每天都可以采挖到一千五百立方的优质河砂。”林强介绍道:“我们那艘2300吨的大型运砂船每天都会把河砂从水路运到吴记明在北江边白庙码头那里的空地上,一直有马大强从中关照,销路还算不错。”

    “那凤城这里有几家经营河砂的公司呢?”覃晓花问道。

    “之前在北江边上有另外的四家河砂公司,经营方式也跟我们一样,都是从北江上游的支流里采砂,在凤城这里的北江河边租用场地,用船运把河砂运过来进行销售的。这四家公司起步比我们早很多,都已经积累了固定的客户群,凤城市里的建筑工地基本上都被他们瓜分完了,所幸我们有马大强这条关系,可以从中分到一把羹。不过昨晚听马大强那样一说,估计凤城的河砂市场又要进行大洗牌了。”林强道。

    “你是说,新来的那两个河砂老板会趁机搅局?”

    “那当然了,这一行业的门槛本来就不高,关键是你能弄到经营许可证。”林强道:“只要找到关系弄到经营许可证,这一行的利润还是相当诱人的,只需前期筹措一笔资金购买采挖设备,之后就不需要什么投入了。”

    覃晓花点了点,又问道:“那北江河上没有采砂点吗?”

    “其实,河砂采挖对河流的影响很大,如果过度采砂,会破坏相对稳定的河床形态,引起河势的局部变化和岸线的崩退,严重影响防洪总体规划和区域供、灌、排体系,同时,会造成河床涮深,容易造成桥梁基础外露,也破坏了航道的自然形态,使本来比较好的航道变得复杂,使通航受阻。因此,各地对河砂采挖管制得很严。北江是凤城的主要航道,曹志平说,北江这里很多年前就严禁采挖了,现在只有那些支流里才允许有计划的河砂开采。”林强介绍道。

    “那你看看前面那里不是采砂船在作业吗?”覃晓花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北江河面,道。

    林强顺着她所指方向一看,赫然见到河面上一艘大型的挖砂船正在作业,旁边停靠着一艘大型的运砂船,大扬程打沙泵正源源不断的把河砂泵送到船上!

    不用说,这肯定就是昨晚马大强提到的新来河砂老板的采砂船。

    “真是太牛了。”林强把车子开到前面的河岸边停下,道:“可以大模大样的在这里采挖河砂,这个老板肯定只能是郑姓人。”

    “别再看了,我们先去找吴记明他们吧。”覃晓花催促道。

    来到白庙码头附近,远远便可以见到前面不远处的那一大片空地上堆满着小山似的河砂,吴记明和梁志高、谢勇三个正站在旁边抽着烟。

    “记明,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北江河上有采砂船在作业,应该就是新来的郑姓老板吧?”林强和覃晓花从车上走下来,道。

    “是呀,你刚才看到的那条采砂船的老板叫郑伟忠,他的弟弟郑伟国也有采砂船,作业点在北江大桥的下游,这两人是市长郑家雄的同族兄弟,牛叉着呢。”吴记明道。

    “我们这个砂场除了给马大强他们的工地供货之外,还有哪些比较稳定的销路?”林强问道。他这段时间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阳州,对河砂场的经营情况并不是十分了解。

    吴记明介绍道:“其他四家河砂场起步早,凤城市里的大型建筑工地都被他们占领了,志平根据自己多年经营河砂的经验,从一开始就把目光放在了那些私人住宅楼上,其他四家河砂场看不上这些小打小闹的生意,正好给了我们机会,通过前段时间的努力,我们已经跟凤城周边的许多私人包工头建立了联系,给他们供应河砂,虽然每家要的货不算大量,但汇总起来也很可观,占了我们总销量的六成以上,而且价格要比供货给那些大工地来得高,因此,马大强昨晚说的那种情况我并不是很担心,我觉得,郑家兄弟的出现,对另外四家河砂场的影响会更大,我已经收到消息,有几个大的建筑商马上就会从郑家兄弟那里进货。”

    林强边听边点头,看到砂场临时办公室墙边放着许多的纤维编织袋,问道:“这些杂七杂八的编织袋是用来装砂子的?”

    “是呀,自从我们那个整体家装馆正常营运之后,在凤城很快打响了名号,跟许多的装修公司有业务来往,这些装修公司所用的河砂全部是我们供应的,因为要搬上楼,只能采用编织袋来装了,虽然多了道工夫,但价格就高了不少,是按每公斤来算的,一般25公斤的袋装砂可以卖到8元/袋,比整车出货的价钱要高出好多倍。现在凤城装修市场上用的袋装砂大部份都是我们供货的,市里有多家的水泥砂石店都在代售我们这种袋装砂,这一块的销量虽然只占我们总销量的一成左右,但收入却占到了近四成。”吴记明道。

    “价格相差那么大吗?”林强心里一动,问道。

    “那当然了,这些袋装砂主要是用于铺贴瓷砖、批荡,要专门通过筛选,砂粒要适中,价格自然要高了。你看,那些工人正在那边筛选和封装。”吴记明指着沙场那边道。

    林强领着大家走上前去,只见两个工人正用铁揪一铲一铲的把河砂抛到斜立着的铁筛上,从筛出来的砂子均匀干净,没有杂质,另外的工人正两两配合着,一人撑开编织袋,一个装砂子,其他的人则有些在扎袋口,有些在把装好的砂子装上车。林强注意到那些编织袋有大米袋、面粉袋、化肥袋等,应该是从那些回收站买回来的。

    他心里算了一下,25公斤装的砂子每袋8元,相当于每吨320元了,砂子的比重大,每立方大约有2.62吨左右,不就相当于每立米砂子价格去到了元?!

    按吴记明刚才说的,这种袋装砂子的销量占了总销量的一成左右,就是说,每天可以销出去一百多立米,收入可不就超过了十万元?

    这样高的价格把林强吓了一跳,心里马上想到了一个令人激动的计划。凤城市的装修市场容量那么大,用砂量绝对不是小数,如果能有计划的去推广这种袋装砂,里面的商机可不容小觑!

    覃晓花见林强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好计划,从后面轻轻扯了他一下,问道:“这一大片空地都是吴总的?”

    “是呀,我们砂场这里只有二十亩左右,围墙外面还有近二百亩地,最开始只是租赁,交了三十年的租金。去年记明已经通过关系,变更了土地用途,只要补交土地转让金,就可以用作住宅用地了。对吧,记明?”林强道。

    “是呀。本来事情办得一直很顺利的,只是最近有人觊觎我这块地,想要强取豪夺。”吴记明苦着脸把情况讲了一遍。

    “也是郑家雄那方面的人?”覃晓花问道。

    “那还用说?其他的人还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吴记明道:“可我有正规的合同在手,还做了公证,只要我不轻口,谁也奈何不了我。”

    “吴总是想在土地手续完善之后,自己投资开发?”

    “对房地产我不熟悉,之前是有找过人谈合作,但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不过,我前前后后花了那么多金钱和精力,就算是郑家雄亲自出面,不给我满意的回报,我绝不会轻易放手的。”吴记明道。

    覃晓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大家又聊了一会,梁志高因为有紧要事要赶回广州处理,跟林强约好时间过去阳州后,便跟谢勇一起,先行告辞离去。

    “吴总,我有做房地产的朋友,也许可以介绍他上来跟你谈谈。”覃晓花试探着道。

    “覃总有这方面的朋友最好了。”吴记明道:“对了,不会是阳州那个何总吧?”

    覃晓花笑了笑,道:“不是,不过我这个朋友跟何总也很熟。”

    “那真的太好了。不瞒覃总说,我现在经受的压力不小,虽然我可以跟他们硬抗下去,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如果覃总那个朋友有意来凤城发展,我真的希望能跟他好好谈谈合作,甚至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不介意把手上的土地转让给他。”吴记明清楚覃晓花这些人背后的关系,如果他们真的肯出面,绝对就不会担心那些跟郑家雄关系密切的人来捣乱。

    “那好,我回去后先跟朋友通通气。”覃晓花道。

    跟吴记明道别后,从河砂场出来,沿着江边直走,过了北江大桥后,覃晓花让林强把车停靠在路边,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找到了陈大同的电话,轻轻按下了绿色的拨出键---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