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六章:两个新计划
    第二二六章:两个新计划

    回到广州之后,覃晓花直接跟着林强先来到潮牌公司,她已经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过来这边接自己。

    林强先把设计总监雷永强叫来办公室,让他马上把中原陶瓷的logo做成雕刻文件,之后又把章国志和何光叫了上来。

    章国志他们对林强非常了解,大凡是同时把他们两人叫来,肯定又是有了什么重大计划了。这一年多来,看着公司在林强的带领下,迅速发展壮大,两人心里也是兴奋异常,不仅仅是因为林强在股份公司成立之初就为他们每人争取到了2%的股份,更是因为林强一直把他们当作最信赖的人,每次有重大计划时都会第一时间告知他们,听取他们的建议。

    而每次林强想出来的新点子,开始时都会让人感觉到有些异想天开,但事实多次证明了他是正确的。章国志和何光也慢慢形成惯性思维,每当林强跟他们说起新计划时,不再去质疑新计划的可行性,而是第一时间想着怎么样去把计划尽快的开展起来。

    林强也非常倚重他们两人,无论公司的业务怎么样扩张,他都很坚定的把两人留守在公司大本营里,章国志负责全公司的技术,何光就负责安排全厂的生产,有了他们两人默契而负责的配合,公司生产方面的事林强基本上就不用操心了。

    小彦已经泡好了茶,林强招呼何光和章国志在茶桌旁坐下,道:“这二天我跟花姐去了趟凤城,想到了两个新计划。第一个是有关跟陶瓷厂合作的事,我已经让雷总开始设计了。”

    林强把要跟中原陶瓷厂合作推出彩雕背景墙的计划详细向大家说了一遍,让何光抓紧时间帮中原厂雕刻些logo样本出来,另外挑选几幅工艺相对简单些的背景,加上陶瓷厂的logo,作为他们厂的产摆在他们经销部的展厅里。

    “强哥,如果真的跟陶瓷开展合作,那我们的代理商不就可成倍的增加?”小彦兴奋的道。

    “那当然了,其实这是我早就想好的计划。”林强道:“这也算是我们帮陶瓷厂贴牌生产,产的工艺、价格、包装等等都要改,产图册也重新制作,这些我会亲自统筹,何光你这两天先安排人把样本做出来。”

    “那样的话,对我们的产能又是一大考验。”何光道:“我们现在已经加开了中班,现有的产能勉强可以满足当前的需要,要是再跟陶瓷厂合作的话,就要增加设备和工人。可我们的车间没法再扩大了。”

    林强笑了笑,道:“我们把目光放长远一点嘛。我想过了,我们不单单只跟中原厂合作,以后还要跟其他的陶瓷厂合作,现在大部份陶瓷厂都搬到凤城了,我们可以在那里设一个生产分厂,专门负责这部份的生产。乡下那里的地便宜,我们只需建一个生产车间,设计、售前售后等都可以利用公司总部的资源。另外,凤城潮牌整体家装体验馆已经在凤城的家装行业里打开了局面,以后的背景墙订货量会越来越多,正好可以让乡下的分厂去制作,节省不少的物流费用。”

    大家边听边点头。

    林强又道:“国志,你下午去联系一下生产编织袋的厂家,看看大量订做那些可以装25公斤河砂的编织袋什么价钱?编织袋要印上‘装修用河砂’,加上潮牌装修公司的标志,还要印上公司名称。”

    “你是要把河砂也做成一种牌产?”覃晓花笑着问道。

    “花姐你在白庙码头河砂场那里也看到了,我觉得曹志平他们的想法很不错,很有创意,我想把这个创意好好完善一下,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的商机很大。”

    覃晓花点头道:“对,我当时听吴记明介绍了下,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想不到稍稍改了一下销售方式,价格就翻了好几倍。”

    林强向章国志和何光讲了袋装砂的情况,何光本来就是做泥水出身的,他说,建筑用砂和装修用砂是不一样的,装修用的砂子要求杂质少,颗粒均匀,价格历来就要比普通建筑用砂贵不少。

    “我是想借助我们潮牌装修公司在凤城和阳州的牌效应,大量推出这种印有我们公司标志的袋装砂。但有个技术方面的难道需要国志你去想办法解决,就是现在的砂子筛选和装袋、封口工作很落后,我有一个初步的想法,一定要自己设计制作一条简易的半自动流水作业线。”

    林强说着从办公桌上拿来纸笔,边画着示意图,边道:“首先,我们利用传送带,把河砂传送到可以左右晃动的斜立铁筛上,除去杂质,再用另一条传送带把筛选好的河砂传送到漏斗型的大型储砂罐里,储砂罐设有多个出砂闸口,可以同时给多个编织袋装砂,另外,现在市面上有那种半自动的封口机,可以快速封口,封装好的砂子通过环形传送带送出,最后由工人按40包/板把袋装砂叠放在特制的地台板上。有了这套设备,就可以极大的提高工作效率。这是我的大概想法,具体要怎么样去制作这一套设备,国志你是机械通,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的。有需要的话你开车上去白庙码头砂场那里实地看看。”

    章国志不愧是学机械出身的,一点就明,当即表示完全没问题,还马上估计出这样一套设备需要配置六个工人,每小时大约可以封装500袋,一个班次就可以完成4000袋,效率将会提高近十倍,会节省大量的人工。

    林强让何光和章国志马上分头去准备。

    待何光他们出了办公室,覃晓花看着林强笑道:“有时候真的不知你这个脑袋是怎么样长成的,总会有些出人意料的想法。对了,如果我们在阳州推出这种袋装砂,还是要跟丁蓉他们合作吗?”

    “这个倒不一定,丁蓉他们主要还是供货给建筑工地的,我的想法是通过我们阳州新潮牌家装馆来运作。”林强道:“对了,花姐,如果你愿意,欢迎投资入股我们凤城那个河砂场。”

    林强想到,虽然凤城是自己的家乡,但对那里的情况还不太熟,况且现在新来的那两个河砂老板非常强势,如果覃晓花加入进来的话,起码可以借助陈大同的关系,不至于被人随便搅局。

    覃晓花笑道:“我不会那么贪心,明着去占你们便宜的。我有预感,你这个计划实行起来,会有很不错的效益,而且,我们不需要很多的投入,马上就可以有产上市,阳州的市场要比凤城大,我在阳州那里有股份就满足了。你放心,早上的时候我当着大同的面说了,白庙码头那个河砂场我也有份,真有什么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林强朝她拱了拱手。覃晓花做事历来有自己的原则,上次林强曾提议让她参股五金加工厂,但她一口就回绝了,还从来不问他从那些发外加工件上能有多大的利润。

    现在,林强已经成了华光集团发外加工件最大的供应商,真正实现了许多年前自己组建国产化小组时的设想,瞿忠权现在也完全倚重林强,把几乎所有重要的发外加工件都转到了林强的五金加工厂,再也没有出现过质量问题,而且,他每个月都可以放心的从林强这里不留痕迹的拿到几万元的回扣,至于林强每个月可以从这些发外加工件上赚多少,就可想而知了。

    林强一直非常享受跟覃晓花这种轻松、平等、互不约束的交往,从一开始,两人除了正常的生意上的合作外,从来没有涉及到私下的金钱往来。他还很庆幸,那次自己遭遇到沉重商海打击时,没有开口向覃晓花求助,要是那时接受了她金钱上的帮助,两人之间的关系可能就会变味了。

    在这个世界,无论男女,无论是朋友还是同学,甚至大多数的亲人之间,只要涉及到了金钱,总会产生许多令人嘘吁不已的事,金钱很容易就会把原来的平衡打破,双方很难再维持那种平等的关系,慢慢就会出现介蒂,原来的友情、亲情就会变得疏离和陌生,有些甚至会反目成仇。

    林强已经深刻领教过其中的滋味,因此,他很珍惜跟覃晓花这种平等的交往。

    覃晓花的司机已经赶到,送了她下楼离去后,林强刚回到办公室,便接到曹旭从阳州打来的电话,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什么时候赶回阳州,说他这二天已经跟李婉把文字方案初稿做好了,等他回来讨论,最好今天下午就能赶回来,他明天还得赶回广州安排其他的工作。

    林强本来还想着回家看看女儿和妻子,明天一早再过去阳州的,听完曹旭电话,便马上启程,赶往阳州。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