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0章:尴尬的误会
    第二三0章:尴尬的误会

    林强听到邹勇被双规的消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丁蓉是否会受到牵连。

    虽然现在跟丁蓉的公司在河砂和碎石料上都有着业务合作,但林强对丁蓉的个人情况并不了解,只是从其他的人口中听到过关于她的一些传说,这种事情平时听得多、见得多了,林强稍稍脑补一下也能想象得出个大概来。他也不是那种喜欢窥探别人**之人,不会去主动打听,对丁蓉的做法也不持好与坏的观点,只觉得每个人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总会有着自己的理由,外人很难去评说。

    丁蓉留给他的印象,更多的是一个漂亮、聪明、果敢和有主见的女人,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丁蓉能取得现在的成绩,主要的还是靠她自己努力。在林强的眼中,丁蓉跟那些平时在电台报纸了解到的高官的情人小蜜有很大的区别,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她不是那种花瓶式的女子,也不是那种被人藏在金屋里的金丝雀,而是一个相当成功的商人,手下掌管着多个实业公司,撇除掉邹勇这层关系,丁蓉就是一个令众人羡慕的靓丽商场女强人。

    “李婉,这几天有没有关于丁蓉的消息?”林强问李婉道。

    李婉摇了摇头。

    邹勇被双规的消息对她来说也有些震动,毕竟邹勇跟随自己的舅舅多年,这些年来也没少暗中给她提供了方便,想起上次校园文化墙工程评审过程中,邹勇为了让她的公司拿下工程,还准备用下作的手段来把林强他们挤出局,对于邹勇,李婉的心里还是有着感激的,虽然对他平时的一些做法不敢认同,可得知他出事的消息后,李婉还是为他感到了意外和惋惜。

    何远文给林强扔了支烟,道:“邹勇还是欠缺些官场智慧,落马是迟早的事。”他对邹勇一直没有好感,平时也无须求助于他,前几年在教师新村工程的招投标中,邹勇还想着给自己设置些障碍,所幸有蒋荣生在背后的支持,才不至于被人提前踢出局。

    林强自己跟邹勇也没有多少交集,只是在校园文化墙工程评审时跟他有过短暂的接触,之后就再也没有跟他说过话,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过。邹勇曾跟在蒋荣生后面,随着一大众官员到过陆洋河整治施工现场实地调研,林强当时在蒋荣生面前侃侃而谈,大出风头,拍照的时候还站在市委记身边,包括正、副市长,各部门头头等一众官员都只配作后面的背景,邹勇就是其中的一个。

    因为有着覃晓花、何远文和李婉的关系,林强可以直接走高层路线,跟蒋荣生、张伟全建立起联系,下面的那些官员自然心领神会,对林强另眼相看了,因此,陆洋河整治施工中遇到什么问题,甚至都不用林强亲自出面,只要把问题反映上去,很快就会有相关的职能部门及时给予解决。

    要不是因为丁蓉的原因,林强对邹勇落马这种事也不会有多大的关注,毕竟这种事见得多了。现在的官场,大凡手中有点实权的官员,有几个敢大声说自己的屁股是干净的?群众的眼睛永远是最雪亮的,他们只是觉得自己人微言轻,不想去惹祸上身罢了。老百姓从来也是最宽容的,当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官场生态,谁还会出来做出头鸟?只要这些官员能切切实实为老百姓做出些实事,就已经满足了,谁还会去奢望什么清官、好官?要知道,所谓的包青天也只是历史人物,说不定还是那时的文人墨客根据老百姓的意愿杜撰出来的呢。

    “老何,听说这次牵涉到很多的商人,特别是房地产商,你没有被纪委请去喝茶吧?”林强笑着问道。

    何远文大笑着道:“关我啥事?我跟邹勇连话都没有说过。我收到消息,吴胖子、老何和李大全都被请到纪委协助调查,其中李大全可能有些麻烦,他现在那个在建楼盘在土地招投标、报建审批上被发现跟邹勇之间有重大利益输送,还在被留置审查。”

    “那吴胖子他们不会有事吧?”林强问道。

    “按以往的惯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的。一般只要交待清楚,检察机关大概率不会对这些行贿者提起诉讼,因此,这种事对私人行贿者影响并不很大,但如果是涉及到体制里的人员,那就不同了,轻则降职,大则开除,严重者还免不了有牢狱之灾呢。”何远文长年跟官场打交道,对这些事早已司空见惯。

    “那按你的理解,丁蓉在这件事上会不会受到很大的牵连呢?”林强道。

    “这个就要看具体情况了。”何远文吸了口烟,道:“丁蓉跟邹勇的交往,我们也只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如果纪委也掌握不了其中的真凭实据,查不出邹勇跟丁蓉名下的公司有不正当的经济往来,丁蓉就不会被牵连到。至于他们之间那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只是属于生活作风的问题,对邹勇的政治前途当然有影响,但对丁蓉来说,基本上不算事,大不了就是自己的名誉受损罢了。况且,据我的了解,丁蓉跟邹勇所谓的男女关系,也从来没有被坐实,只要当事人不承认,谁也不能强加于他们头上。”

    林强点了点头,心想,凭着丁蓉的聪明,应该不会轻易让人捉到把柄的,便对李婉道:“好长时间没去锻炼了,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丁蓉,看她在不在健身俱乐部?顺便再去蹭顿健康美食。”

    李婉瞪了他一眼,道:“想去关心人家就直说,还要找个幼稚的借口。”嘴上说着,还是掏出了电话。

    林强耸了耸肩,听李婉说,丁蓉正在健身室里练瘦身瑜珈,便怂恿周媛一同前往。

    周媛马上来了兴趣,问明林强他们上次买运动服的地方,催促何远文赶紧开车带她去买。李婉的运动服还放在家里,便让林强送她回去拿。

    “我们那个家装馆的情况怎么样?”林强边开车边问道。

    “还不错。潮牌装修在阳州已经有了很好的牌效应,很多的业主都指定要我们家装馆来做装修,何少华现在俨然是个资深装修专家了,那个朱小敏也很能干,去凤城培训回来后,已经可以独挡一面,成了最受欢迎的金牌家装设计师。”李婉道,

    林强点头道:“家装馆的名头打出去后,业务会越来越多的,就像凤城家装馆一样,我们要提前有所准备。何少华是阳州本地人,你让他抽时间多些跟阳州这里的装修公司接触,争取更多的公司加盟,我也已经让广州总部那里的上装修联盟专门开设了凤城和阳州两个分点的加盟专栏,让何少华他们随时做好加盟咨询和签约工作。”

    李婉告诉林强说,何少华这段时间的工作劲头很足,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林强笑着问原因,李婉略显神秘的说是爱情的力量。

    “你说他跟朱小敏?”见李婉微笑着点头,林强道:“还真别说,他们两人还挺般配的。朱小敏刚参加工作不久,对何少华这种已有成就的职场男子自然充满仰慕了,而何少华面对像朱小敏这种职场新手,也会有着一定的心理优势,不再像面对其他女孩子那样会怯懦和放不开,两人对上眼也就不奇怪了。看来当初我把朱小敏调到家装馆来是正确的,当然,李婉你提议让何少华负责家装馆更是关健了。”

    “看来你很了解年轻人的心思嘛。”李婉看了他一眼,道:“何少华是我的远房表弟,他妈妈每次见到我,都拉着我要我帮他介绍女孩子,下次再见到她,我就可以邀一下功了。”

    “我应该还算是年轻人吧?”林强笑道:“对了,你别光替他人开心,你自己的事怎么样啦?上次你舅舅可是要我督促你的呀。”

    李婉瞪了他一眼,“谁要你督促了?”想起自己跟罗志勇的事,李婉又是一阵心烦。

    来到小区门口,马路边不让停车,李婉便让林强把车子开进去,直接开到她住的那幢楼下,停在路旁等她,自己就快步跑进楼去。

    林强走下车来,打量着这个安静整洁的小区,这里地处阳州市中心,小区看起来不算很大,但很有规划,楼与楼之间的间距较大,中间有大片的绿化带,小区道路的两旁栽满玉兰树,微风吹过,飘落片片雪白的花瓣,带来怡人的幽香。

    两个大妈手提菜袋子,正边聊边朝林强这边走来,还不时弯下腰去捡被风吹落的整朵玉兰花,其中一个身穿碎花浅灰色衣服的大妈弯腰时,手中的菜袋子不小心滑落,里面的西红柿从敞开的袋口散落,滚得满地都是,有两颗还滚到了林强脚下。

    林强把脚边的西红柿捡起,又上前几步,把散落在道路上的西红柿也一一捡起,送到有些手忙脚乱的大妈面前。

    大妈还在心疼着摔破了的两个鸡蛋,见林强帮自己把西红柿都捡了起来,忙不迭的连声道谢,说小伙子真不错。

    林强笑了笑,刚想帮忙把西红柿装回袋子里,便见到李婉跑了过来,焦急的问道:“妈,您怎么啦?没摔着吧?”

    浅灰色衣服大妈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没摔着,想去捡玉兰花,不小心把菜袋子掉地上了,这位小伙子很热心,帮我把西红柿都捡起来了,你快代妈谢谢人家。”

    李婉放下心来,看了眼愣在一旁的林强,笑道:“这是我妈。”

    林强反应过来,连忙道:“伯母好。”又朝另一大妈道了声阿姨好。

    李婉把妈妈扶起来,朝林强笑了笑,介绍道:“妈,这是我朋友,送我回来拿点东西。”

    李婉妈妈一听,立马把摔破鸡蛋的心疼抛到九宵云外了,不停的搓着手,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俊逸的小伙子,口中喃喃道:“你看我,你看我,真不中用。李婉你们先回家坐着,我再去市场买点菜回来-----”

    李婉俏脸一红,知道自己的妈妈误会了,以为林强就是自己那个多次不肯带回家来让她见面的男朋友,连忙道:“妈,我们还有事,只是回来拿点东西,不在家里吃饭了,您小心点。来,我帮您把东西捡好。”

    李妈妈眼睛还在林强身上打转,心有不甘的道:“难得来一趟,吃过饭再走嘛。”另一个大妈也在旁边附和着。

    李婉一阵窘迫,把菜袋子塞给妈妈,朝林强使了个眼色,说了句我们真的有事便赶紧开车离去。

    两个大妈直到林强他们的车子开出了小区大门,才回过神来,一个道,这小伙子挺精神的,看来我家小婉的眼光不错。一个道,是呀,这回你可就安心了,我看呀,他开的那车也挺高档的,得值不少钱呢。

    林强显然也看出问题来了,边开车边偷笑,李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了声“不许笑”。

    “你可别告诉我,你还从来没有把男朋友带回家让你妈妈见面?”林强认真的问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李婉努力作出轻松的样子,道:“不跟谈这些了。专心开车,老何他们应该早就到了。”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