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四章:总是那样善解人意
    第二三四章:总是那样善解人意

    醉酒的体验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难受。

    这是李婉一觉睡到天微微亮,自己被内急憋醒,睡眼朦松的爬起床,跌跌撞撞走进卫生间小解时的第一感觉。

    她依稀记得自己昨晚曾在小院子的花丛边呕吐过,之后好像是林强扶自己上楼来休息的。一想到林强,李婉的用力晃了下脑袋,人清醒了很多,连忙把卫生间的门关死,还从里面下了锁。拍了拍胸口走到洗漱台前,猛然从镜子中发现自己上衣的一颗钮扣散开着,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俏脸立马红了起来,连忙扣了起来,慢慢的回想起了昨晚的情形。

    胸口的白色上衣里,还残留着若隐若现的水印痕迹,更是令李婉一下子想起昨晚靠在林强怀里喝水的情景,脸上更加烧红,连忙拧开水龙头,用水洗了把脸,脑子越来越清醒,昨晚的点点滴滴开始清晰的回放,当她回想起自己睡着前居然强吻了林强时,张大了嘴巴,“啊”的一声差点就惊呼起来,双手拍着胸口,心虚的看了眼紧闭的卫生间门,长长的呼了口气。

    她记得自己刚刚爬起床时,看到休息间的门是虚掩着的,想到林强昨晚肯定是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守着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他。

    林强也早就听到了里面的动静,知道李婉已经起了床。他昨晚整晚都不敢睡得太沉,一直都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担心李婉不知会不会半夜醒来,其间还进去过两回,帮她重新盖好被踢开的被子。

    好在李婉并不像其他那些喝醉酒的人会一直亢奋,胡言乱语不肯睡觉,否则的话,林强真的不知该怎样应付。李婉的酒后真言和大胆所为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要是自己昨晚也喝了些酒,意志力稍稍差一些的话,没准就会跟李婉发生**的事来。

    李婉在他的心目中,年轻漂亮,知性大方,他还不时在心里羡慕她的男朋友,觉得一个男人能找到如此完美的女朋友,真有福份。可也仅此而己,他对李婉一直只抱着欣赏美的态度,从来没有过非份之想。

    林强清楚自己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对美丽女人的免疫力并不强,可终是有着自己的底线原则,知道有些事可为,有些事不何为。之前跟熊蔚兰的那次艳遇,就曾让他体会到一种尴尬,虽然现在两人都表现得若无其事,可每每单独面对时,总会有着丝丝的不自然,林强一直在想,如果当时知道自己以后会跟熊蔚兰一起共事,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让自己跟她发生纠缠。

    昨晚听到李婉的酒后真言,林强除了惊讶之外,心里也是有着大大虚荣的,有那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相信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吧。事后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林强还在想,要不是自己突然意识到李婉还是处子一个,说不定自己就会放弃抵抗,顺势跟她来一番**。

    他甚至有些猥琐的想到,昨晚要是换成了张臻华的话,他可能也会放任自己去尽情享受一番,当然,这种见不得光的想法,林强打死也不会让人知道的。

    “你---你也醒了?”听到说话声,林强从臆想中回过神来,见到李婉正站在休息间的门口,脸红红的轻咬着嘴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啊---,一觉睡到天亮,真舒服。”林强坐起身子来,转动了下脖子,“只是这沙发太窄,转不了身,脖子歪在一边,有点酸痛。”

    “昨晚,我---,昨晚,谢谢你------”李婉想说些什么,又讲不出口。

    林强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看着她笑道:“何谢之有?说起来你不怪我就不错了,为了公司的事,要你一个女子人家去跟别人拼酒,我这个大男人真该骂。”

    李婉听他这样一说,紧张的心情也一下子放松下来,“我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喝醉。”

    “怎么样?醉酒的感觉如何?很不好受吧?”林强笑问道。

    “没有呀,感觉还不错呢。”李婉脱口而出道,说完旋即觉得不妥,马上想到自己借着酒气大胆索吻的情景,俏脸又一下子红了起来。

    林强假装没看到,坐到她的大班椅上,揉捏着自己的脖子道:“脖子真的很酸痛,你行行好,帮忙按摩一下嘛。”

    李婉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那还不快转过身去?”

    林强笑嘻嘻的把椅子一转,舒服的靠在椅背上,享受着李婉的轻揉慢捏,还想着把脚伸到办公桌上,李婉狠狠的抓了他一把,警告他不许弄脏她的桌面。

    “好啦,舒服多了,谢谢啦。肚子有点饿了,我们下去找早餐吃吧。”林强站起来道。他其实不是真的想李婉帮自己按摩,只是不想让她尴尬,看看时间已经快到早上七点了,再不下去,让早到的员工看到他们孤男寡女的共度一晚,不知又会生出些什么桃色新闻了。

    李婉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总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又不动声色,她本来还苦思冥想着怎么样开口跟他解释昨晚自己的行为的,此时也不再纠结了,轻松的随他下了楼,开车来到远离公司的一家茶楼里喝早茶。

    两人喝完早茶,先开车来到了陆洋河的临时工场,曹志平和林辉刚刚在工场饭堂吃过早餐,早班的工人也刚刚开始工作。

    为了抓紧进度,三个施工队一直加开中班,河道清淤的工作已经将近完成了一半,堤坝修复工作也抓紧进行当中,林强准备把丁蓉约到现场来,跟她商谈两岸景观绿化工程的事。

    “强哥和李总今天怎么那么早呀?”曹志平把林强他们让进办公室,随口道:“我记得如果不是有紧要事,强哥你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的,今天不会是有什么重要任务吧?”

    李婉看了林强一眼,有些不太自然,林强倒是随口就找到了借口,“我约了丁蓉过来谈些事,便顺便提早过来看看进度。”

    曹志平自然不会想到林强昨晚是跟李婉一起过的,给林强递了支烟,道:“工程进展得很顺利,进度要比计划提前了不少。对了,记明正一早从凤城赶过来,一会应该就到了。”

    林强点了点头,“河砂的情况怎么样?”

    “挺不错的,储量比我们之前预想的还要高。”曹志平让林辉把最近的帐本拿出来,交给林强说,这是跟丁蓉他们公司合作经营河砂的帐目。

    林强只是接过来翻了翻,道:“我前些天去凤城白庙码头那里看过,觉得那种袋装砂很有搞头,我已经让章国志订做了专用袋子,并正制作半自动装砂机。”林强把想法说了一下,曹志平对林强的计划大加赞赏。

    李婉听到林强说,以后家装馆还要专门开展这方面的业务,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解,听完林强耐心解释之后,才知道看起来最普通不过的砂子里面居然也蕴藏着那么大的商机,不得不佩服林强的奇思异想,问道:“那这里的整治工程完成以后,我们难道要专门留下些砂子来?”

    林强道,那倒不用,他早就有了计划,整治工程最后会在靠近碧水湾那里的上游处设置截污围堰,他正准备找机会跟水务局沟通,让他们新潮牌实业公司负责以后的维护工作,其中有一项就是要对围堰上游进行清淤挖深,并定期进行清理,说白了就是要经常清挖河砂。

    “李婉,你看看什么时候方便,约一约水务局的陈雄局长,我们要想办法先把河砂采挖许可证办下来。陈雄是你舅舅的老部下,你出面多少会方便些的。”林强看着李婉道。

    李婉瞪了他一眼,道:“你现在可是市委记眼里的大红人,你出面不更好办事?”

    林强点了一下她的头,道:“之前刚刚赞过你聪明,现在又犯迷糊了。市委记虽然是一哥,但具体的事务还是得靠底下的人去办的,你先出面跟陈雄通通气,看看他的态度,我还是先不走上前台为好,如果不用惊动蒋记就能把事情办好就最好了。”

    李婉回打了他一下,嘟哝道:“什么都是你有道理。”

    曹志平和林辉在旁边笑着互相对望了一眼。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