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七章:会所开张
    第二三七章:会所开张

    宏远花苑豪华小区会所今天正式隆重开业。

    这也是阳州首个以所在物业业主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综合性高级康体娱乐服务设施。会所集豪华客房、舞厅、ktv娱乐室、棋牌室、阅览室、美容、桑拿中心、游泳池、羽毛球场、动感健身中心、桌球室、spa理疗天地等于一身,为业主提供一应俱全的休闲服务。

    现在的宏远花苑在阳州人的心目中,俨然已是高档河景小区的代名词,会所的开张,更是迎合了人们从传统消费模式逐渐转变为“文化消费信息服务”模式的转变,向潜在消费者传递了在这里购买的不仅仅是是住房,更是服务和管理的理念。

    会所举行隆重剪彩仪式当天,何远文邀请了阳州市房地产界所有的重量级人物出席。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阳州地产界的风云人物。阳州教师新村工程获得了多方赞誉,让他在阳州地产界站稳了脚跟,而宏远花苑在阳州推出首个精装房计划并持续旺销,被吴金中、向志宏他们争相效仿,才真正奠定了何远文在阳州地产界的地位,所有的这一切,都跟林强领导下的潮牌公司和阳州新潮牌置业公司密不可分,甚至可以说是林强直接成就了何远文今天的事业辉煌。

    林强一向低调,身为阳州新潮牌置业公司总经理的李婉,在业内的名气要比他大得多,再加上李婉年轻漂亮,自然备受众人追捧,成了阳州地产界最耀眼的地产经纪人,只是在小范围的圈子里,包括在何远文、吴金中、向志宏、曾力等人的眼中,才真正明白,林强才是其中最至关重要的人物。

    宏远会所装修完毕之后,林强毫不客气的在三楼客房区为自己挑选了间带会客室的豪华套房,作为自己在阳州的长住房,以后就再也不用住酒店了。

    覃晓花在会所剪彩当天,坐曹旭和闻婕的车一早就赶到了阳州。

    中午的宴席依然是在惠城食府里举行,而且还是在上次李婉头一回喝醉酒那间豪华大包房里。当然,那次醉酒,除了李婉自己和林强外,没有第三人知道,更加没有人知道她曾酒醉后跟林强在办公室里共度一宿,并发生了让她事后想起来就脸红心跳,有些尴尬却又不时回味的借酒索吻,虽然当时李婉确实已经有了七分酒意,记不清楚当时跟林强舌吻时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和体验,可她真的没有后悔过就这样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林强之后也从没有再提起过那晚的事,仿佛那一晚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可李婉明白林强是不想让她尴尬。

    今天的宴席,李婉不是主角,自然不用再担心别人来敬酒,可奇怪的是她心里却对酒有了一丝向往,在众人第一次举杯时,李婉也端起小酒杯,随着大家一口把酒干了,感觉并不像以前那样辛辣呛喉,反而闻到了一种醇香,看着旁边的林强依然是皱着眉头,只用舌头尝了尝便放下酒杯,李婉偷偷一笑。

    “李总,不错呀,什么时候开了酒戒的?”曹旭笑着打趣道。

    “我们李婉现在可不简单呀,上次向总也在这里宴请,她可是代表我们新潮牌置业公司接受全场的敬酒呢,她跟我们小张两人巾帼不让须眉,给我们置业公司大大长了面。”林强笑着道。

    张臻华也笑着说,那天李婉表现得很惊人,一向滴酒不沾的她居然整个饭局下来还像没事似的,反而是自己,上楼的时候都有些脚步虚浮,差点醉倒。

    覃晓花道,许多女人没有喝酒之前大都以为自己不能喝酒,可喝开之后才知道自己比大多数的男人都能喝,最起码比旁边这个同志能喝。说着看了眼旁边的林强。

    李婉被大家说得很不好意思,心里庆幸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那晚的醉酒失态。

    宴席完了之后,林强他们回到了何远文在会所里的新办公室。

    “晓花,前段时间我和林强聊起国企改制的事,大家对这方面的了解都不多,你是行家,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其中的具体操作吧。”何远文道。

    覃晓花看了林强一眼,道:“怎么啦?你们对国企改制也有兴趣,是不是又有什么大计划了?”

    林强道:“还没有具体的计划,只是想多些了解。”

    覃晓花笑了笑,她很了解林强,知道他往往在不经意之中就会有惊人的想法,很认真的介绍道,国有企业改制,是指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省政府有关规定,将国有企业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和股份合作制企业,即改变原有国有企业的体制和经营方式,以便适应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

    国有企业改制后,由原来的单一股东(国家)变成多股东,改制后分为三种形式:其一,国家占有全部股份的称国有制企业;其二,国家占有一定股份的称国有控股企业;其三,直接被民营企业或私营企业收购。不管国家持股比例多少,已经不是原来的国营企业了。

    覃晓花道,国企改革一直是个艰难复杂的系统工程,国家在理论和实践中也提出了众多的方案,如当初的拨改贷、利改税,到后来的股份制改造与上市,以及抓大放小等。但对于如何改,观念上存在较大分歧,如前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郎顾之争。

    “老何,其实我也算不上行家,大同才是真正的专家,当年他还在发改委供职时就是我们东凌公司的专业顾问,有许多法律法规上的疑问我们都要找他咨询。”覃晓花道。

    “花姐,你们东凌公司之前参与的都是比较大型的国有企业改制,那像一些地方小型的国有企业,在改制方式上会不会有所不同呢?”林强问道。

    “无论要改制的国有企业大小如何,方式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都要采取重组、联合、兼并、租赁、承包经营、合资、转让国有产权和股份制、股份合作制等形式进行,包括转让国有控股、参股企业国有股权或者通过增资扩股来提高非国有股的比例等。但在操作时,许多地方政府却把国企改革混同于中国企业改革,因而在选择国企改革方案时,都以现代企业制度的模板生搬硬套。”

    覃晓花继续介绍道,国有企业改制从1978年开始提出,二十多年间经历了放权让利、政企分开与两权分离、现代企业制度与抓大放小等阶段,从2003年开始,在新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推动下,国有企业改制进入了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的现代产权制度改革新阶段。

    “那在正常情况下,国有企业改制方案一般由谁来制定呢?”林强问道。

    “一般是由改制企业国有产权持有单位或主管部门制订,当然也可以由主管部门委托改制企业自己制定,但有一条,如果是向本企业经营管理者转让国有产权的改制方案不得委托该改制企业制订,这种情况下也可以委托有相关资质的中介机构来制订。这个要看各个不同地方的情况而定。”覃晓花道。

    “花姐你是说可以委托中介机构来制定改制方案?”林强道。

    “是呀,这是有法可依的。”

    林强点了点,认真想了一下,问道:“那改制方案有些什么主要内容呢?”

    “国有企业改制方案应包括以下主要内容:企业概况及近三年资产和财务状况,改制的基本原则、目标和程序,资产处置和职工安置方案,改制后企业股权设置方案和企业发展规划等。”覃晓花道:“国有企业改制前必须对企业进行清产核资和评估,按照‘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认真核实和界定国有产权,严禁隐匿国有资产。国有企业改制中清理出来的不良资产,经中介机构经济鉴证后,按规定程序和要求向企业主管部门申报,经企业主管部门提出初审意见报市国资委审批核销。”

    覃晓花看了在座的各人一眼,道:“其实我对具体的操作也不是十分熟悉,之前我们东凌公司参与的改制都是委托专业的中介机构来操作的,这里面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需要去综合平衡。”

    在座的除了李婉之外,对覃晓花都有所了解,而李婉只知道覃晓花现在是广州一大型上市企业的实权董事长,那次在校园文化墙方案评审会上头一次见识到她的淡定和自信,就已经大为欣赏,今天再一次见识到她的才识,更是对她心生佩服。

    林强朝覃晓花拱了拱手,一本正经的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多谢花姐。”

    覃晓花瞪了他一眼,道:“你这家伙故意把我摆上台,想让大家看我的笑话,是吧?”

    “没有呀,你看大家都听到那么认真,真的是受益匪浅,对吧,周媛?”

    周媛搂了搂覃晓花,道:“花姐一直是我们当中的骄傲,林强你是不是应该支付我们花姐咨询费呀?对了,花姐,会所这里有新建好的舞厅,好久都没欣赏过你跟林强的舞艺了,今天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也算是为舞厅来个开张仪式,大家说好不好?”

    覃晓花笑道:“现在年纪来了,都快跳不动了。”

    林强指了指李婉,道:“周媛,你忘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位高手了吗?”

    李婉瞪了他一眼,嫌他多嘴。

    “哦,对了,花姐,李婉可是学校文娱队的队长。”周媛道:“我们下午干脆举办一个开张舞会,李婉你把男朋友也叫上,让我们见识一下嘛。”

    李婉闻言怔了怔,林强连忙打圆场道:“我跟老何下午约了碧水湾温泉的刘总谈些事情,要不周媛你跟李婉、闻姐一起先组织组织,把丁蓉也叫上,晚上的时候举办舞会才有气氛,对吧?”

    覃晓花听到林强说要去找刘华谈事情,马上意识到了些什么。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