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五章:饭局
    第二四五章:饭局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可以说是中国官场自古就有的明规则了。

    现有的干部体制导致了“官本位”现象的长年存在,人人唯上是听,唯官是从。在官场中,行政级别决定了资源和权力的配置,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将级别的提拔和职位的上升当作职业奋斗目标,人人循规蹈矩,遵守官场习俗,不敢稍有逾越,对官位、权力比自己大的官员都是俯首听命、惟命是从。

    普通的老百姓对这种现象早就见怪不怪了,可他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的东西,就是同一级政府当中,正职与副职之间,局级与处级之间,或者是有直接从属关系的不同级别的政府之间,比如县级与市级之间,市级与省级之间,普遍存在那种权力大的人,压服权力小的人的现象。

    只有那些真正混职于官场,且职位到了一定高度的官员才能够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很多时候,并不是官位高、权力大的人就一定能压制下面的官员,这里面还会涉及到更加复杂的关系,就像现在凤城官场里,陈大同虽然只是排位靠后的副市长,可大权在握、盛气凌人的市长郑家雄却不敢像对待其他的本地官员那样,对陈大同颐指气使,因为他始终是惮忌陈大同背后的那种关系。这也可以说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在中国官场上的另一种潜规则了。

    也因此,陈大同在现时的凤城官场里地位有些超然,并不需要时时处处看别人的眼色行事,很多时候还可以仗义进言,坚持自己的原则,他也不屑于利用手中的那点权力为自己谋取个人利益,跟当地的商人老板不存在什么利益输送,坐得直,行得正,并不担心会被人捉到把柄。

    何远文今天下午在他办公室里提到的那两个郑姓老板,曾两次盛情邀请他出席饭局,陈大同都随便找借口推脱掉了,虽然知道这两个男子跟郑家雄关系密切,可他真的没有必要跟他们套近乎,更不会为他们开后门之便。

    来到凤城任职以来,除了市政府正常的宴请接待之外,陈大同还真没有参加过私人宴请,今天是因为何远文、覃晓花过来看望自己,才爽快答应跟大家一起见面吃饭的。

    下班之后,陈大同让司机送自己回家,之后再让妻子邓小琴开着自家的本田雅阁前去找何远文他们。

    吴记明今天为大家准备了一间最大最豪华的包房,除了有饭厅外,还有一个茶室。吴记明本来还想着要到楼下迎接陈市长的,何远文说,陈大同一向不喜欢张扬,自己已经告诉了他地址和包房,大家就在包房边喝茶边等着就行了。

    当陈大同和邓小琴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包房门口时,覃晓花和周媛马上走上前去,一左一右拉着邓小琴的手,“琴姐,可见到你了,我们三姐妹有三年没见面了吧?”

    “晓花你还好说,上次过来凤城也不来看我。”邓小琴嗔怪道。

    “上次是有事务在身,时间紧,只来得及去大同办公室跟他匆匆见了一面。这次我将功补过,把周媛也拉过来看你了。”覃晓花笑道,说着把邓小琴拉到大茶几旁坐下。

    何远文也已经拉过陈大同,把在座的曹旭、李婉、丁蓉一一介绍了遍,还专门拍着吴记明的肩膀道:“大同,这是今天的地主吴总。吴总可是你们凤城有名瓷砂大老板,这个ktv就是他开的。我和晓花、林总他们一起,正跟吴总的公司合作,在阳州那里承接陆洋河整治工程。这次也是吴总热情相邀,请我们过来凤城这边看看投资环境的。”

    吴记明连忙上前跟陈大同握手道:“陈市长好,您叫我小吴就行了。一直没有机会去拜访您,今天借何总他们的光,总算是跟陈市长您见上一面了。”

    陈大同笑了笑,道:“吴总客气了。咦,好浓的茶香呀,应该是武夷山的大红袍吧?”

    覃晓花朝他招了招手,笑道:“大同还是精于茶道,快过来,我亲手调泡的,吴总珍藏的特级大红袍。”

    陈大同也不客气,走过去端起茶杯尝了一口,“不错,是上等的大红袍,茶独特,甘馨可口。晓花的泡茶手艺看来更臻一层了。”

    茶几已经是超大型的茶几了,可依然是围坐不下那么多人,何远文招呼道:“我们男士先到饭厅去吧,让女士们先茶。”

    吴记明也连忙分咐服务员上酒上菜。

    陈大同详细询问了何远文在阳州的情况,还说要找个时间过去拜访蒋记,得知何远文跟林强他们共同成立了新潮牌置业公司,还率先在阳州推出精装房,陈大同笑着对林强道:“上次听晓花说,林总你们公司已经在凤城开设了整体家装馆,反应很不错。据我所知,凤城现在还没有楼盘专门推出精装房,林总什么时候也回家乡这边来推广推广呀?”

    “陈市长,那个家装馆就是我们公司跟吴总一起投资搞的,这一次过来凤城,就是想具体了解一下这里的楼市情况。”林强道,见覃晓花她们也进来饭厅里就座,便指了指李婉道:“这就是我们新潮牌置业公司的李总。”

    李婉欠了欠身子,朝陈大同笑着点了点头。

    “李总那么年轻就掌管置业公司,不简单呀。”陈大同道:“凤城这二年的房地产发展很快,特别是北江两岸的楼盘开发非常火爆,远文你跟小刚有没有计划来凤城这边发展呀?”

    “小刚下午才跟我通过电话,说他在白藤湖那里的别墅已经完工开售,在珠海那里已经很难再投得到好地皮了,如果凤城这边楼市环境好的话,他也想挪挪窝。”

    “市里正在白庙码头对开那里规划一个大学城,虽然最后的规划还没有定下来,但市里已经开会讨论过很多次了,未来凤城市的城市建设重点肯定会转移到那边去。晓花你上次说,你们有一个河砂场在白庙码头那边,是吧?”陈大同道。

    吴记明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两个郑姓男子那么掂记自己那块地了。

    “是呀,那个河砂场也是我们跟吴总一起搞的,还一直给你们城乡建设处的工地提供河砂呢。”覃晓花想了想,道:“吴总在白庙码头那里有三百多亩地,几年之前已经一次过交了三十年的租金,后来又办妥了土地用途变更手续,只需按规定补交相应的土地金就可以用于楼盘开发了。”

    “是吗?吴总很有商业眼光呀,几年前就看好白庙码头那里的发展。”陈大同道。

    吴记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又快速的看看了何远文和覃晓花,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把自己当前的处境说给陈大同听,见林强朝自己打了个眼色,摇了摇头,便不作声。

    何远文端起酒杯,道:“我们都好长时间没在坐一起吃饭了,来,大同,小琴,今天怎么样也要好好喝上一杯。”

    林强也随大家一起端起酒杯,所幸看到陈大同和何远文都只是很随意的喝了一口,在座的也没有人把酒一口干了,倒是放下心来,便也啜了一小口,把酒杯放下。

    “大同,刚才晓花跟我说了,她跟周媛、丁总、吴总他们正计划把这里三楼的ktv改成凤城市首家高档健身俱乐部,还会有纤体瑜珈、美容spa和干湿蒸桑拿,到时我们三姐妹又可以经常聚一起了。”邓小琴兴奋的道。

    陈大同笑着摇头道:“你们女人一听到什么纤体瑜珈,什么美容spa呀,就兴奋激动。”

    邓小琴瞪了他一眼,道:“你也该多些运动运动了,你看你和远文,小肚子都长出来了,再不运动,很快就变成将军肚了。”

    大家闻言,都笑了起来,饭局的气氛也更加的随意、融洽。其间,吴记明借意出去了一趟,打电话给凤城市最有名的茶叶行老板,让他派人火速送两罐最顶级的武夷山大红袍过来。

    饭局到了晚上九点多就结束了,林强发现几个大男人居然连一瓶茅台都没有喝完,覃晓花她们几个女士也只喝了大半瓶的红酒。

    在陈大同和邓小琴要告辞下楼时,吴记明拿过两罐茶叶道:“陈市长,有朋友前几天拿了几罐茶叶过来,陈市长是茶道中人,这两罐大红袍给您拿回去尝尝。”

    陈大同皱了皱眉头:“吴总,你这是-----”

    何远文一手拿过茶叶,笑道:“大同你不用跟吴总客气,他这里经常有朋友送茶叶来的。走,我送你们下楼去。”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