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七章:不祥的预感
    第二四七章:不祥的预感在凤城市的房地产界里,凤城市洪顺房地产有限公司显得有些另类。

    它是唯一一家敢于承接凤城市旧城改造项目的外来房地产公司。在国内,面对一、二线核心城市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的现实,开发商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旧城改造开始被开发商追捧,原因是很多旧改项目都位于较好的区位,且有政府的支持,土地可以以协议的方式出让,无须招拍挂,意味着列入旧改的项目无需先完成国家的征收、储备、招拍挂出让的程序,可以节约拿地成本。许多有名的房企都曾在旧改项目中获益,也鼓励越来越多的房地产商加入到旧改的行列,希望可以从城市旧改中淘到真金白银。

    但这些旧改项目只能是在拿地成本高的一、二线城市才有利可图,而在凤城这种三、四线小城市,拿地的成本相当低廉,旧改项目则涉及拆迁、补偿、回迁,项目开发周期长、操作复杂,就算有政府部门在拆迁补偿、居民安置等具体工作进行协调和监管,但由于旧改项目牵涉原业主、政府、企业、社区等多方利益主体,需要平衡各权利主体的利益诉求,在拆除重建类项目中,往往涉及原业主的拆迁补偿利益,与业主的谈判难度较大,还可能遇到所谓的“钉子户”导致项目难以推进,因此,旧改项目在凤城可以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一般的开发商更愿意直接出钱拿新地皮开发。

    但每个城市都离不开旧城改造。

    凤城市虽然建市还不到二十年,可原来所属的凤城县县城,也就是现在的凤城市旧城区,建城历史悠久,可追朔至先秦时期,因此,文化底蕴深厚,人才荟萃,一直以来都是中原文化与岭南文化、内陆文化与海洋文化融会之地,特别是北江边上的著名的上、下廓街,素有“一部凤城史,半部上下廓”之美誉。

    当年的上、下廓街承载着无数老凤城人的悲欢离合。老式的红砖房,每天面对着北江,是凤城最早期的“江景”住户,这里是凤城人口最密集的混合居住区,在国内的旧城改造项目中,混合居住类旧改项目不同于城市核心区、边缘区和工业聚集区的旧改,此类项目通常位于城区的中间圈层,邻近主城区,人口密集,潜在消费者数量众多,商业氛围浓厚,但内部交通落后,老房子拥挤破旧,需要通过旧改快速体现城市价值。

    混合居住区的旧改如果进行得好,可以通过商业和办公与居住功能的融合,使得区域功能形成闭环,可有效催熟区域,能最快带动区域功能转变后与城市其他板块及功能的磨合,带动区域价值的极大提升。

    郑家雄主政凤城之后,最大的一个动作就是上、下廓街的旧城改造。郑记洪、郑怀森两人就是三年多前被郑家雄直接钦点,从老家粤西拉来过负责凤城旧改项目的房地产老板。

    这两人是郑家雄的同族宗亲,跟郑家雄是叔侄关系,一直在粤西经营房地产,来到凤城之后成立了凤城洪顺房地产有限公司,承包了上、下廓街的旧城改造工程。

    因为有郑家雄在背后的直接支持,市政府相关的城建、城管、规划、国土、建设等部门都全力协助,旧改工程进展相当顺利。

    几年时间,原来破旧、拥挤的上、下廓街经过重新规划和建设,旧貌换新颜,不但建起了多幢临江高层住宅楼,还建造了多个大型生活超市、餐馆及儿童娱乐设施,这些设施可以承载更丰富的内容和具有更多变的形态,是体现城市活力的最佳载体,可以为区域人群创造更多公共接触的机会与空间,相对其他物业更具有黏性,而其中的商业设施更利于新旧人口的融合,增强改造后区域的稳定性与价值的提升。

    上、下廓街的成功改造,是郑家雄主政凤城之后的首大政绩,洪顺房地产公司在凤城也名声雀起。

    郑记洪和郑怀森是堂兄弟,两人在这次不被其他房地商看好的旧城改造项目中获利不少,甚至还能从政府中获得项目补贴,凤城市政府专门在北江以南的107国道旁以极低的协议价钱批给洪顺房地产公司一片面积达二百八十亩的地,用于住宅开发。

    更主要的是,通过这次跟政府各部门的合作,郑氏兄弟在凤城市里编织起了广泛的关系,跟城建、规划、国土等重要部门的头头称兄道弟,经常推杯换盏,在凤城市政府大院里,郑氏兄弟可以说是左右逢源,走路都可以横着来。

    他们早就盯上了吴记明在北江边上白庙码头那幅地,特别是获知白庙码头附近将要规划建设大学城后,更是对那幅地眼红不已。他们已经了解过,吴记明虽然在凤城也是财大气粗的大老板,可身后并没有过硬的关系,且那幅地的手续还没有完全办妥,便一方面暗中跟国土部门的人串通一气,阻挠吴记明顺利补交土地金,一方面又让中间人传话,让吴记明把那幅地让出来。没想到吴记明也不是软骨头,始终不肯妥协,甚至不肯跟他们会面。

    梁浩然是凤城的一个建筑包工头,在旧城改造项目中承包了不少的拆建工程,正是这次传话的中间人,此时正在金龙酒家的一个包房里跟几个老板在喝早茶,在座的除了郑记洪、郑怀森外,还有一对亲兄弟郑国忠和郑国同,这两人就是敢于明目张胆在北江河上采挖河砂的老板。

    “郑总,吴总刚刚回电话说,他正赶去白庙码头那边,说有几个朋友要来看地,还说如果郑总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过去见面谈谈。”梁浩然道。

    “什么?那个吴记明敢叫其他的人来看地?洪哥,我们马上赶过去,看看谁那么大胆跟我们争那幅地。这次我们也不用跟那姓吴的客气,实在谈不拢,让国土局的郭局长出面搞掂他。”郑怀森狠狠的道。

    “洪哥,我们也跟着过去看看,那个吴记明在那里有一个大砂场,听说规模不小,城乡建设处许多工地都是他们供应河砂的。”郑国忠道。

    “那正好,如果那个姓吴的还要跟我们斗,我们先从他那个河砂场入手,搞他一把。”郑怀森道。

    “怀森先不要冲动,我们过去看看情况再说。”郑记洪为人一向较为稳重。

    大家开车来到白庙码头,远远就看见吴记明那辆奔驰600停在入口处,吴记明正跟司机兼保镖站在北江岸边悠闲的抽着烟。

    “吴总,这两位是洪顺房地产的郑总。”梁浩然走过去介绍道。

    吴记明上前跟各人握过手,道:“郑总今天那么有兴致呀?”

    “吴总,听说你约了朋友要来看地?”郑怀森直截了当的问道。

    吴记明笑笑,“是呀,不过还没有最后谈妥,怎么啦?郑总对我这幅地也有兴趣?”

    “咱们也别绕弯子了,吴总,你直接说,怎么样才肯把这幅地转让给我们?”郑怀森道。

    “很简单呀,我那几个朋友愿意出四千万的转让费,如果郑总你们肯出更高的价钱,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吴记明道。

    “四千万转让费,你----”郑怀森刚想发作,郑记洪拉了他一下,道:“吴总,请问是哪里的朋友看中这幅地呢?”

    “是广州的几个朋友,具体是谁就恕不可奉告了。”

    “我听说吴总这幅的手续还没有完全办妥,你那些朋友也敢接手?”郑记洪道。

    吴记明笑了笑,道:“这个就不劳郑总操心了,我这幅地合同、公正都很齐全,办妥手续只是迟早的事。”

    这时,从远处的河砂场大门口驶出两辆运砂车,一辆装满普通的建筑用砂,一辆装满整板整板的袋装砂。郑怀森朝郑国忠使了个眼色,郑国忠马上会意,上前道:“吴总,我们两兄弟也是经营河砂的,跟你算是半个同行了,听说吴总这里的河砂场规模不小,不知可否带我们参观一下呢?”

    “我们这里只是一个中转砂场,跟两位郑老板没法比呀,我们采砂得到几十里外的采砂场。两位老板有兴趣的话,随时欢迎参观指导。”吴记明笑道。

    河砂场周围用高高的隔离板围起来,面积有上万平方米,里面堆满几座小山似的黄灿灿河砂,大门口里的空地处停放着两辆粤a牌的车,一辆是奥迪a6,一辆是奔驰ml500,还有一辆是外市牌的奔驰s320。

    郑记洪一看到那辆奔驰s320,心里倏的抖了一下,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