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六章:贤淑小兰
    第二六六章:贤淑小兰刘华已经把阳州碧水湾温泉度假村的详细资料和他自己对度假村今后发展的一些设想发到了林强的邮箱,林强看完之后马上转发给了覃晓花。

    覃晓花知道林强已经有了一整套度假村改制之后的发展计划,便马上给北京总部那里打电话,让崔光渝从他的团队里抽调两名专业人士过来,帮忙对碧水湾温泉度假村作总体评估和制定改制方案。

    中原陶瓷的杨伟雄在晚上的时候打电话来说,已经收到林强发过来的产新图册设计稿,非常漂亮,那份报价单也仔细看过了,今天黄沛源没有回公司,明天再向他汇报。杨伟雄说,他觉得林强这个合作方案不错,会尽力去促成这一次的合作。

    杨伟雄专门等到晚上下班回到家之后再打电话,林强就知道自己开出的回扣条件已经让对方心动,当下便表示了感谢,其他的也不再多说,只说自己这几天都会在广州这边,随时可以上去面谈。

    女儿欣欣好多天都没见到爸爸了,林强一回到家里,便一直缠着他,把这些天老师奖给自己的小红星、表扬信、小奖状都拿出来给他看,还不停的跟他说起学校里的趣事。

    林强耐心的听着,还不时称赞女儿几句,小兰则满脸笑意的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父女。

    他们住的地方就在永泰小学后面不远,步行到学校只需要不到十分钟,同幢楼三楼一个叫黄露的小女孩正好跟欣欣同班,每天都一起上学、回家。

    小孩子天性活泼,这个学期开学不久,说班上其他的同学都是自己上学的,不想让家长再接送。小兰自然不放心让两个小孩子自己去了,口头上应承她们,可每次都跟着下楼,偷偷在后面看着她们,直到见到她们进了校门才放心,每天放学的时候也会早早在学校门口候着,看着她们回去。

    自从嫁给林强之后,小兰就没有去上班了,一直默默的陪在林强身边,不离不弃,把全副身心都放到了小家庭里,无论富有、贫穷、风光、落难,都无怨无悔。林强也一直很庆幸自己找到了这样贤淑的妻子,心里对小兰有着一种感激,他也接受了以前的教训,重新在商海里抬起头,手里宽松了之后,马上用小兰的身份证专门开了个帐户,存进去一大笔钱,让她保管着。

    前年年初的时候,还一下子买了这两套同样大小的房子,房子装修、家具都是一样的,自己住七楼,六楼就给三弟林辉作婚房,总算是给了小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之前为了图方便,他们一直就住在厂子里,因为之前的设计、排版全部是林强自己亲自动手的,经常会加班到很晚,在厂子里食宿会方便很多,这么多年来也早就习惯了。可厂子只是租来的,在广州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心里面始终会有一种不安定感,总有飘泊不定的感觉。

    虽然小兰从来没有在林强面前提过房子的事,可每次带她到朋友家里作客,小兰眼中也会不经意间流露出对房子的那种向往。她一直都不插手林强的生意,虽然知道这些年丈夫的生意有了很大的起色,可买房子需要大笔的钱,她不想丈夫有太大的压力。

    当初林强带着她来这里看房子时,小兰担心林强手上的钱不够,还想着把那个帐户里的钱拿出来。

    听到林强说要帮林辉也买一套,两兄弟住在一起互相之间好照应时,小兰也非常的赞同,她知道林强三兄弟之间的感情很好,虽然林强落难之时冯珍的刻薄和寡情曾令整个大家庭经历了不愉快,可对他们兄弟间的感情并没有影响,而且,自从几年前林强出钱在家乡小镇上为兄弟三人每人建了套房子后,冯珍再也没有给过大家脸色了。

    搬进了这套新房子后,小兰就很少往林强的厂子里去了,安心的在家里照顾女儿,她也不喜欢去逛街、买衣服什么的,连化妆都很少用,平时送了女儿上学后,就安静的在家里看电视。

    小兰也从来没有节食,可身材一直保持苗条,像她这种年纪的女人,生了小孩之后都会一天天长胖,可小兰还经常抱怨说,自己一直想长胖一点,但就怎么吃都不长肉。林强就笑着道,这话可不能随便说,让那些整天想着节食减肥的女人听到,可要气疯了。

    “欣欣,想不想要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呀?”林强扯了扯女儿的小辫子,逗她道。

    “想呀,我们班上的同学很多都有小弟弟和小妹妹,爸爸,我什么时候也可以有小弟弟呀?”欣欣仰起小脸,满是憧憬的问道。

    (ps:码字不易,《儒商》首发易云,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永泰新村这里的村民按规定可以生二胎,但二胎之间要有四年以上的间隔,间隔不够的话同样要接受计生处罚,二胎以外就属于超生,除了要被罚巨额的所谓社会抚养费外,超生的小孩还不能获得村里的股份分红,如果超生了没有交纳计生罚款,则会在分红里减扣。因此,这里的本村家庭基本上都有二个小孩,还有许多人为了要生男孩,不惜被扣分红。

    林强一家的户口现在还在荔湾区里,属于空挂户,就是那种只有户口,没有房产,也不在本区里居住的人。居委一直对他们这种空挂户没有什么好脸色,抱怨说,平时连垃圾费、管理费什么的都收不到他们的,可他们一旦违反了计生政策,就要记到居委的头上。林强很多时回到居委办理一些证明时,居委那个徐副主任好几次试探着问林强现在在哪里住,看能不能把户口迁到所住地,林强就一直说自己只是租房子住,没有办法迁。

    林强一直都想再要一个孩子,总觉得一个小孩子太孤单了,他和小兰早就没有单位了,并不担心会被开除公职什么的,大不了就是缴纳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他早就了解过了,现在荔湾区的计生罚款标准是,按超生小孩出生当年的全区职工平均年收入3—6倍来罚款,如果夫妻双方都是城市户口,则按双倍来罚。

    现在荔湾区的职工年平均收入也就三万元左右,就算是按最高的6倍来罚,两人最多也只需缴纳三十多万元罚款,就可以为小孩办理户口。这点钱对林强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了,可他还真的不愿意自动去交,总觉得生育是最基本的人权,就算是真的需要控制人口,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也是最合理的,而且,像他这种没有单位的人,在自己落难之时,什么时候享受过所谓的社会抚养了?当初就是因为自己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女儿欣欣还不 是推迟了大半年才上的幼儿园?

    林强已经咨询过在省计划生育医院工作的高中同学北江河,听她说,小兰上环已经好多年了,除了环之后可能还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够怀得上。

    “小兰,我已经跟细波联系好了,他说可以带我们去加和石马的朋友诊所里把环除了,我们明天就去找细波。”林强道。

    小兰其实早就想再要一个小孩了,而且特别想要一个儿子,当下便朝林强笑了笑,点了点头。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