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邀约
    第三章:邀约

    之后林强没有再下舞场,与黄杰他们聊了一会后便提前离场,他想趁着夜色,在厂区里走走,看看这个自己曾工作过六年的单位有了怎么样的大变化。

    歌舞厅就建在原来职工饭堂的四楼,饭堂左边那幢四层楼高的白色建筑就是专家楼,当时的一楼改作了党政办公室,林强就曾在这里主持了三年多的厂团委工作,饭堂正对面就是集团办公大楼,此时除了中部的楼梯处和各层走廊里亮着不算明亮的照明灯外,整栋办公大楼隐没在夜色之中。

    林强在办公楼大门前的拱形遮雨亭里瞧了眼大厅里那螺旋形的楼梯,想起多年前自己曾是这里的青年才俊,老总眼里的红人,曾风光一时,心里禁不住轻叹了口气。

    办公楼往西就是原来的车队办公室,旁边本来是一个蓝球场,现在这里又建起了一长排的厂房。听黄杰介绍说,林强辞职离厂后的第三年,厂里就把旁边的空地也征收过来,并引进了两条更先进的生产线,产量翻了一番,职工人数也增加到快接近四千人了。

    林强心想,如果当年自己不是因为年轻气盛,愤然辞职的话,凭自己的才干,稍稍作些委曲求全,相信那时刚刚上位的冯总也不会太难为自己的,多年之后的今天,自己起码也应该是老总级别的人物了吧。

    当他还在感叹中时,口袋里手机传来了震动,林强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您好,哪位?”

    “林强,是我。”电话里传来覃晓花悦耳的京味普通话。

    “花姐?你好,我还没来得及存下你的电话呢。你也出来了?”林强惊喜的道。

    “是呀,你往后看。”覃晓花本来在跟周千强跳完第一支舞后就打算离开的,只是出于礼节上的需要,耐着性子多呆了会,却没想到林强突然间冒了出来。之前跟他交往时,林强并没有向她说起过自己下海前的工作经历,覃晓花并不知道林强曾在这里工作过多年,见到林强独自离开舞厅后,她便也跟几个副总打招呼说,自己还有些事要赶回市里。

    林强转过身,远远看到覃晓花正站在专家楼旁的路灯下,“花姐,你现在要回市内去?对了,你现在还是住在白云堡吧?要不,我送你回去?”

    覃晓花还没回话,林强便见到广场停车场里一辆轿车亮着雪白的灯光,徐徐开到覃晓花身边,便又连忙开玩笑道:“哦,我怎么忘了花姐现在是我们集团的董事长了,有专职司机。”

    “林强你真的也是华光集团的?我怎么一直都没见到过你呢?”覃晓花并不焦急上车。

    “花姐你是集团的高层,当然不会注意到我们这些底层的小人物了。”

    “别跟我贫了,林强你现在住哪里?也要回市内吗?”覃晓花知道林强多年前就已经下海,肯定不会是集团里的人,否则,自己来这里任职快半年了,林强没理由现在才跟她联系。可如果他真的不是厂里的人,刚才在舞厅里却见他跟几个老总都很相熟,下面的那些中层更是围上去跟他招呼,这就让覃晓花想不透了。

    “我就住在你附近不远,不过你那里是别墅区,我住的却是贫民窟。”林强笑道:“我也正想赶回市内。对了,花姐,白云大道那里开了间很不错的茶艺馆,好久没见你了,想请你去茶,可否赏光?”

    “是那间叫榕溪的茶馆吗?林强你也经常去那里茶?”覃晓花的语气里透着惊喜。

    “是呀,花姐你也去过?怎么没在那里碰见过你呢?那里的格调很不错,里面的茶艺小姐素质还挺高的。”

    “哈,林强你是去茶还是靓女呀?”覃晓花揶揄道。

    “兼而有之啦。”林强看了下手表,“花姐,现在才十点不到,这个钟点也不会塞车,用不了二十分钟就能赶回去了,怎么样?”

    “好呀,我先打电话去订个位。”覃晓花边说边坐进了车里。

    林强刚刚把覃晓花的电话号码存进手机里,便收到了她发过来的信息:半个小时后,茶馆二楼茗韵房见。林强笑了笑,回了个“ok”收起了手机,便见到覃晓花的车已经出了厂大门,自己也去车场把车开了出来,直奔市内而去。

    榕溪茶艺馆位于白云大道北,是一个格调雅致的茶好去处,离林强现在住的地方不远。年轻时的他钟爱咖啡,后来慢慢的喜欢上了茶,也许是因为年龄的慢慢增长,又或者是跟生活状态有关,年轻时的自己感情没有着落,内心孤独,而咖啡正是孤独的最好伴侣,茶却需要悠闲宁静的心境。

    整整十年的商海经历,林强曾经无限风光过,也曾经摔过大跟头,现在的他已经少了许多年轻时的冲动和毛躁,多了几分经事后的从容和豁达。有理想有目标,却不会再过于偏执和强求;有原则有底线,但也学会了圆滑,不再为难自己。

    林强也算是茶馆的熟客了,一进门,年轻靓丽的迎宾小姐就热情招呼道:“林总晚上好,有订位子了吗?”

    “我朋友已经订了二楼的茗韵房了。”

    “哦,那这边请。”迎宾小姐微微躬身,作了个“请”的手势,便在前面带路,领着林强从右手边的实木楼梯上到了二楼。

    透过包房镂空花格窗里的磨砂玻璃,林强看到覃晓花已经在里面摆弄着茶具了。

    迎宾小姐轻轻推开了门,“覃总,你朋友到了。”见覃晓花抬起头,微微点了点,便侧过身,把林强让进了房里,并关好门退了出去。

    坐在茶桌边上的覃晓花此时已脱下了职业套装,紧身的白色毛衣让她姣好的身材显露无遗,不知是因为晚宴上喝了酒的原因,还是因为电热茶壶里冒出来的蒸气,覃晓花俏脸上泛着桃红,别有另一番的迷人韵味。

    看到覃晓花向自己嫣然一笑,林强一瞬间瞧得有点呆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