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茶馆谈心
    第四章:茶馆谈心

    “怎么啦?不认识了?”看到林强定定注视自己的目光,覃晓花嗔道,用小镊子夹了杯茶放到了林强面前。

    林强拿起茶来轻啜了一口,才意识到没有茶艺小姐帮忙弄茶,想起许多年前跟覃晓花上茶馆也是她亲自动手泡茶的,“花姐,你一点都没有变。”

    “都快四十的人了,还说没变?岁月不饶人呀。”覃晓花凝视着眼前这个多年未见的英俊男子。女人惧怕时光的腐蚀,男人却需要年龄的修饰,岁月的磨砺真的是男人成长的催化剂,褪去他们身上青涩的同时,也让他们有了种玉树临风的成熟美。

    “花姐,如果说,年轻的女孩子是玫瑰的话,那么花姐就是正午的郁金香,没有玫瑰花的张扬耀目,却不乏芬芳,清香暗送。”面对着覃晓花,林强又回复了年轻时的才情。

    眼前的这个美丽女人,内敛又不失妩媚,轻描淡写中微微一笑,那份温柔与从容,是年轻女孩永远也学不会的。虽然不再有年轻女孩的水灵清纯,甚至眉角间有了几乎看不见的浅浅细细的皱纹,但顾盼间更为迷人,那种成熟、风情和优雅,让她仿佛绕过了年龄,或者说年龄饶过了她。

    “林强,又在调侃我了,你们广州人不是有句俗话,‘女人四十豆腐渣’吗?”覃晓花故意叹道,又帮林强递了杯茶。多年前林强曾用茶来形容女人,还把她形容为龙井茶,现在还记忆犹新。

    “花姐,我说的是真心话。”林强迎着覃晓花温柔的目光,衷心的道:“其实,像你们这种年纪的女人,真的是正处于女人人生最美的顶峰。既不像玫瑰那样缠绵风流,让人疯狂沉迷却往往容易迷失自我;也不似荷花那样清纯寡欢,让人痛爱怜惜却经不起尘世干扰。不斗艳,不张扬,却有恰到好处的成熟风姿。一举一动间,展示着绵绵不绝的韵味和温润的光芒。”林强说话时,大胆的凝视着覃晓花,眼神里充满着欣赏。

    覃晓花被林强注视得脸上微微发烫,眼前这个才情男子,多年前曾给自己带来过身心的极大愉悦,却又像迷一样在她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正想询问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林强回过头,便见到进来了一个穿着职业装的风姿绰约女子,林强觉得很眼熟,却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花姐,你到了很久了。这位是----?啊?林强,是你??”女子惊呼道。

    “小彦?”林强也认出她来了。当年的她还是一个大四的小女生,漂亮活泼,还曾缠着林强教她跳舞和打乒乓球,多年不见,现在的小彦已变成了迷人的熟女。

    “难得林强你还能记得我。”小彦在茶桌边坐下,“这些年你怎么失踪了?花姐说从北京回来后就打不通你电话了。”

    林强想起自己人生当中最艰难的那段日子,内心依然唏嘘不已,他记得当时自己遭遇到商海沉重打击时,覃晓花正回到北京待产。在最落难的时刻,林强也不是没有萌生过要打电话向她求助的想法,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念头。看到覃晓花询问的眼神,林强轻描淡写的向她们述说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覃晓花和小彦没想到林强经历过这样惨重的商海教训,既为他当时受到的打击感到心痛,也为他能重新奋起感到欣慰。覃晓花甚至在想,如果当时林强真的开口向自己求助,虽然当时的她不一定能帮助他挽大厦之将倾,但她必定会尽能力提供帮助,起码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破产之后再经受生存的磨难。

    她看了林强一眼,幽幽的小声道:“林强,发生那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们一声,真不把我们当朋友了?”

    “不是的,花姐,你那时还在北京,我—我不想打扰你。”林强道。

    “我那时还在世贸那里呀,林强你也没过来找过我?”小彦怪责道。

    “谢谢你,小彦。我当时真的一下子被打懵,思维都混乱了,只会盲冲瞎撞,急着翻身。”林强朝小彦笑了笑。虽然他清楚小彦当时是富二代,可跟她毕竟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还没到可以张口求助的程度,且在她们面前,当时的林强还有着很强的自尊心,自然不会轻易向她们诉苦了。

    “林强,你小孩应该上小学了吧?”覃晓花不想再在纠结于这些让林强痛苦的往事,便转移话题道。

    “是呀,上二年级了,花姐你的小孩应该跟我的差不多大,也应该上二年级吧?”林强说着拿出手机,告诉她们,屏保上那个精伶可爱的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覃晓花也正巧把自己儿子的相片用作私人手机的屏保,便也拿了出来。

    小彦看着两台手机里的可爱小孩,笑着道:“花姐,林强,看来你们两个可以考虑对亲家了。”

    覃晓花嗔了她一眼,“小彦,你还不赶紧给大家带来个小弟弟或小妹妹。”

    小彦娇羞的打了一下覃晓花,俏脸涌上红晕。

    “花姐,你怎么就成了华光集团的董事长呢?”林强问道。

    覃晓花看了林强一眼,简明扼要的向他讲述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原来,覃晓花自从回京待产后,就一直呆在京城里,丈夫钱小刚在珠海的房地产里赚到了大钱,儿子出生之后,钱小刚喜不拢嘴,经常飞回北京看望覃晓花母子俩。他妈妈看到可爱的小孙子,也渐渐从丧夫的悲痛中回复过来,一家人享受到了天伦之乐。

    覃晓花本来计划休完产假便带着儿子回广州的,可奶奶却怎么样也舍不得孙子,正巧钱小刚跟以前那些儿时的同大院玩伴正在组建北京东凌实业公司,像他们这些官二代都有着不为普通百姓所熟知的内幕消息,九十年代末国内正进行企业改制,就是所谓的国退民进。东凌实业的目标就是参与国企的改制,那几个合伙人都有各自过硬的关系,但就缺乏企业管理经验,且那些人不但没有那种做企业的耐心,也不想太抛头露面,于是便让覃晓花出任董事长,全面负责公司的运作。公司总部设在北京,覃晓花正好可以照顾儿子,便也爽快应承下来。

    凭着过硬的关系,通过运作,东凌公司参与了多家国企的改制,实力呈几何级增长,去年年初时大手笔入股华光集团,成了控股股东,覃晓花更是直接从北京空降过来,任职手握实权的集团副董事长。

    林强在惊羡于这些官二代们的神通广大时,也敏锐的嗅出自己的机会。他不是那种莽撞之人,并不急于求成,他清楚,命运之神让他再一次与覃晓花产生交集,许多事情马上就变得明朗起来了。

    他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快到十二点了,明天一早他还得亲自前往市区北郊的大和山庄工地现场。曹旭晚饭时来电话说,山庄董事会下午已经签发了文件,他名下的广州旭日装修公司正式成为大和山庄装修工程的总承包商,而林强名下的广州高桥潮牌彩雕有限公司是其中的高端彩雕背景墙唯一供应商,让林强明天上午十点准时过来山庄现场签订供货合同。

    “花姐,小彦,很高兴能重新见面,改天再找时间请你们吃饭。时间不早了,我先找服务员埋单,再送花姐你回去。”

    “埋单??”小彦有点惊讶的看了眼覃晓花,道。

    林强看到覃晓花朝自己微笑不语,愣了愣,才发现小彦胸前挂着个小牌子,“小彦,你是这个茶馆的经理??”

    小彦哈哈一笑,“林强,我是这里的经理,花姐可是这里真正的老板呢。”小彦跟林强说,她们之前在世贸的时尚店已经不做了,把所有的投资都转到这里,去年的时候开了这个茶艺馆。

    林强恍然大悟,怪不得覃晓花听到自己要请她到这里茶时,语气里透着惊喜了,“太好了,那我以后就可以经常来你们这里蹭茶了。”

    “随时欢迎。”小彦笑道。

    覃晓花还是住在白云堡里,林强轻车熟路的把她送到了家门口,目送着她进了大门,才开车往自己的家里赶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