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寂寞的熊蔚兰
    第八章:寂寞的熊蔚兰

    第二天下午,林强跟曹旭和闻婕来到了佛山。

    熊蔚兰这次格外的热情周到,不但在展厅里详细介绍了新产,还专门带林强他们到了位于三水的生产基地参观了工厂,之后再回到展销部正式签订了供货合同。

    接下了这单数额不菲的大单子后,熊蔚兰神情兴奋,一定要请林强他们吃饭庆祝。林强明天一早还得赶去顺德的厂家里落实背景墙装饰边框的供货事宜,本就计划好要在佛山住一晚的,而曹旭跟闻婕自然也有着他们俩人的开心计划,并不急着回广州,于是便随熊蔚兰来到了陶瓷城附近的这家希特尔高级酒店。

    林强本来事先声明,只吃饭,不喝酒。可熊蔚兰还是让服务员开了瓶红酒,曹旭和闻婕坐在一旁笑而不言,林强清楚他们俩都是酒行家,而熊蔚兰在职场打拼多年,酒量自然早就练出来了,只是苦了林强,一小杯酒下肚,脸色马上就红了起来。

    饭后大家又来到三楼的ktv包房,继续酒k歌。每每在这种场合,林强总是招架不住曹旭善意的调侃和闻婕的揶揄,硬着头皮端起酒杯。

    熊蔚兰想不到林强真的是不能多喝酒,后来在大舞厅跟他跳舞的时候,熊蔚兰明显的感觉到林强脚步都有点虚浮了。

    舞厅里彩灯频闪,充满诱惑。里面的人不少,林强跟熊蔚兰刚刚走进舞场时,两人还摆出很传统正规的姿势,可很快就发现,这种场合里根本就舒展不开,大家只是跟着音乐在随意的摇摆着身体。林强也只好学着周围的人,双手轻轻的搂着熊蔚兰的后背。

    “林总,你没事吧?”熊蔚兰搂着林强道。在ktv包房里又开了瓶红酒,熊蔚兰自己也真的有了些酒意。

    “没事,只是头有点晕。”林强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熊蔚兰有着近1.7米的身高,模样俏丽,身材匀称丰满,紧身的职业黑色小西装把她胸前的饱满衬托得更加的突出。林强稍稍低头,便能瞧见她衣领下的一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而熊蔚兰双手围绕着林强的颈脖子,微微仰起俏脸,带着酒气的如兰气息令林强身上的荷尔蒙随着酒意急速上升,好在他的脸早已红透,并不担心熊蔚兰看到自己脸上的窘态。

    可早已不是小女孩的熊蔚兰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林强的身体躁动。其实,此时的她,内心也充满着渴望。结婚多年,长年与丈夫分居两地,身体的空虚和寂寞对她来说,早已是一种煎熬,只是她一直有着体面的工作,本身也不是随便的女人,平时只能是强迫自己忍受着这种煎熬,可自己身体和心灵的空虚真的很需要人来充实。林强越来越用力的搂抱,让她身子一软,俏脸伏在林强的肩膀上,微微闭着眼,享受着来自异性的抚慰。

    林强明显的感觉到了熊蔚兰丰满的两团柔软像不安份的小兔子,不停的在他胸前摩挲着,挑动起他身体内最原始的雄性冲动,甚至出现了让他尴尬不已的生理变化。

    曹旭和闻婕又像以往一样,两首舞曲完了以后,便要提前离开,独自去偷欢了,临走时曹旭还意味深长对熊蔚兰说:“熊小姐,我们林总一喝酒就会犯晕,好好照顾他。记得跳舞完了后一定要送他回酒店,他一个人没准会走丢的。”

    林强瞪了他一眼,曹旭赶紧搂着俏脸上泛着幸福红晕的闻婕朝门口走去,还不忙回头向林强作了个“ok”的手势。

    熊蔚兰羞红着脸低头抚弄着指甲,她刚开始时还以为曹旭跟闻婕是夫妻,后来才知道这个很会酒、优雅妩媚的女人是他们公司的副总,但也很明显的看出了他们俩人之间的那种亲蜜关系。

    林强点了支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他的脑袋还是有点眩晕,太阳穴“卜、卜”的跳个不停,看了眼频闪彩灯下低头不语的熊蔚兰,努力的想平伏内心里的那种躁动。

    “熊经理,你们做销售经理这一行的人是不是都挺能喝酒的呀?”

    “没办法呀,林总,工作需要,只能是强迫自己去喝了。刚刚开始的时候也是难受得要命,醉过、吐过几次后慢慢就适应了。林总,看来你真的是很少喝酒呀。”

    “没办法,我是自小酒精过敏,喝不得酒。熊经理很能干呀,年纪轻轻就独挡一面,熊经理是哪里人?来佛山很多年了吧?”

    熊蔚兰双手轻轻往后拢拢了秀发,那动作让她饱满的双峰在林强眼前晃了晃,“不年轻啦,我小孩都快三岁了。”

    “哗,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熊经理才二十出头呢。那你小孩子也在佛山?”

    熊蔚兰朝林强笑了笑,“我今年快二十六了,我是贵阳市人,五年前大专毕业后没能找到好单位便南下佛山,小孩子在老家,跟他爸一起。一年都见不上几次,我放假回去小家伙都不认我呢。有时候也真的挺想家的,不过没办法,还得赚钱过日子。”熊蔚兰说话时明显有着种伤感。

    “那怎么不让丈夫孩子也过来?一家子就可以在一起了呀。”

    “我也想呀,可我丈夫是那种生气很重的人,肯定适应不了广东这里的工作氛围和生活节奏的,可现在我也算是溶入进来你们广东了,再回去内地反而会不习惯,更重要的是,这里有着不错的收入。再过些日子吧,等自己真正的稳定下来了,再想办法把他们接过来。林总,你是广东人吧?普通话说得挺不错的,我刚开始时还以为你是北方人呢。”

    林强笑了笑,“我是在北方上的大学,说来惭愧,跟北方的同学呆了几年,还是一点都没学会喝酒。”

    “林总你跟曹总都是年轻有为,拥有自己的事业,真令人羡慕呀。”熊蔚兰看着林强依然涨红着的英俊脸庞道。

    林强只是笑了笑,并没回话。

    从ktv出来后,林强让熊蔚兰自己先回家,她就在这附近租的房子,可熊蔚兰却坚持要送林强回酒店房间。

    一进入房间,熊蔚兰突然就情不自禁的从背后紧紧抱着林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