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扯大旗当虎皮
    第十章:扯大旗当虎皮

    华光集团现有的生产线都是从日本原装进口,当时许多的零配件也采用日本件,价格昂贵,后来在林强的提议下,张总拍板让他成立了国产化小组,逐步用国产件代替了进口件,成本大大的降低。比如一个小小的直径3公分不锈钢垫片,日本进口件居然需要7元人民币,当时日方宣称,他们的产是由特制材料制作而成,警告说如果取用国产件代替,会严重影响到成的质量,可林强领导下的国产化小组大胆尝试,经过多方测试,国产件的性能完全可以替代进口件,而价格就比进口件便宜一大半,像那些不锈钢垫片,国产件只需要3元人民币不到,当时跟林强接洽、负责加工的五金厂老板还使劲巴结林强,可想而知这里面的利润空间。按当时的产量,林强他们厂每个月光是这种不锈钢垫片就需要近二十万片,产值突到了近六十万元,还有其他种类繁多的小配件,想想就让林强激动,这种稳赚不赔的生意谁都会眼红。

    可惜的是,林强还没从中尝到甜头,便被迫辞职,没有染指的机会了。但他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并已经成功从华光集团属下的电器厂找到了切入点。现在更是意外得知覃晓花成了集团的实权派董事长,林强的内心便有了更大的想法。

    可他也明白,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况且大和山庄的工程才刚刚开工,自己还是要花费些时间和精力去现场跟进,甲方的工程总监秦锐杰虽然贪财好色,可对工作相当的负责,对工程质量要求很高,开工才几天,就挑出了好几处质量问题来,颇有点吹毛求疵的意味。

    这一天,林强刚来到工地,旭日装修公司的工程部经理阮雄便跑过来说,秦总又发难了,说别墅门前地面上铺设的大理石有色差,要求敲掉重做。

    林强跟着阮雄来到正在装修的别墅,见到施工人员站一边面面相觑,秦锐杰则领着两名手下在那里指手划脚。

    “秦总,发生什么问题了?”林强上前递了支烟给他,问道。

    “林总你来了正好,你看看这些沙安娜米黄,纹路、色泽都不统一,怎么搞的嘛。”

    林强上前看了看地上铺设的大理石,真的是有几块纹路和色泽相差较大。其实这是可以避免的,肯定是那些工人在铺设前没有认真挑选比对,如果尽量把那些色差大的铺设在边上不显眼的地方,就不会那么碍眼,让人一下子就看到问题了。

    他当然不能跟秦锐杰明说了,更不能当面斥责工人,脑袋在快速思索着,该怎么样去圆场。

    “秦总,这是小问题,很容易解决。”林强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够认怂,一定要做出行业专家的样子来,“其实,大理石本身就是天然产,跟陶瓷产不同,不可能有统一纹路和色泽的。西班牙最权威的石材杂志刊登了最新的一篇文章,讲述了他们西方人对石材的认知,完全颠覆了我们原有的观念,他们认为,使用石材就是崇尚自然,返朴归真,如果过于强求视觉上的完美,反而是违背了初衷。因此,西方人在使用大理石的时候,从来不会人为地挑选纹路和色泽,文章里还附有不少的工程实例,那些外墙或广场上铺设的大理石正是因为有了色差,整体看起来更让人觉得自然和谐。”

    其实所谓的西班牙权威石材杂志是子虚乌有,就算是有,林强也看不懂西班牙文,但他印象中是看过这样一篇相似观点的文章,灵机一动便扯大旗当虎皮。

    看到秦总他们被自己唬住了,便接着道:“相信大家也都看过联合国大会现场,那个著名的发言讲台就是用大花绿来装饰的,小小的发言台只用了几块石材,可居然颜色差别不小,发言台后面的背景墙铺设的大花绿石材更是故意把纹路全部打乱,色泽也是相当混乱。不怕大家笑话,我当时就想,联合国这样重要的地方,这样的工程也能通过验收?后来才发觉到是自己孤陋寡闻了,人家可是故意这样做的。”

    林强后面说的这些可不是瞎编,那是他的真实体会。秦总见林强说得那么肯定,不敢露怯反驳,可依然口硬说:“林总,那是外国人的观念,跟我们国内不一样。”

    “那是,秦总说得对。”林强马上附和道:“那只不过是西方人的审美观念,不一定适合我们。不过,问题也不难解决,我让工人马上把那几块色差大的换掉,按秦总您的意思重新挑选色泽纹路相近的来铺设。阮经理,你过来一下。”说着便拉着阮雄上前,逐块确认要更换的石块,并让工人马上动手敲掉。

    秦锐杰见林强向自己抛来了台阶,便也顺势而下,让两名手下先回去,上前跟林强说:“林总,那些背景墙什么时候可以到货呀?”

    “哦,我们正在抓紧制作之中,最迟后天就会有一批货运来工地的了。”林强清楚自己的彩雕背景墙是这次装修的大亮点,秦锐杰肯定相当重视,更重要的是他可以从中得到巨额的回扣,“对了,秦总,我们的背景墙加工厂就在永兴村那里,离这里不远,如果秦总下午有空的话,欢迎到我们那里参观指导。”

    “就在永兴村?那真的要过去看看了,不过今天不行,下午还得去芳村办事,明天吧。”秦锐杰接过林强递过来的烟道。

    “好呀,那明天我过来接秦总您。”

    秦锐杰客气几句便离开了。

    “林总,你真行,把那个姓秦的唬弄住了,我还以为真的要全部返工重做呢。”阮雄兴奋的道。

    “没事了。不过我们以后还是要多注意点,不能让对方轻易抓到毛病。以后有什么事马上通知我,千万不能跟对方争辩。”

    林强马上给曹旭打了个电话,告诉他秦锐杰明天要到厂里来,正好借此机会想办法彻底的把他搞掂。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林强找出了原来大学里的同系师兄王昌电话。

    王昌是东莞人士,有着很典型的广东人特征,当时在校时被大家称为“小老广”,毕业后分配回了东莞厚街,后来子承父业,早已风生水起。去年来广州时曾约林强吃了顿饭,还相当热情的邀林强有空去东莞找他,说要带林强去体验体验东莞的新生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