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五大夜场之首
    第十二章:五大夜场之首

    鱼生的味道真的很不错。

    王昌专门从办公室带来了两瓶53度500毫升装的飞天茅台酒,他们三人的酒量都不错,而大家都清楚林强的酒量,且他还负责开车,自然也不会勉强他了。

    杯觥交错间,一瓶酒很快就见底了。烟和酒大概真的是男人之间最好的沟通媒介,气氛很快就轻松融洽起来。

    “秦总,来,抽支烟。”林强扔了支烟过去。

    “林强,在这种场合别秦总秦总的,我年长几年,叫我老秦好了。”秦锐杰脸色泛着酒红。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还是称呼你杰哥合适,杰哥你也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叫老秦可不把你叫老了。”林强笑道。

    “我比你们起码要大上一轮,都快五十了,头发都越来越少了。”秦锐杰摸了摸微秃的脑袋。

    “真看不出来,我还真的以为杰哥你才四十出头。”曹旭接口道,“杰哥,来,我敬你一杯。”

    王昌早就把另一瓶酒也开了。林强轻轻的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这辈子真的是跟酒没缘份,没有机会体会那种举杯痛饮的畅快淋漓了。

    “师兄,经常听人说起,你们这里有很著名的‘abs’,到底是啥玩艺呀?”林强问道。

    “不是吧?老广,你身为广州人,连‘abs’都不知道?看来你真的要多去见识见识了。”王昌笑道。

    王昌接着解释道,东莞本地的车牌是粤s打头,每到晚上,特别是周末的晚上,东莞街头就会多出很多粤a、粤b牌的小车,这些都是专门从广州和深圳赶过来消费的,就会出现所谓的“abs”现象。

    “老广,广州是花城,我们东莞是‘春城’,你可别跟我说,你没有来体会过呀。”

    “师兄,我是久闻其名,可真的没曾体会过呢。”

    “那你就真落后了,中国五大夜场之首的东莞你都没来体验过,看来我这个当师兄的接待不周呀。我先自罚一杯,再好好跟你介绍介绍。”王昌一口把酒干了后,便饶有兴致的问大家道:“知道中国五大夜场都在哪里吗?”

    见大家都笑着摇头,王昌道:“五大夜场分别是x欲之都—东莞,一路向西—深圳,西氏风情—珠海,老牌场子-广州,后起之秀-惠州!五大夜场加起来的姑娘不下100万呢!听说过‘十万小姐赴岭南,百万票客下东莞’这句名言吗?没办法,谁叫岭南是改革开放的领头羊呀,而我们东莞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富裕,但与富裕一样出名的,还有这里的色-情服务业。这里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纺织、电子、家具、五金加工产业基地,来自内地和港澳台地区、还有从欧洲到非洲国家的无数淘金者,在我们这里开设工厂、采购商的同时,也顺道消费了这里空前发达的娱乐服务。现在还流行一句话,就是‘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东莞非男人。’”

    见大家听得兴味盎然,王昌点燃了支烟,继续侃侃而谈。

    他说,中国有上千万的城市,而东莞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很自然的就成了著名的色-情之都。首先,是这里北接广州,南临深圳,离香港不到两个小时路程,其次是现在信息发达,很容易开拓市场需求,另外,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东莞作为对外窗口型城市,开放的思想程度高,对性的接纳度也高。国家在政策上也存在适当的倾斜照顾,而当地政府为吸引投资者留在东莞,对地下色-情业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说,东莞的色-情产业实际上是有真实的市场需求支撑的,不然如何解决“世界工厂”这些老板和打工者的性-需-求呢?它的兴旺发达是有其特殊的时代背景的。

    据业内人士估算,东莞x情业直接或间接相关联的行业每年产生的经济效益接近300亿元,在如此高经济效益的诱惑下,势必会影响到政府层次的决策。同时也催生了东莞最引以为傲、号称用“iso9000”的标准打造出来的色-情业的行业标准。可以说,这里的色情行业已经有了一整套管理规范,甚至进行绩效考核,等级森严,客人们会给小姐的服务打分,打分的高低直接跟小姐的收入提成挂钩,所以,那些小姐们可能不会一丝不挂,但一定要一丝不苟,想尽一切办法让客人满意。

    “师兄,听你这样说,这里可以说是公开化的了,那会不会遭遇到抓票呢?”像所有去风月场所寻找刺激的人一样,安全永远是大家首要关心的。

    “这个倒大可放心,在东莞,正因为这个特殊行业的产业化规模如此之高,安全系数比一般地方的色情行业要高得多了,只要不在高调的扫黄运动时过来,就根本不用担心被抓。能经营这些场所的老板后面都有很硬的关系。另外,在服务和安全方面,东莞都是做到了极致,对性-病的顾虑都要小很多,因为在东莞,小姐们都是要定期做体检的,而且强制推行使用安全套,风险比那些小地方少多了。”王昌道。

    “看来师兄真的是老司机了,跟我们分享下感受吧。”林强笑道。

    “感受嘛,首先当然就是让人觉得,这里就是男人的天堂,什么样的漂亮女孩都有,模特型、明星型、邻家小妹型,只要你肯花钱,都能够找到。其次就是让人感叹,有钱真好,这里什么样的服务都有,绝对会颠覆你平时的想像,也绝对能满足你各种各样的性-幻想,只要你身体实力够好,还可以双飞、多飞。”

    “师兄,那到这里消费是内地人多还是港澳台人多呢?”

    “这个还真难说得清,应该说还是内地的人多,毕竟这里的上千万打工仔都是内地人,加上从内里慕名而来寻求刺激的人,数量上肯定会比外面来的要多,但消费上就很难跟港澳台的客人媲美了,他们常常是组团包机过来,住最好的酒店,玩最好的小姐,甚至还会包下整个夜总会或酒店。如果是光算广东人的话,应该跟港澳台的客人数量差不多,但就两极分化严重,老板级别的多,工薪阶层的也多,反倒中间阶层的少些。”

    “对了,说起组团嫖-妓,我记起前年珠海国会大酒店里的日本旅游团集体买-春女票女支的事件,接近400人一起女票女支,酒店由于不能供应这一大数目的小姐,还要即时从其他地方聘人过来。碰巧那天正是‘9.18’,日本人在中国的国耻日集体买春,被认为是公然挑衅,最后还上升到外交事件呢。”林强道。

    “那次日本鬼子绝对是故意搞事啦,不但时间点选得别有用心,而且听说还有女票女支者公然在酒店大厅内行淫,影响极坏。还有,如果他们是直接来东莞这里,就不会那么引人注目了。”王昌看了看手表,拿起酒瓶道:“来,来,一人一杯把酒干完,时间也差不多了,带你们去开启东莞快乐之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