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快乐的颠峰
    第十五章:快乐的颠峰

    浴室里的服务已经让林强抵达了快乐的颠峰。

    全身放松的躺在宽大松软的半圆形大床上,林强接过女孩子递过来的套餐表格,发现浴室里的服务只是固定的前戏项目,接下来还有令他眼花缭乱的各种项目,什么“冰火两重天”、“独龙钻”、“猴子偷桃”、“梦里还乡”、“盘龙附凤”、“直捣黄龙”----而且每个项目都注明了服务时间。在总共120分钟的时间里客人可以自由选择各种组合。

    林强看了看挂钟,前戏项目已经用去了三十多分钟了,他对那些名字看起来充满诱惑的其他项目并不了解,当然也不好意思向女孩子询问,且他心里还掂记着王昌刚刚跟他提起的废旧铜加工,他曾从二弟那里了解到,这是一种在当地非常火爆的行业,曾在很短时间里催生了许多的百万甚至千万富翁,林峰还说,现在废旧铜加工最重要的就是要寻找到货源,说得直白点就是能有路子搞到用于回收加工的废旧电器、电子产,现在那些实力雄厚的加工厂都是直接从国外走货柜回来的,但并不是很多人都能有这种路子。

    王昌一直以来都是帮外商加工电子产,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这方面的路子肯定会很广,林强很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的巨大商机。他记起王昌刚才让他开心完后便到休息室找他,林强当然不想错过这种难得的机会了。这种商机的诱惑对他来说,肯定比手上表格里那些光看名字就让人浮想连翩的项目更有吸引力了。

    女孩子已经从小坤包里拿出许多的物件,见林强还拿着表格在那发愣,便光着身子靠了过来,小手在他胸脯上画着圈儿,“怎么样啦?老板?还没选好吗?”

    “小妹子,我等会还得跟朋友谈点正事。对了,你们这里的服务都是一百二十分钟的吗?”林强把女孩子往身上搂紧。

    “是呀,规定的时间是一百二十分钟,完了后还可以继续加钟的。”

    “这样吧,我这次真的有事,最多只能再呆上二十分钟,不过我会跟前台说已经享受完规定的时间服务了,这样没问题吧?”

    “那当然没问题了。”女孩子的小手已经在林强那略略疲软之物上抚弄着,媚眼一抛,道:“那我们就直接做‘直捣黄龙’吧。好吗?”

    看到林强微笑点头,女孩子马上翻起身,重新用小嘴不停的套弄着。林强的情绪很快又被引爆起来,立马坚挺胀大,几乎要塞满女孩子的小嘴了。林强身子不住的往上挺,感觉到都要撑到女孩子的喉咙了,在女孩子卖力的吞吐中,快要控制不住时,便连忙摆脱女孩子,仰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女孩子拿起床头的一次性水杯,用水漱了漱口,便拿出套子帮林强戴上,翻身骑在了他的身上。

    ---------

    重新冲洗干净身子,穿好衣服并在表格上打好分后,女孩子挽着林强走出房间,便把他领到了休息室门口。

    休息室足足有二百平方以上,摆放了宽大的沙发,最左边还有一个小型的自助餐厅,提供各种食和饮料。

    林强环顾了下,并未见王昌,便去打了杯咖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对于刚刚的钱色交易,林强的态度是坦然的,内心并没有堕落感和负罪感,同时也不像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们那样,对从事这种职业的女孩子有着鄙视感,相反的,心里对她们还有着同情和喜欢,毕竟她们也是靠身体的付出和服务赚取收入,虽然这种付出有悖于所谓的社会伦理,但相比于那些外表道貌岸然,暗中却不劳而获就能大发其财的贪官们,林强甚至对她们有着一种敬意。也正是有了她们的存在,这些年来社会上的恶性强女干事件才直线下降,用钱就能满足需要,还有谁那么傻会去冒坐牢的风险呢?

    食色,性也。作为最古老的行业,从来都是有需要才有市场,不可能会被完全扑灭掉,林强自己觉得,重要的是如何把它变得可控和有序,反而那些作秀形式的扫黄打非会给法制还没有完全健全的中国增添些不安定的因素,也给许多与此有利益相关的政府部门带来寻租的机会。

    当然这只是林强自己内心的想法,肯定不为大众社会所接受,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像他这种星斗市民,从来就不可能是社会规则的制定者,而只能是老老实实的遵守者。在不违反**的前提下,稍稍的游走于规则的边缘,不但不会有损他在人们面前的形象,相反的,还会给他带来一丝丝叛逆的满足感。

    半个多小时后,林强才见到王昌在一个漂亮女孩子的挽扶下出现在休息室门口。

    “咦,老广你早出来了?”王昌走过来,边看手表边有点奇怪的问林强道。

    “你还好说?我还以为你没有去开心,在这里等我。害得我好多项目都只是过了下眼瘾,就急匆匆的出来了,想想真的有点亏了。”林强扔了支烟给他,道。

    “呵呵,没事,老广你下次找时间过来,我再带你去更好玩的地方。”王昌笑道。

    “师兄,我刚刚跟二老广打过电话了,他说现在许多做废旧铜的老板都到处找货源,你真的有这方面的门路?”

    “门路肯定有。我之前就有个同行朋友,曾涉足过这个行业,他跟我说,这里面的利润很高,可风险也很大。”

    “风险很大?”林强有点不解。

    “是呀,风险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来自于海关,现在对洋垃圾管制的很严,但主要的风险还是在于你们凤城加工场那里,里面的水很深的,没有一定的关系真的不敢轻易去趟。具体到我们提供货源这环节,货到当地之后经常会发生强卖强买的事,甚至是半抢半买,坐地压价是常事,明明事先讲好多少钱一货柜的,到了之后就说货不对板,强行压价,稍有不从便会遭到恐吓殴打,血本无归。那里的黑暗势力非常猖獗,不是外面的人可以轻易搞得掂的。你是凤城人,二老广还是那里的主任,所以我才想着跟你上去看看情况。”

    “师兄,你说的当地黑暗势力倒不用过于担心,我家乡高桥也有一个同族叔侄在那里开加工场,且高桥镇里的烂仔团伙在凤城境内还是相当有来头的,烂仔头目叫曹志平,还是我三弟的初中同学,跟我们几兄弟都很相熟,黑道上的事情绝对有办法解决。我主要是不清楚海关那边的风险。”林强很清楚富贵险中求的道理,前些年他回高桥乡下以相当低廉的价钱租下五百多亩荒废山地时也曾遭遇到些烦麻,曹志平一出面就立马摆平了。林强几兄弟在高桥镇里还是相当有名气的,特别是林辉,本身曾是警察,当差时就跟曹志平他们是警匪一家。

    “那就太好了。老广,海关这里我有关系能搞掂,我甚至可以负责把货源安全运到凤城,你只要能搞掂货到当地后的安全,那就万事大吉了。”王昌兴奋的道。

    “好,事不宜迟,我明天就赶回凤城,先去踩踩路子,摸清楚大致的情况,到时再约师兄你一起上去。”林强从包里拿出装着钱的信封,“师兄,这钱你等会拿去埋单。”

    “老广,不是吧?你那么见外?”王昌摆着手说。

    “不是的,师兄,这次是旭日装修公司那个曹总出的钱,公事公办,你不用客气。下次我自己过来,我也不会跟你客气的。”林强道。

    王昌也不再推搪,打电话把芬姐把他们的消费单拿过来,并从信封里点够钱给了芬姐,把剩余的递回给林强。

    林强连忙道:“师兄,还有餐费和酒钱呢。”

    “老广,你这样就瞧不起我了吧?还跟我斤斤计较的,快收回去。对了,我跟这里的二老板相熟,要不我打电话让他通知前台,给你们三个也办张贵宾卡,这里的贵宾卡可不是一般人能办的,有了贵宾卡,身份就不一样了,可以享受到不一样的服务。这种卡对秦总那种人最有吸引力了。”

    林强马上把三个人的姓氏和电话号码告诉了王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