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曹志平其人
    第十七章:曹志平其人

    第二天,林辉早早就过来了,听完林强的介绍后,相当的兴奋。

    “哥,石塘镇那里的废旧铜加工,那真是很能来钱的生意。如果你那个师兄真的有这方面的资源,我们可以放手一搏。至于你说到的那些风险,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就不信那些烂仔敢太过分。”林辉平时跟那些社会人打交道不少,他身材健壮,在警校时曾练就一身功夫。

    “我们只是求财,犯不着冒那种风险。你先打电话给曹志平,约他见见面。这种事还是让他们这些社会人去解决妥当点,大不了多花些钱。”林强可不想因为这个把自己搭进去,如果风险实在太大,他宁愿不做。他很清楚,那些自己赢得起而输不起的生意绝对不能抱有贪念。

    林辉跟曹志平通过电话后,告诉林强说,曹志平正从凤城市里赶回高桥,约好了在他办公室里见面。

    曹志平跟林强在同一个镇里长大,比林强小了几岁。

    林强一家在高桥镇里很有名望,他父亲林耀坤是镇里最早的万元户,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就开始到省城闯荡,并借改革开放春风成了“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林强几兄妹也很争气,成了镇里最早的大学生,特别是林强,一直就是他们镇里小学、初中学校里的榜样级人物,是曹志平他们那些人从小到大学习的榜样,因此,曹志平对林强一直尊重有加。

    曹志平读完初中便出来混社会了,个头不算大,却有一股狠劲,刚出道不久,为了争夺河砂采挖,曾跟邻镇的社会团伙火拼过。当时的曹志平年轻气盛,率领手下在数倍于自己的对手面前丝毫不胆怯手软,在河堤上跟对方大打出手,在身负多处刀伤的情况下,愣是杀出一条血路,出其不意的冲到对方大哥身边,抱着他从高高的河堤上滚了下去,一起倒在水里,并在双方人员的惊呼声中,毫不犹豫的从腰间掏出弹簧刀,往对方的大腿一阵猛扎,对方大哥惨叫着、挣扎着,曹志平却并不罢休,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整个头压进水里。两人身上的血把河水染得通红。等到对方手下反应过来冲下河堤想过来救人时,曹志平一手提起对方,刀子直抵他的喉咙,站在河里一动不动,头壳上伤口涌出的鲜血混着河水流满脸庞,整个人看起来狰狞恐怖,对方的人围在河边,谁都不敢乱动。

    对方大哥大腿动脉被刺穿,鲜血喷涌而出,意识已经开始出现模糊,求生的**已经让他顾不上所谓的面子了,让手下的人都退远,并哀求曹志平放过自己。曹志平也不想弄出人命来,在对方答应以后不再搞事后,让对方手下把他们的大哥抬上车赶去抢救。

    曹志平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马上弄来一把威力巨大的霰弹猎枪。果然,对方弟弟在晚上时带着大班人马,手持刀棍前来寻仇。曹志平让手下都退到后面,自己单枪匹马的守在路中央,待对方人员迫近时,手持猎枪,朝路旁的大树开了一枪,伴随着巨大的枪声,无数的枝丫被打落,所有的人都瞬间被震住了。曹志平开了枪之后,一言不发的转身慢慢往回走。

    从此之后,曹志平真正树立起自己狠角色的身份,也从此确立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和江湖地位。这些年通过垄断全镇建筑河砂的采挖销售和使用强硬手段参股镇里不少的大小工程,成就了一番事业,并成立了凤城市高桥志平实业公司,身份很快得到了洗白。曹志平现在也早已不再以社会人的面目示人,摇身一变成了做实业的公司总经理。

    回到家乡高桥之后,曹志平很热情的在宽敞气派的办公室里招呼林强兄弟。

    林强还是头一回来到曹志平的办公室。他虽然经常回来高桥,但跟曹志平的交集并不多,“志平,不错呀,办公室够气派。听阿辉说,你的实业公司发展很快。”坐在大型根雕茶几旁茶时,林强道。

    “强哥,我们只是在小地方小打小闹,哪能跟你们在省城相比呀?强哥你可是我从小到大的偶像,要好好向你学习。”曹志平给林强递了支烟道,“对了,强哥,这次回来有什么好的关照?”

    林强把情况讲了一遍。曹志平立马来了兴致,“强哥,你真的有这种资源?太好了,我有个朋友就在石塘镇做这种加工,石塘镇那里的烂仔我们不用怕他们,我会帮你摆平。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

    “志平,我跟朋友的想法是不想弄出太大的乱子来,如果能跟那边的势力达成一定的协议最好了。”

    “强哥你放心,那边的烂仔只敢对外地生人耍横,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跟他们的大哥还是有着几分交情的。”

    “那样再好了。志平,我下午跟阿辉想去石塘镇那里实地看看,你有空吗?”

    “有空,正好可以带你们到我朋友的加工厂里看看。”

    林强马上给二弟林峰打了电话,约好了中午见面的地方。通过跟曹志平的交谈,林强也有了更多的想法,他原来只是想着花钱请他为自己保驾护航,现在感觉到曹志平并不是那种只懂得打打杀杀的莽夫,也是能做事业的人,便考虑干脆拉他入股,有钱一起赚。

    他昨晚回到家里已经通过络详尽的了解过当前国内废旧铜加工行业的现状。

    现阶段我国工业化生产发展迅猛,对铜的需求量巨大,而我国铜矿资源紧缺、铜矿产量与铜冶炼产量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如果依靠大量进口铜精矿来满足冶炼产能的需求,我国的铜工业就会受制于人,缓解这一矛盾现实可行的办法,就是积极利用废铜资源。

    有需求就有市场,现在国内已形成了从回收、进口拆解到加工利用一条龙完整的产业链,并出现了如浙江台州、宁波、广东南海、

    清远、凤城、天津静海等以进口废料铜为主及山东临沂、湖南汩罗、河南长葛、辽宁大石桥等以国内回收为主的废杂铜集散地。

    凤城的废旧铜加工产业经过几年的飞速发展,已经成了国内最著名的回收加工产地,占据了国内加工的半壁江山,凤城加工基地的旧铜价格走势已经成了国内铜价的晴雨表,甚至对重金属期货市场也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这个行业在催生出大批千万级的富翁、给当地带来巨额税收的同时,也给当地带来了严重的环境破坏,政府部门已经开始加强规范管理,也间接的造就了巨大的灰色利益链和巨大的寻租空间。

    废旧家电中金属的含量约占75%,成为废旧铜加工最重要的资源,而我国工业化时间不长,废旧家电的市场保有量不大,而跟国内相反的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大量废旧家电亟待处理,大量的洋垃圾开始涌进国内,当然这只是少数有过硬关系的人才能玩的游戏,普通的百姓根本就找不着门路。

    林强现在既然有机会搭上这样的关系,当然不想错过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