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一章:认错道歉
    第一二一章:认错道歉

    雅乐花苑保卫科门前的空地上临时架起了两支太阳灯。

    黄毛和那个被曹志平一脚踹飞的小个子身上都沾着血迹,陈新和那个瘦高个也被林辉揍得鼻肿脸青,其他的小混混见机得早,不敢还手,反倒少受了许多皮肉之苦,此时抱头蹲在空地上,满脸惶恐。

    陈新那家伙见到郑志洪出面,周围还有那么多保安,以为自己不会再受到人身攻击,口气又硬起来,盯着林辉道:“有种的就别走,给我等着。”

    话音刚落,曹志平从背后一脚踹过去,把他踹了个狗吃屎,“去你妈的,看你还敢横?怎么着?我就在这等着,有种你去叫人来呀。最好直接把光头华叫来,就说我曹志平在这里等着。”

    陈新闻言,浑身一颤,顾不得被坚硬水泥地蹭破的双手,爬起身来惊恐的打量着曹志平,颤声道:“你、、你真的是曹志平??”

    陈新早年跟着光头华混社会,曾见过几次曹志平,自然很清楚,曹志平是跟光头华平起平坐的社会大哥,江湖上的名头甚至比光头华还要响,是个真正的狠角色。虽然有好多年未见了,但依然很有印象,待他看清楚曹志平的模样,脚下一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平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老人家,我该死,我该死。”说着还自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黄毛出道较晚,并没有听说过曹志平的名号,本来还想着躲过今晚之后如何复仇的,见到陈新突然跪下,才意识到自己惹着了狠角色,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

    曹志平接过林强递过来的烟,点着吸了一大口,把陈新从地上提起来,拉到林强面前,“你小子看清楚了,这位是我强哥。要是让我知道你再敢找强哥的麻烦,小心扒了你的皮。”

    “我再也不敢了,林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我这回吧。”陈新对着林强道。

    林强毕竟不是社会人,见对方被收拾得差不多了,不想把他们逼得太绝,便道:“陈经理,怎么说你也是个生意人,大家出来只不过是求财。今晚的事你看看怎么样善后,我们已经报了警,一会警察就会过来,你过去跟他们商量,怎么跟警察解释吧。”

    林强说完便让曹志平他们跟着张金玉回工人宿舍里先回避一下,自己就跟覃晓花、郑志洪走进保卫科,不再理睬陈新他们。

    派出所接到大排档老板的再次报警,吴姓警员带着两名治安员二十多分钟才赶过来,陈新他们已经把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了,面对警察的询问,他们一口咬定是喝多了酒,跟对方发生了口角,现在大家都已经和解了。

    吴警员注意到陈新他们身上都有伤痕,问是怎么回事,陈新就强调说是喝酒多了,自己不小心摔的。吴警员自然心知肚明,但既然当事人都这样说了,便训斥他们几句,带着治安员离开了。

    陈新拉着黄毛惶恐不安的走进保卫科,嗫嚅着对林强道:“林总,那个、那个受伤的工人怎么样了?医药费和营养费我们会赔的。”

    “陈经理,你知道那个被你们打伤的人是谁吗?他是志平的堂叔。”林强道。

    黄毛一听,吓得直哆嗦,怪不得曹志平一上来就给自己下重手了,自己没有断胳膊缺腿的,已是万幸。陈新也是吓了一大跳,知道自己闯大祸了,连忙对林强道:“林总,你一定要在平哥面前帮我们说几句好话,我们会加倍赔偿他堂叔的。”

    “算啦,赔偿就免了。今晚这事就算是揭过了,你先把他们都带出去吧。”林强挥了挥手,道。

    待陈新和黄毛带着一班残兵败将出了工地,林强打电话给林辉,让他跟曹志平他们出来,一起去吃宵夜。

    他和覃晓花晚饭只吃了一半就急匆匆的赶过来,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大家还是来到对面的大排档,黄毛那些小混混早已走清光,而陈新和瘦高个围着那台挡风玻璃被砸碎、右前方翼子板被撞飞掉的奇瑞小车左瞧右看,正不知如何是好。见到林强他们从马路对面走过来,连忙迎了上去,“林总,你们过来宵夜?我来请客。”

    林强看了一眼那辆车子,道:“陈经理,车子开不动了?”

    “没有,没有。一会开到我朋友的修厂店换块玻璃就行了,小意思。来来来,这边坐。”陈新边说这让大排档服务员把两张桌子拼在一起,招呼林强他们坐下。

    大排档的老板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叠钱,对林强道:“老板,这是你刚才给我的钱。”

    “你拿着吧,这是赔偿你那些被砸烂的桌椅和客人走单的。”林强道。

    “没有客人走单,那几张破椅子也值不了什么钱,用不着赔了。”

    林强接过钱,从中抽出几张塞到他手上,道:“多多少少还是要赔的,你不用客气了。”

    大排档老板见推不掉,多谢了几句,便叫服员员过来给林强他们下单子。

    陈新招呼他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好酒?给我们先来两瓶。”大排档老板说,他们这里只有泰山特曲,陈新便跟瘦高个耳语几句,瘦高个连连点头,站起来走到路边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个小青年开着摩托车送来了两瓶五粮液。

    陈新给大家倒了酒,端起酒杯走到曹志平面前,低头道:“平哥,多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先饮为敬。”

    曹志平也是性情中人,见陈新一再认错道歉,便也不再为难他,回敬了他一杯。

    陈新有些受宠若惊的把酒喝了,“这次是我一时昏了脑子,华哥这段时间都在外地,还希望平哥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华哥。”

    原来,陈新在装修样本房的时候,偷工减料,被郑志洪踢出了工地,不但不反思过错,还怨恨潮牌公司抢走了自己的工程,便私下让黄毛那班小混混出来搞事,企图逼走林强他们,谁知却撞到了曹志平手中。

    林强见陈新还是很识事务,心里一动,问道:“陈经理,你们装修公司总共有多少人手?”

    陈新不知林强为何有此一问,愣了愣,道:“林总,我们公司在增城里算是最大的装修公司了,公司里光是装修工就有近六十人。”

    “陈经理,我手头上有不少的装修项目,光是阳州那边就有几幢高层住宅楼共几百套房子要装修,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林强看着陈新道。

    陈新没想到林强不但不再追究自己捣乱的事,还说要介绍大工程给自己,当下大喜过望,连忙承应下来。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