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0章:想窥探他的内心
    第一三0章:想窥探他的内心

    蒋荣生罕有的坐在食堂大厅当眼处,他对面坐着的正是林强和覃晓花!三个人正有说有笑的边吃着工作餐边聊天。

    来来往往从他们旁边经过的人都恭敬的朝蒋荣生招呼问好。

    蒋荣生今天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神情愉快地边跟林强他们聊着天,边向朝他打招呼的人微笑点头致意。

    张伟全没有跟林强他们打过照面,见到记跟两个面生的青年男女在热聊,稍稍有些奇怪,却并没有想太多,笑着上前招呼道:“蒋记好。”

    跟在他身后的邹勇却瞬间怔住了,他怎么都想不到林强和覃晓花居然跟市委一哥同台就餐,还相谈甚欢。还在惊疑之间,蒋荣生已经抬起头,满脸笑容的朝张伟全和自己点头,邹勇赶紧走近前去招呼。

    覃晓花很适时的捅了捅林强,两人同时起身,覃晓花微笑着从容道:“张市长,邹市长好。”

    张伟全不动声色的回了他们一个微笑点头,见到邹勇脸上明显的尴尬神情,马上明白了什么。等他们吃过饭出来时,已不见了林强他们的身影。

    “张哥,我让下面的人了解过了,这个覃晓花跟老蒋的关系果然不一般,上次老蒋带队在教师新村调研时,他们都亲眼见到覃晓花称呼老蒋为叔叔。看来这个女人来历不简单。”邹勇饭后很快又来到张伟全的办公室,把了解到的最新情况告诉了张伟全。

    张伟全听完后没有说话,想了一下便摆摆手让邹勇先回去。

    邹勇忐忑不安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想到自己差一点就用下作手段对付林强他们,相当于直接的得罪了市委一哥,邹勇浑身冒出了冷汗。蒋荣生罕有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覃晓花他们同台就餐,很明显就是为他们站台,这样明显的信号,作为副市长的邹勇岂能不懂?他暗自庆幸自己还没有鲁莽行事,否则真的是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李婉因为满腹心事,没有食欲去食堂吃工作餐,从舅舅那里出来后便直接回到了会议室,让何少华到街上给自己买了支牛奶,坐在那里闭目养神。邹勇想出来的办法可以说是釜底抽薪的狠招,直接的就可以将潮牌公司踢出局去,甚至连下午参加提问环节的资格都没有了,后面的结果自然就不喻而明了。

    这本来就是李婉想要的结果,可现在的她一点兴奋感都没有,反而隐隐之中总感觉到有些地方不对头。凭良心说,潮牌公司的方案要比自己公司的方案优胜很多,而且,从邹勇的口中知道,潮牌公司的报价居然比自己公司的报价还要低不少!

    李婉盯着那些还放在桌面上的精美彩雕样本,一向骄傲的内心对林强和覃晓花有了种敬赏,想到他们马上就会被人为设置的规则淘汰出局,李婉发现自己居然在心里对林强他们产生了一种同情。

    下午的会议如期举行。

    林强和覃晓花饭后在市府大院里散步聊天,最后也是踩着点神情轻松的走进会议室,林强还微着着向李婉他们点头招呼,李婉只是回了他一个神情不太自然的笑容,便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评审小组依然是在邹勇的带领下准时进来。这一次,邹勇没有了早上时的满脸笑容,神色明显凝重了很多,一坐下来就不停地拿起茶杯喝茶。

    赵子钦待大家都落座后,开门见山的宣布道:“经过评审小组的初步评审,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按照规定,通过初审的两家公司接下来将会在这里继续接受评审小组的提问,其他的公司就可以离场了。即将离场的公司虽然没有能够入围,但他们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设计方案,我代表市教育局为他们的辛苦付出表示感谢,也希望他们以后继续大力支持教育行业的工作。”赵子钦边说边翻开桌子上的文件夹子。

    在座的参评公司负责人脸上神色各异。那两家来陪衬的装饰公司老板脸上是无所谓的神情,这本来就不关他们什么事的,纯粹是抱着看热闹来的心态。林强和覃晓花则是神情轻松,脸带微笑。反观本应是今天主角的李婉,笑容有些僵硬,心事重重的样子,正下意识不停的转弄着手中的签字笔。

    赵子钦扫视了下全场,道:“我代表评审小组正式宣布,新世纪广告公司和潮牌文化传播公司通过初审,祝贺他们!”

    在大家的掌声中,李婉有些惊讶的瞟了一眼正低头喝茶的邹勇,见到林强和覃晓花已经站了起来,便赶紧拉了拉何少华,也起身接受大家的祝贺。

    待另外的两家装饰公司在大家的掌声中离场之后,提问会马上进行。这次的提问不分先后,由评审小组成员随机就两个方案中的具体细节问题进行提问,两家公司分别就跟自己有关的问题进行详细解答。

    这一次评审小组提问得最多的是关于潮牌公司彩雕产的耐用性和制作工期,林强和覃晓花用很专业的行业术语一一给予了解答,所有的提问者都满意的点头。李婉那边就全程由何少华负责解答提问,自己则坐在座位上心情复杂,进入到这个阶段,自己公司实际上已经没有能力跟林强他们竞争了,剩下的只是陪对方走完既定的程序。

    提问环节很快就顺利完成,赵子钦宣布从明天开始,将会把方案作三天的公示,三天之后便会把最后的结果进行通告。

    邹勇在下午的提问环节自始至终都一言未发,也没有跟李婉作过眼神的交流,会议结束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李婉和何少华也无心久留,但在走出会议室前还是很大度向林强他们表示了祝贺。

    林强也向对方表示了祝贺,并握住李婉的手道:“李总,我们初到阳州,以后还望李总多多关照,更加希望日后我们两家公司能有愉快的合作。”

    李婉只当林强说的是客气话,便也只是客套几句,与何少华匆匆下了楼。

    赵子钦此时也不用刻意避嫌了,招呼林强把那些彩雕样本收拾好,稍后送到他的办公室来。

    李婉一回到公司,便把自己关进了办公室,反思自己公司落败的过程。

    她想到,除了对手的方案确实要优胜得多外,自己的轻敌意识和一直以来在阳州一家独大的优越心态也是主要原因之一,要是在报名前就让教育局附加上那条邹勇最后才提出来的附加条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潮牌公司挡在门外了,甚至在得到内部消息,知道了潮牌公司要参与竞争时加以足够的重视,提前摸清对手底子,也不至于临场时束手无措。退一步来说,就算林强他们的方案是好,但如果自己不是有了非我其谁的心态,早早认为工程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而生了贪念,把工程造价报得尽可能高的话,也许邹勇就能在价格上帮自己说上话了。

    李婉到现在还想不通到底出了什么情况,邹勇不但没有动用所谓的狠招,而且整个下午都没有跟自己有过互动,甚至好几次还躲避开自己的目光。她极力按捺着内心强烈的疑问,一直等到傍晚,估算着舅舅应该下班回到家了,才打了个电话过去。

    张伟全在电话里把大概情况向李婉说了一下,最后给她说了八个字:顺其自然,静观其变!

    直到此时,李婉才真正知道,潮牌公司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自己败给他们并非偶然。虽然那么大的工程眼睁睁的被林强他们抢走,心情极度不爽,但奇怪的是,李婉的心中对林强并没有嫉妒、怨恨和仇视,反而产生了要对潮牌公司做深入了解的冲动。

    她打开电脑,输入林强名片上的公司名进行了搜索,很快就找到了潮牌公司的主页和淘宝店铺,在仔细的浏览了解之后,被潮牌公司的精美产、独特的经营策略和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深深吸引住了,甚至对他们这位年轻的老总林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李婉拿起林强那张简单得再也不能简单的名片仔细端详着,仿佛要从那张小小的纸片上窥探出他的内心,过了很久,才拿出手机,把林强添加到自己的联系人当中------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