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一章:千载难逢的机会
    第一五一章:千载难逢的机会

    阳州市委办公楼里,蒋荣生刚刚主持完一个工作总结会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神情看起来有些许疲惫。

    自己空降来阳州已经三年多,真正主政阳州也有一年多了,各项工作总的来说开展还算顺利,但也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地方官场上裙带关系的盘根错节之复杂。现在许多重要部门的头头都还是赵宏远原来提拔上来的,这些人表面上对他这个新上任的市委记恭敬有加,在实际行动上却没能跟他真正的步调一致,私底下甚至有小道谣传说,他这个市委记只是把阳州当作跳板,很快就会往上调离。

    蒋荣生清楚,自己急需政绩来树立自己的威信,而现在市里重要的市政规划都是上届班子遗留下来的,最大的市政开发建设就是东面新城区的扩建,已经实施了几年时间,颇有成效。蒋荣生上任之初,也多次到新城区视察,并指示要继续加大建设力度,力争把新城区建设成为阳州新的商业中心,可他也明白,新城区无论建设得多好,主要的功劳也会记在上届班子头上,他需要开拓新的思路,制定一个新的规划。

    而阳州东北面特有的温泉资源便成了他考虑的重点。

    现在,阳州东北面的发展相对滞后,在阳州市民心目中,东北面已经属于郊区,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商场和购物中心,到外都是低矮的民房和中小型工厂,缺乏商业氛围,除了周末时间有不少的人去那边享受温泉外,平时的人气严重不足。

    东北面胜在温泉资源丰富,背靠阳州市肺北斗山,风景优美,空气清新,一条名叫陆洋河的河涌在那里自东北向西南穿过,从挂在墙上的航拍图上看到,陆洋河发源于东北面山区,曲折委婉,流经阳州市东北面,在西南面汇入东江最大的一条支河里。

    蒋荣生曾多次来到陆洋河考察,发现随着工农业的快速发展,河道人为破坏较为严重,垃圾的倾倒及工业污水的排放,使河中水质不断恶化,不仅水生物在不断减少,而且河道淤堵严重,防洪功能受到严重影响,同时大规模无节制的采砂使得河堤失稳,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有关部门这些年曾接到市民大量投诉,水利部门也曾多次在市政府工作会议上提出整治陆洋河方案,可每次都因为所需投入资金巨大,且是光投入没实际效益产出,方案一直没能通过实施。

    陆洋河是流经阳州市区唯一的河流,本来是城市极难得的自然资源,可一直没有得到重视。这给了蒋荣生极好的发挥机会,一个围绕陆洋河打造阳州市温泉旅游度假产业的宏大发展计划逐渐在他心里有了雏形。

    “蒋记,这是下午时的会议纪要记录,您批阅过后我就安排人下发。”张栋荣敲门进来把一份文件放到蒋荣生办公桌上,道。

    待蒋荣生签了字后,张栋荣斟酌着措辞道:“蒋记,下午何远文打来电话,问您晚上有没有工作安排,他说覃晓花从广州给您带来了好茶叶。”

    蒋荣生想了想,忽然站起身来,招呼张栋荣来到沙发上坐下,问道:“小张,听说何远文那个商住楼开盘非常的火爆,是吧?”

    “是呀,他们推出的阳州首个豪华精装房在阳州成了大热话题,真没想到他在阳州东北面也敢开发那么高档的楼盘,而且开盘价比新城区那里都要高,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居然人气鼎盛,成了阳州城最引人瞩目的明星新楼盘。”张栋荣把自己从电视、报纸上了解到的有关宏远花苑的信息简明扼要的向蒋荣生说了一下,并着重提到,帮宏远花苑策划营销的,正是那一家承接教师新村装修工程的潮牌公司。

    蒋荣生边听边微微点头,若有所思,“小张,你回个电话给他,让他晚上跟晓花过来家里吃饭,你一会让董阿姨多弄几个菜。”

    ***************

    中午时何远文把大家叫到了惠城食府,边吃边讨论春节后的开盘计划。吃过饭后,林强他们来到了新潮牌置业公司总部。

    宏远花苑的营销开了个相当不错的开局,如果春节后能够维持现在这种态势,按照协议,新潮牌置业公司将会获得非常丰厚的佣金回报。除了在2600元/平方的基础上有2%的佣金外,超出部份减去商量好的500元/平方的装修费后,置业公司将会收取其中50%的溢出价,按当前的开盘价,溢出价高达880元/平方,换言之,置业公司将会收取到0元/平方的回扣,这是比佣金多出八倍的收入,平均起来,每套房子将为置业公司带来近五万元的毛利收入!而潮牌公司更是可以从这七百多套房子中赚取大笔的装修利润。

    李婉之前曾成功策划过阳州市里几个大型楼盘的营销,但都只是负责策划和广告,辛辛苦苦忙活下来,每个楼盘策划也能赚上三、几十万元,这对当时的新世纪广告公司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的生意了。如果没有遇上林强,李婉心目中的打算,是每年能做几个楼盘策划,再加上政府合作部门一些固定广告业务,已经是相当满足了。

    在阳州这种不大不小的地方城市,一个广告公司每年能有一、二百万的收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可现在林强一个创意,收益就是他们每年收益的十几倍,这让李婉眼界大开的同时,也对林强充满了欣赏。

    她很庆幸当时在与潮牌公司争夺文化墙工程时,没有使性子,给自己留了条后路,更庆幸邹勇当时没有来得及实施非常手段来打压林强他们,否则的话,不但邹勇自己倒了大霉,得罪覃晓花他们背后的势力,下不了台,她自己也将失去跟潮牌公司合作的机会。

    许多事情的转机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林强当时也是被李婉表现出来的大度所吸引,当她明知自己的公司已经处于明显劣势时,评审会结束之后,还是能很大度的上前给林强他们恭贺,也正是从那时起,林强心里就萌生了要跟她合作的想法。事实证明,对两家公司来说,这是一种双赢的局面。

    “花姐,曹哥,我昨天跟李婉去了一趟凤城,准备让她帮忙为华南装饰城那间旗舰店做宣传广告策划。李婉提议,我们两家公司再次合作,在阳州成立整体家装旗舰店,你们怎么看?”林强问道。

    覃晓花看了他一眼,故意道:“我们还能怎么看?你是公司大股东,当然是你拿主意了。”

    曹旭和闻婕也是相视一笑,大家早就相当了解林强,他的很多想法看似随意,甚至刚说出来时都会出乎大家的意料,但事后证明,都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当下大家便详细讨论了具体的合作细节,由两家公司先各自投入五十万元,成立阳州潮牌整体家装体验馆,新世纪广告公司负责公司注册和场地租赁事宜,潮牌公司则负责全程提供产和技术支持。

    下午五点多钟时,何远文给林强打来电话,说已经在碧水湾订好了餐厅包房,让林强报一下具体的人数。

    林强跟在座的人商量了下,决定把置业公司的三个副总都叫上,把大概的总人数告诉了何远文。

    林强看下时间,刚想招呼大家一起前往碧水湾,覃晓花接了个电话之后,把他拉出办公室,小声跟他道:“老何刚才给我打电话,说蒋记今晚有空,让我们到他家里吃晚饭,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这种场合我去合适吗?会不会让花姐你难做?”林强很清楚,能到市委记家里吃便饭,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也知道,这是覃晓花专门为他创造的机会,可他也有自知之明,不想让覃晓花太为难。

    覃晓花瞪了他一眼,道:“那你想不想去嘛?”

    “想,当然想了。只要花姐你不难做,我当然想去了。不过,我们应该带点什么礼物去呢?一点准备都没有。”林强连忙道。

    “什么都不用带,就带着这个去就行了。”覃晓花伸手点了点林强脑袋,笑道。

    李婉刚好拉开办公室的门,想回自己的隔壁办公室,看到了覃晓花的小动作,愣了愣,连忙假装没看到,关门退了回去。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