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三章:黑色奥迪车
    第一五三章:黑色奥迪车

    林强在上查找到了陆洋河的资料。

    陆洋河发源于阳州东北面的山区,自东北朝西南流经阳州市城区东北面,最后汇入东江最大的支流。陆洋河最宽处有八十多米,窄的地方只有四十米不到,其中流经阳州城区河段共有3.8公里长。自从五年前水利部分严禁在城区河段采挖河砂后,河床逐年升高,河道淤积速率加快,河面变窄,泄洪能力大受影响,每年五六月份雨水季时,河水甚至会漫过河堤,形成很大的洪灾隐患。

    蒋荣生昨晚说起过,市里曾多次有过整治河道的计划,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实施,其中在规划北面新城区时,市里曾组织本地几家实力较雄厚的房地产商进行过实地调研,希望他们能给市里提供支持,整治一河两岸,回报是由市政府在东北区交界处,陆洋河河道拐向宽阔地段提供六十亩地用作商住楼开发,按当时的地价,这六十亩地值将近六千万元,而河道拓挖疏浚、两岸河堤加固防渗、加装护栏及沿河岸景观绿化、景观步道和重点地段的灯光、背景音乐等相关配套设施的投入,按水利部门的估算,也接近六千万元,且市政府承诺,在后面的两岸景观建设中,市政园林局也会投入部份人力、物力。

    这本来对房地产商和市政府是双赢的好事,可关键的是东北面发展一直相对滞后,没有人愿意把钱押到这边的地块上,况且此时新城区那边大热,大家都一窝蜂的在那里争抢地块,哪一家都没有那么大笔闲钱用来投入到这个暂时还看不到前景的项目上,计划最终便不了了之,一直被搁浅起来了。

    而将荣生专门向他们重提这个河道整治计划,联想到他曾多次来到东北面实地调研和那次在食堂里的交谈,林强敏锐的感觉到蒋荣生要加快东北面建设的决心。

    第二天从碧水湾温泉回到售楼部后,林强打电话让吴记明叫上曹志平和林辉马上赶来阳州,说有要事商量。他又亲自开车,拉着覃晓和曹旭他们沿着陆洋河两岸走了一圈,还停下车,特地走到散发着异味的河边感受了一下。

    覃晓花他们不知道林强又有什么想法,大家也懒得去猜,林强的思维天马行空,只要他一时没把具体的想法说出来,谁也别想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老何,你们的二期工程准备什么时候开工呀?”从陆洋河边回来,林强问道。

    “原计划是春节后就开工。”何远文道:“在原来的规划中,我是准备在东面靠近陆洋河边建几幢河景楼的,只是那里的河景惨不忍睹呀。我有过考虑,是不是要把规划图纸稍微改一改,把楼房往后挪挪,腾出靠近河边的地来作景观绿化带。”

    “千万别改。我看过你们二期的规划图,非常合适。”林强道。

    “可是,那条臭水河很影响观感呀。我担心到时房子的销售会受影响。”

    “这样吧,老何,我们置业公司可以先跟你签订二期的代理合同,具体的代理条件现在还很难定得下来,我只可以保证,二期房子的售价要比一期的平均售价高15%以上,怎么样?”林强道。

    “林强你真的对这里的升值潜力那么有信心?”何远文问道。如果按林强所说,二期房子的售价岂不达到了4500元/平方?这是之前他作梦都不敢想象的,要是真能卖到这样的高价,他肯定千万个愿意让林强继续全盘代理了。

    林强只是笑了笑,并没有作解释。

    午饭后不久,吴记明他们从凤城赶到宏远花苑。当那辆黑色大奔停靠在售楼部前时,售楼部里的人都以为又来了个有钱的主,非常热情的迎了出来。

    吴记明挺着明显发福的肚子,跟曹志平他们走进大厅。他在凤城的时候看过楼盘宣传广告片,早就有心要过来实地取取经,看看林强他们装修出来的房子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售楼小姐给他们每天递上杯茶,正想着跟他们作楼盘介绍时,林强拉开办公室的门,把吴记明他们叫了进来。

    “这是我们凤城的瓷砂大老板吴总。”林强把吴记明介绍给大家,曹志平和林辉在教师新村时跟大家就见过面,并不陌生。

    凤城的瓷砂老板在广东省内的风光程度就相当于山西煤老板在全国的风光程度一样,给人的印象就是钱多,而且钱来得快。

    大家听说吴记明是凤城数一数二的瓷砂大老板,少不了一番恭维。

    吴记明一边谦虚着一边跟大家一一招呼,道:“师兄,你别一上来就把我摆上台。在座的都是商界精英,我这个土老帽可要好好向大家学习呢。”

    “吴总,听说你们凤城那边稀土矿储量很大,是吧?”何远文问道。

    稀土素有工业“黄金”之称,由于其具有优良的光电磁等物理特性,能与其他材料组成性能各异、种繁多的新型材料,其最显著的功能就是大幅度提高其他产的质量和性能,同时也是电子、激光、核工业、超导等诸多高科技的润滑剂。稀土科技一旦用于军事,必然带来军事科技的跃升。从一定意义上说,美军在冷战后几次局部战争中压倒性控制,正缘于稀土科技领域的超人一等。因些,稀土被西方国家当作了重要的战略资源。

    中国的稀土储量最多时占世界的71.1%,可在最近十年间,却承担了世界稀土供应的角色,各地政府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不加节制的大量采挖出口,付出了破坏自身天然环境与消耗自身资源的代价。虽然稀土价格一路飚升,从最初的不到二万元每吨升到了现在近二十万元每吨,可依然远远体现不了稀土本身的价值,而且,过度的开采令到中国稀土储量在这十年间大跌了30%以上,国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政府开始对稀土私挖盗采进行打击。

    粤北凤城是广东最大的稀土储存地,这些年来,那些胆子大和有背景的人通过倒卖稀土大发横财。吴记明经营的瓷砂价格跟稀土比起来,就真的是砂子跟金子比一样了,他去年的时候也有想过插足稀土的,只是国家已经开始了严控。

    “何总,看来你对稀土行情很熟呀,也想玩一把?”吴记明笑着问何远文道。

    “那倒不是,我有个做地产的朋友,前年到凤城的一个小镇里拿了一大片地,说是要开发高档度假别墅,我当时还想不明白,在那种小地方建别墅能有市场吗?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酒翁之意不在酒。他是借开发之名,推山平土,利用跟驻地部队的关系,动用军车把挖出来的那些富有含稀土的土方没日没夜的运送到一个秘密的地点进行集中冶炼,获取了大量的稀土,再高价倒卖出去。从稀土里赚到的钱比那个项目的投资不知多了多少倍,根本就不关心后来建成的房子能不能卖出去。”何远文道。

    这件事在凤城里早就不是秘密,可因为没有真凭实据,大家都是捕风捉影的传说,现在听何远文说起那个开发商还是他的朋友,才知道确有其事。

    “何总,搞稀土真正的是来钱快,如果你在上层有路子,打通了关系,我可以在选矿和采挖方面提供足够的支持。”吴记明对稀土还是有着觊觎之心。

    “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何远文打着哈哈道。

    林强一直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会去想这些犯法的所谓发财之路,顶多就是打打擦边球,“记明,你不是说要去看看我们的样本房吗?我带你们去吧。”

    在样本房里,林强向吴记明介绍了装修的模式和过程,说以后凤城那个整体家装旗舰店就是采用这种方式进行。

    参观完楼盘后,林强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陆洋河边,指着岸边堆满淤泥的河道问曹志平道:“志平,按你的经验,这河道里的河砂储量大不大呢?”

    曹志平领着大家小心走下河堤,捡了根木棒,在几处地方捅了捅,道:“强哥,这条河应该有好多年没有挖过河砂了。”

    “是的,应该至少有五年了。”林强道。

    曹志平又用木棒往水里掏了掏,挑起些砂子用水清洗了一下,“这里的砂子质还相当不错,如果真的是五年没有采挖过,那里面的含砂量就很大了。”

    林强点了点头,又问道:“这条陆洋河流经市区大约有三公里多长,按你的估计,这里面的河砂如果全部采挖出来的话,储量大概有多少呢?”

    曹志平道:“河砂的储量主要跟河流含沙量成正比,而河流含沙量又会沿流程而变化,通常在山区河段含量大,平原河段含量小。这里距山区不远,含砂量应该不会低,我估计每立方米水至少有六、七百克以上。换言之,如果这里有几年都没采挖过的话,淤泥下面会积聚有大量的河砂。按我的估计,这里的沉砂层起码有二米以上。”

    林强在心里快速的计算了一下,按河面平均宽度五十米算,沿流水方向每一米就有100多立方的砂子,而按现在市面上普通砂子每立方平均报价100元来算,每米河道的所储存的河砂产值则高达万元!也就是说,这3.8公里长的河段所储存的河砂价值达到了近4千万元之巨!

    曹志平激动的问道:“强哥,你确定可以拿到采挖权?”

    林强道:“这只是我的一个设想,还没有形成具体的计划。走,我先带你们沿河岸走一遍。”

    大家来到东北面河道拐向处,这里的河面要宽阔很多,形成一个很大的河滩,阳州市里就是想用靠近河滩的那六十亩地作为地方企业投资整治河道的回报。

    林强正跟大家站在河堤上,对着那大片河滩指指点点时,一辆黑色奥迪车正徐徐驶近。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