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五章:不可思议的表情
    第一六五章:不可思议的表情

    第二天一早,林强就约上何远文和李婉在新潮牌实业公司里商讨。

    实业公司是用置业公司的地址来注册的,两块牌子挂在一起,甚至就临时借用置业公司的办公室,李婉已经跟房东谈好,把二楼也租下来,作为以后实业公司的办公地,正在进行简单的装修。

    “林强,听我舅的意思,市里马上就要开始整治工作,且这一次市财政给予了足够的支持,以保证整治工作的顺利进行。”李婉道。

    林强点了点头,在最后一次的方案讨论会上,水务局代表工作小组公布了由相关专家作出的工程总预算,并很快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审核通过,林强已经从张栋荣那里得到了消息,这几天正在根据工程总预算来调整自己的工程报价。

    大家正在商量着如何着手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时,林强接了个电话后对大家说:“张秘刚刚打电话来,说蒋记让我们马上过去。”

    来到市委办公楼,张栋荣把林强他们迎进会客室,蒋荣生正在里面的办公室里批阅文件,大约十多分钟之后,拿着一叠文件,满脸笑意的从办公室里出来,跟林强他们见面。

    这一次,蒋荣生没有其他的寒喧,直截了当的问林强他们的准备工作做得怎么样,能不能保证在讯期前完成前期的河道清淤工作。

    “蒋记,我们这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只要相关的手续办妥,随时可以进场施工,保证能按时完成工程。”林强道。

    “好,你们回去可以马上安排设备进场,相关的手续会由工作小组配合你们办妥,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跟协调小组沟通,或者直接找张秘,让他协助处理。这是最后的方案定稿和工程进度计划,你们拿回去好好研究,制定好施工计划。”蒋荣生把手上的文件递给林强道。

    “蒋记放心,我们回去马上开始工作。”

    从市委出来,林强他们都相当兴奋,大家都没想到那么大的工程居然这么快就能落实下来,当然这跟蒋荣生的决心有很大关系,要是在平时,一个工程项目在立项、定方案到招投标,没有二、三个月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定得下来,这一次林强他们是赶着机会了。

    回到办公室之后,林强马上通知曹志平,组织设备准备进场,除了黄口潭河砂场那台先进的大型挖砂船和大型运大砂船外,另外还需要从新塘何记那里租借先进的绞吸式大型挖泥船,这是目前在疏浚工程中运用最广泛的一种船舶,它是利用吸水管前端围绕吸水管装设旋转绞刀装置,将河底泥沙进行切割和搅动,再经吸泥管将绞起的泥沙物料,借助强大的泵力,输送到泥沙物料堆积场,它的挖泥、运泥、卸泥等工作过程,可以一次连续完成,是一种效率高、成本较低的挖泥船。

    吴记明的瓷砂场里有多台大型普通掘机、装载机,但只适合在岸边工作,要在河中央进行清淤,还必须要配备浮船和长臂挖掘机、反铲挖掘机等专用设备。在这方面,曹志平有丰富的经验,由他来全权负责组织。

    李婉和何远文就负责抓紧办理各种相关手续,有市委记和常务副市长在背后支持,相信很快就能办妥。

    这次的陆洋河河道治理项目(东北段)红线规划面积约 0.6平方公里,建设规模为河道治理 3.8公里,建设内容主要包含河道两岸岸坡治理、河道清淤疏浚、主题公园建设;布置两条共计8公里长的滨水休闲绿带,休息节点 12处,驿站 6座,景观节点 13处,亲水平台 10处,大型亲水广场2个,另外还要进行面积近300亩的河道沿岸生态修复及建立特色美食长廊、特色手信街、休闲茶座、露天酒吧街和综合服务区等,整个工程的总预算为1.85亿元。

    另外还要加建三座跨河大桥,由阳州市百隆路桥实业公司承接,项目和预算单列。

    按照初步的工程款支付计划,新潮牌实业公司前期需垫付约三千万左右的资金,根据所占的股份比例,凤城高桥实业公司除了要负责组织所有的施工设备外,还需拿出二千万元的资金,而阳州新潮牌置业公司则负责疏通各方面的关系,并提供八百万元的资金。

    八百万元的资金对于现在的阳州新潮牌置业公司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压力,光是宏远花苑前期两幢楼的销售佣金和溢价提成就已经有了不少的进帐,另外的四幢正伺机开盘,进帐将会更多,更重要的是,林强已经瞄准了吴金中的金碧湾新城的代理权,如果能够顺利的签下来,将会为置业公司打开一个非常广阔的前景。

    而在东面新城区的金碧湾新城售楼部办公室里,吴金中正烦躁不安。

    一方面,售楼部持续升高的人气和成交量让他亢奋不已,而另一方面,越来越多关于装修方面的投诉也让他焦头烂额,甚至已经出现了多起客人要求退订的事件。

    不能及时满足购房者的装修进度要求,这个完全抄袭回来的精装房促销计划就真的是没办法再进行下去,可计划已经推出,收到了大量的购房订金,已经不可能回头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想方设法的加快装修速度。

    可他跟孟茹亲自到宏远花苑参观过林强他们的装修现场回来,跟张思洪再三讨论过后,始终是一筹莫展。张思洪坦言,就算是再多找几家装修公司进场同时施工,也很难一下子能满足那么多购房者的装修要求。

    吴金中曾多次致电给覃晓花,让她尽快赶来阳州,商讨让潮牌装修公司承包装修的事,可覃晓花说自己正好有事回到了北京,最快都要一个多星期后才能回来,后来被吴金中追得紧了,就跟他说,让林强代表自己先过去他那里看看情况。

    吴金中一直都以为林强只是潮牌装修公司的经理,覃晓花才是真的话事人,因此那天并没有特意向林强要联系电话,只能硬着头皮打电话给李婉,从她那里要来了林强的电话。

    “林总,我是金碧湾的老吴呀,前些天跟你们覃总沟通过了,覃总还在北京,说你可以代表她过来跟我们商谈。你看看什么时候有空,我泡好靓茶等你。”

    “吴总你好,覃总已经跟我提过这事了。我这两天正跟何总、李总忙着河涌整治进场的事,最快也得后天中午才能过去你那里。”林强在电话里道。

    “你在宏远花苑那边吗?要不我现在就过来找你?”吴金中显得有点迫不及待。

    林强想了想,道:“我正跟何总和李总在新潮牌置业公司里,吴总方便的话可以过来这边,就在李总的广告公司隔壁。”

    吴金中和孟茹很快就赶了过来。

    看到潮牌置业办公室里挂满林强和李婉的广告合影,孟茹总有一种感觉,林强绝对不仅仅只是潮牌装修公司的经理那么简单。

    “吴总,孟小姐快进来坐。”林强招呼道:“这二天真的是忙晕头了,还要吴总你们跑过来,真的不好意思。”

    “听林总说,你们还参与陆洋河的整治工程?”吴金中笑着问道。

    何远文给他递了支烟,道:“是凤城一个朋友的实业公司投资搞的,我们只是做些穿针引线的协调工作。”

    吴金中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几年前,作为阳州知名的地产商,他曾被市政府邀请参与过整治工程的讨论,只是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最后便不了了之,今天他急着过来,是想跟林强商谈装修的事,就更加对这个整治计划不感兴趣了。他把自己楼盘遇到的困局详细讲了一遍,承诺说如果林强他们能帮他解决装修上的问题,价钱方面好商量。

    林强沉吟了一会,道:“吴总,我可以很负责的说,凭我们公司的技术实力,完全可以解决你们楼盘的装修进度问题,不过----”

    “那真的太好了,有什么条件林总不妨提出来,我们好好商量。”吴金中兴奋的道。

    “是这样的,吴总,我们装修公司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规范化流程,施工速度要比其他的装修公司快很多,不过,我们一直有一个原则,就是只为自己的置业公司服务,还从来没有单独去承包过外面的装修工程。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自己置业公司本身的装修业务就不少,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保护商业机密的考虑。”林强道。

    孟茹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林强问道:“林总的意思是,你们要成为我们楼盘的销售代理商,装修公司才能进场施工?”

    吴金中一开始还没有完全领会透林强这番话的意思,听到孟茹这样一问,立马回过神来,紧紧盯着林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