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七章:晚上不见不散
    第一六七章:晚上不见不散

    吴金中和孟茹开车回到金碧湾新城。

    看到售楼部门前停车场上停满了车,吴金中心里感受复杂,既兴奋又有着烦躁,之前每次回来,都会兴高采烈的先走进售楼大厅,看看墙上的销售挂表和听听销售主管的汇报,可现在,他都不敢走正门进去了,与孟茹想从旁边的侧门走回办公室。

    “吴总,终于见到你了。”一辆很拉风的崭新跑车停在了吴金中的座驾旁,从车上走下来一名满身名牌的年轻人。

    吴金中看着眼前这个叫丁义的年轻人,眉头轻轻皱了皱。

    丁义是阳州顺达土石方公司的老板,控制着阳州城内大部份建筑工地的砂石供应,吴金中就是其中最大的客户,他几个工地的河砂、石料都是由这个顺达公司供货的。并不是顺达公司的货价廉物美,而是因为这个丁义的身份特殊。

    吴金中最初涉足房地产业,首先是搭上了前市委记赵宏远的关系,而跟他直接接触的是当时任阳州市规划局局长的邹勇,正是凭借这种官商关系,吴金中才快速在阳州房地产行业里打下一片天地。邹勇这些年来也是官运亨通,坐上了阳州市副市长的位子,而这个丁义正是邹勇的哎呀小舅子,邹勇有一个漂亮的地下情人叫丁蓉,这是小圈子里公开的秘密,丁蓉现在是阳州兴发贸易公司的法人代表,她的弟弟丁义则开了个土石方公司,专门经营河砂和土石方,暗中凭借邹勇的关系,成了阳州多个大工地的供货商。

    在市中心的金碧湾楼盘开盘之初,吴金中曾在邹勇的暗示下,给丁义姐弟每人留一套楼屋和朝向都极佳的房子,只象征性的收了些成本费。

    这次金碧湾新城重新开盘之后,丁义曾带着两名朋友过来,订购了两套房子。自从蒋荣生主政阳州以来,邹勇已经明显失势,但吴金中依然给足了丁义面子,以非常优惠的价格给了他的朋友两套房子。

    “丁总今天那么有空呀。”吴金中朝丁义招呼道。

    “是这样的,吴总,我那两个朋友觉得你们这个楼盘不错,特别是不用自己花费心机去装修,省心了很多,后来又介绍了几个熟人朋友过来订了房子。”丁义给吴金中递了支烟,道:“可那两个朋友跟我说,吴总这里的装修方案迟迟出不来,何时能够装修完毕入住更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心里有些意见,便让我过来帮忙了解一下情况。”

    吴金中正为此事烦躁着,道:“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有让大家满意的方案的。”

    “吴总,我朋友的意思是,看能不能先安排装修队帮他们把房子装修出来。”丁义道。

    “这个嘛----,”吴金中沉吟着,见到工程部总监杨国洪正从售楼部里出来,便把他叫了过来,“杨总,丁总有几个朋友在我们这里订了房,你带丁总过去找一下装修公司的张思洪,尽快安排一下。”

    从旁边的侧门走回办公室之后,吴金中把手包往沙发上一扔,仰靠在沙发上,显得有些烦躁不已。

    孟茹倒了一杯水,递给他道:“吴哥,这次我们过去找潮牌装修公司,虽然没有能具体谈成什么,但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从那个林总的口中证实了,他们装修公司真的有能力帮我们解决问题。”

    吴金中接过水杯喝了一口。

    孟茹名义上是他的总经理助理,在公从场合都很正式的称呼他为“吴总”,可在私下场合只叫他“吴哥”,外人绝少清楚他们之间的真正关系,别看这个孟茹才三十出头的年纪,可在许多决策性大事上都很有见地,吴金中对她一向很倚重,“小茹,林强的意思很明显,他们的装修公司不可能单独过来承包装修,他们的覃总又在外地,真的是急人呀。”

    吴金中烦躁的掏出支烟来,可打了好次火都未能点着。

    孟茹接过打火机,帮他点燃了烟,笑着道:“吴哥,我有个预感,我们根本就等不着他们覃总,我敢肯定,她压根就没有去北京,而是故意在躲着我们。”

    吴金中满面疑惑的看着孟茹,“此话怎讲?”

    “你还没看出来吗?林强绝对不仅仅是装修公司的经理那么简单。从何远文和李婉看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这个林强在新潮牌置业公司里才是真正的话事人。”孟茹很肯定的道。

    经她这样一提醒,吴金中再回想起跟林强的几次接触,也发现了些端倪,特别是那次他让何远文带他去装修现场参观,何远文不敢作主,林强却是想也不想就应承了,今天在新潮牌置业公司里,林强显然也是主角,全程都是他在侃侃而谈,何远文和李婉只是在旁边附和几句。

    这样一想,吴金中便觉得孟茹的推断是正确的,自然自语的道:“林强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呢?”

    “很明显,他就是冲着我们这里的代理权来的。”孟茹道。

    “这小子胃口不小,还深藏不露呀。”吴金中狠狠的吸了口烟,想到林强所说的那些堂皇的理由,他也没有办法指责对方,更关键的是别人有这种傲骄的资本和能力,明知道林强是在放长线,钓他这条大鱼,可偏偏自己就不得不咬钩。林强摆明了态度是要隔岸观火,稳坐钓鱼船,而自己这边则已经是火烧眉毛,没有退路了。

    “吴哥,我们前期投入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如果就这样把代理权拱手相让,看起来真的是让林强捡了大便宜。”孟茹分析道:“不过,往另一方面想想,如果我们最终都不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局面将不可控制,我们的损失将不可估量,与其这样,倒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跟林强他们公司商讨代理权的问题,如果他们真的能帮我们彻底解决问题,也不失为一件大好事。”

    吴金中虽然心里烦躁不已,但毕竟在商海里打拼多年,识得轻重缓急,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林强的公司有能力帮他收拾乱局了,“小茹,都怪我当初欠缺考虑,非常轻率的决定推出精装房,把自己带到坑里去了。”

    “那也不能这样说,宏远花苑和我们楼盘的销售情况充分说明了潮牌置业公司的这个精装房创意是非常不错的,我有预感,这种销售方式将会很快火起来,只是我们在没有做充分准备的情况,简单抄袭他们的创意,才让自己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所幸林强的公司只是置业公司,并不是我们直接的竞争对手,听他的意思,也并没有见死不救,只是想为他们公司争取到更大的好处,在商言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孟茹道。

    “你说的很对,林强只要能出手,我们就能有摆脱困境的机会。我是一时急糊涂了,还在纠结于区区的代理费。”吴金中拍着脑袋道。

    “吴哥,我想过了,没准让林强的公司做我们楼盘的全权代理,我们不但不会损失所谓的代理费,反而会有额外的收入呢。”孟茹笑着道。

    “啊?!”吴金中不解的望着孟茹。

    “现在市面上正常的代理佣金不会超过3%,按我们这里的毛坯房价格3000元/平方来算,代理佣金顶头了也就100元/平方,对吧?”孟茹道:“可刚才林强说了,给我们的装修价格跟宏远花苑那里一样,那可比张思洪他们的价格便宜多了,这个差价绝对比佣金要高出不少,换言之,扣除了佣金之外,我们不是还赚了?”

    “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吴金中兴奋的道:“这样一来,我们还可以省下不少销售人员的工资和提成,以后的广告策划什么的也不用我们操心了,真的像何远说的那样,可以坐享其成了。这个林强还真够狡猾的,怎么不当面跟我们明说呢,害得我焦急了半天。我马上给他电话,让他过来商谈代理的事。”

    “别那么焦急,这只是我的一种推测,还不知道林强心里的真实想法呢。”孟茹道:“要不这样,由我单独出面先约他见面,吴哥你先不要露面,这样我们才有回旋的空间。”

    吴金中朝她竖了竖大拇指,满脸赞赏。

    孟茹于是拿出电话,打给林强,“林总,我是金碧湾新城的孟茹,晚上有没有时间,想请您吃饭见个面?”

    电话里传来林强爽朗的声音“就我们两个?”

    孟茹看了一眼吴金中,道:“嗯,可否赏光?”

    林强在电话里呵呵一笑,道:“有靓女请吃饭,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求之不得呀。”

    孟茹俏脸微热,对着电话道:“那好,晚上不见不散。”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