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九章:初识梁志高
    第一七九章:初识梁志高

    梁志高前年开始就涉足废旧铜行业,跟几个朋友合伙,筹措大笔的资金,专门大量收购加工好的废旧铜,再高价转手卖给炼铜企业,从中赚取巨额差价。刚开始的时候,行情很火爆,铜价每日都在疯涨,吴记明和胡启文他们也是紧跟市场,每次的出货价都不同,梁志高跟他们有过许多交易,是他们最大的买主,虽然每次的进货价都在上升,但这是市场行情使然,双方都有大赚头,自然也一直合作愉快了。

    可是,最近国际铜货市场出现下滑,价格开始下降,刚开始时大家都认为是一时调整,行情很快就会回升,因此,大家都在捂货,待价而沽。吴记明和胡启文他们还趁机压低收购价格,大量从加工厂扫货,那个大型仓库里已经堆满了成捆成捆的加工好的废旧铜。

    梁志高他们供货的那几家大型铜企最近都在催着要进货,可价格就随着国际铜价下降了不少,梁志高他们的利润空间急剧缩小,便急着上来凤城,想当面跟吴记明他们商量。

    凤城是全国最有名的再生铜生产基地,每年产出近40万吨的再生铜,占全国再生铜产量的近三分之一,可以说,凤城这里的再生铜墙价格可以直接影响到国际铜价。从2004年开始,这里的铜价开始疯涨,从2002年的每吨1.6万元/吨急剧上升,至2005年最高峰时达到了8万元/吨。

    吴记明曾跟林强说起,那时就像是天上掉下大馅饼,不管会不会做生意的人,只要能筹措到资金投进去就稳赚不赔,他是从2004年下半年入市的,跟吴启文他们共同筹措了近五千万元,杀入这个令人眼热的行业,专门大量收购加工好的再生铜,最初的时候以每吨三万元左右购进,屯货一段时间后,再以每吨四、五万的价钱卖出,赚取巨额的差价,最多的一次是单日出货300多吨,赚了近五百万元。后来虽然加工厂的铜价上升,导致收购成本高涨,但他们卖出的价钱也跟着水涨船高,虽然利润率不如以前,但每吨也有着七、八千元的差价收入。

    2004年至2005年这两年间,再生铜在凤城石塘镇造就了一大批暴富起来的千万富翁。这些暴富起来的人把赚到的钱全部再投进去,更加疯狂的到各个加工厂抢购加工好的再生铜,甚至有许多人不惜高息借贷,疯狂屯货,不少人的租了专门的仓库,放上百吨、甚至几百吨、上千吨,坐等升价。吴记明他们的仓库里也长年屯着几百吨的再生铜。

    梁志高跟合伙人有这方面的销路,一直稳定的从吴记明这里进货。进入2006年之后,国际铜价急剧下降,引起市场的连锁反应,凤城这里的再生铜出货价也从05年最高峰的8万元/吨下降到了不足6万元,跌幅近3成,梁志高他们供货的几家铜企也大幅调低了进货价,受合伙人的委托,梁志高跟吴记明和胡启文商量,希望他们能相应的调低出货价。

    梁志高是吴记明他们最大的客户,每次进货量都超百吨,他的意见自然会引起吴记明的重视了。

    吴记明把另一合伙人也叫到ktv来,三个经过了一番讨论,最后在胡启文他们坚持下,决定只能给梁志高他们让一小部分利,不同意大幅调低出货价,他们坚信,铜价下滑只是暂时的,按以往的行情走势,年中之后便会恢复上升。

    吴记明本来是想随行就市,快速出货的,春节以来,他们都只是收货,还没有出过货,现在仓库里已经屯有近二千吨的铜了,按平均收购价格来算,积压的资金超过了九千万元,不但把他们前期的所有利润全部押了进去,每人还追加了五百万的资金。胡启文和另一个合伙人的追加资金还是从别的公司高息拆借过来的,吴记明虽然不用向别人拆借,但前后投进去了二千万的资金,加工厂那里也投资了一千多万,阳州河涌整治工程那里也要资金投入,一下子便有了些压力,但见到胡启文他们借钱也敢捂货待价而沽,吴记明也不好再说什么。

    梁志高自然接受不了胡启文他们的让利方案,可生意没谈成,也不影响大家的兴致,在ktv里喝酒k歌到深夜,马大强和胡启文他们才离开。

    “记明,我听梁总分析过现在的国际铜行情,觉得很有道理。我对这个行业不太了解,只能凭直觉提醒一下你,要注意市场风险。”林强道。

    大家从ktv回到吴记明的办公室。吴记明让人做了些汤粉之类的宵夜上来,大家边吃边谈,梁志高和谢勇今晚也在这里住宿。

    吴记明想了想,道:“梁总,另外两个合伙人坚持那样,我也不好说什么。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自己那个加工场从投产到现在,也有生产出一百多吨的铜了,明天我带你过去看看。”

    经林强的提醒,吴记明决定先把自己加工场的再生铜先出手套现。

    晚上躺在床上,林强回想着胡启文他们的投机手法,感慨良多,有时候财富来得真的很容易,可他自己真的是不敢去涉足这种高回报、高风险的投机行为,就连前段时间异常火爆的股市,林强也不想去参与,只老老实实的做着自己的实业,虽然不可能一日暴富,但起码自己能够掌控风险,心里面有着一种踏实感。

    他又想到晚上跟严记他们提出的建议,想着是不是可以用潮牌公司的名义,在凤城老城区里再成立一整体家装分店,交由班级基金会管理,潮牌公司就提供产和技术上的支持。华南装饰城在新城区那边,业务上应该不会有很多的冲突,相反,还会成为凤城新潮牌整体家装馆的补充,有些业务可以直接转到华南装饰城这里的家装馆来进行,互惠互利。

    当然,这还只是一种设想,林强还没有时间去具体策划。赵媛芳打电话来,说学校文化墙下个星期就要正式施工了,林强明天一早还得赶回高桥乡下,让曹志平组织泥水工人前往阳州施工。

    何远文也打电话来说,临时工场很快就能建好,可以组织设备进场了。阳州的河涌整治工程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林强在阳州的许多未来计划都跟整治工程息息相关,也是他最终能否得到蒋荣生认可和支持的关键所在,绝对不能出差池。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