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五章:投桃报李
    第一八五章:投桃报李

    这次的河涌整治工程由凤城高桥实业公司负责组织设备和人手进行具体的施工,为了能够顺利把工程拿到手,林强又让阳州新潮牌置业公司和高桥实业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阳州新潮牌实业公司,利用李婉、何远文和覃晓花背后的关系,不但毫没悬念的把工程承揽下来,还在许多环节上争取到了有利条件。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落实了工程总款的支付方案,在蒋记和张伟全副市长的直接支持下,除了临时工场所在的那四十多亩地作价四千万元抵扣掉部份工程款外,其余的工程款,阳州市政府都会以现金形式支付,更关键的是,工作小组和协调小组经过开会正式决定,那四十多亩地的抵扣会在工程最后完成时再实施,前期的工程款会依进度按时以划拨,以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

    能够争取到如此有利的条件,自然是李婉和何远文充分发挥了背后关系的作用,这也是林强一开始就要拉他们参股的原因。虽然分出去了30%的股份,但对高桥实业公司来说,绝对是值得的,吴记明多年来一直在凤城跟当地政府打交道,深知官商关系的重要性,非常欣赏林强的做法。

    按照最初的协定,凤城高桥实业公司需要筹措二千万元的启动资金,实业公司帐户上除了吴记明上次入股黄口潭河砂场的二百六十万和这次参股实业公司投入的五百万元外,黄口潭河砂场这段时间也有二百多万元的现金进帐,同时,教师新村和宏远花苑的装修工程也为扩资前的实业公司带来大笔收益,林强和曹志平决定把这部分收益全部拿出来,加入到启动资金中,另外,林强以个人的名义拿出三百万元出来当作是他和弟弟林辉应缴的份子钱,吴记明则早就应承拿出五百万元资金,凑足了二千万元,注入到阳州新潮牌实业公司的帐户里。新潮牌置业公司则注入资金八百万元,这样一来,林强他们手上就有了近三千万元的专用资金,用来启动河涌整治工程。

    虽然何成满曾跟曹志平说过,他们公司可以垫付前期的资金,但林强和曹志平都不想占何记太多的便宜,给何记他们先划去了五百万元,作为工地伙食费用和机器柴油费用。

    何成满这次是真的有心要帮曹志平在事业上跃上新台阶,联合了另外两家相熟的公司全力相帮,在工程造价上给了最大的优惠,明确向曹志平表示,只要能保本就成。曹志平还担心另外两家公司会有意见,何成满说,那两家公司平时都是从他手上接工程的,绝对不会有什么意见,让曹志平尽管放心。

    投桃报李,林强自然不想让何记难做,除了坚持要把五百万元转入何记的公司,作为前期费用外,还承诺说,一定会按时支付工程款。

    大家都很清楚,做工程最怕的就是被拖欠工程款,像现在这种情形,真的是相当少见,另外两家公司的负责人之前还是多少有些担心的,毕竟工程量不小,但碍于何成满的面子,并没有出声,现在见到林强他们不但有市委记的直接支持,还一定要主动支付前期费用,才真正的放下心来。在他们心里,只要工程款能按时到帐,可以按时支付工人工资和应付开支,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至于这次少赚一些,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就当是卖了一个人情给何成满,只要以后他多介绍一、二单工程就能赚回来了。

    吴记明前天刚刚把自己加工厂积累下来的一百多吨废旧铜以优惠价格全部卖给了梁志高,收回的货款正好可以拿出来当作启动资金。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资金链也开始慢慢绷紧。

    受大环境的影响,陶瓷企业从去年年中开始就出现不景气,多个大型陶瓷厂甚至被迫停开生产线,要知道,一条陶瓷生产线从熄火停开到再次生火重开,费用巨大,损失惨重,要不是销售市场过于低迷,陶瓷厂宁愿缩减班次或者减少每班的产量,也绝对不想熄火停产。

    陶瓷厂本来就有拖欠瓷砂款的传统习惯,现在,吴记明就更加难从陶瓷厂结算货款了,但又不能不继续供货,他手下的几个瓷砂场又不能停工,且他一直都跟其他的小型瓷砂场有协议,用现金低价收购瓷砂,再高价卖给陶瓷厂,从中大赚差价,这些关系都不能断,一旦断了就很难再续上,他当初可是费了很大的精力,用尽了各种手段才把这些小型瓷砂场垄断在自己手中的。

    一方面要不断的拿出现金收购瓷砂,保证对陶瓷厂的供货,一方面又不能及时的跟陶瓷厂结算货款,被拖欠的资金越来越多,虽然潮牌公司现在从他这里拿的瓷砖越来越多,每个月都能套出一百五十多万元现金来,但相比每个月被陶瓷厂拖欠的瓷砂款,还是少得太多。另外,跟胡启文他们收购废旧铜,他又投入了三千多万元,现在被套在那里,胡启文他们又不肯降价出手,才几天时间,现在凤城那里的旧铜出货价已经比他卖给梁志高的价钱每吨急降了四千元,按他们仓库里现有的一千多吨存货来算,几天时间货值已经蒸发掉五百多万元,吴记明想想心里都痛,胡启文和另外一个合伙人却认为这是更好的机会,因为他们的收购价格又便宜了不少,可以趁机再扫货,摊低成本,以后会赚得更多。

    吴记明这两天要忙于准备河涌整治工程的进场,没有时间去兼顾,便让胡启文和另一个合伙人根据市场行情来自行操作。

    第二天,在机器的轰鸣声中,陆洋河清淤工作正式开始,三家参与施工的公司有丰富的施工经验,林强他们根本就不用费心思,但他还是一早就跟覃晓花从阳州大酒店直接赶来施工现场,站在河堤上看着挖泥船正把淤泥抽送到运砂船上。

    晨风吹来,从河涌里飘来阵阵异味,覃晓花却一点都不在意,饶有兴致的听着林强描绘整治之后一河两岸的美好蓝图。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