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顾君逐的承诺
    叶星北呆呆看着她,半晌没有作声。

    叶桃咬了咬唇,“北北姐姐,你好好考虑考虑,我等你好消息哦!”

    说完之后,她转身走了。

    叶星北脸色煞白如雪,目光失神的看着某一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君逐什么都没说,将她抱到车上,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将她搂在怀里,他才轻声问:“怎么了?叶桃和你说什么了?”

    叶星北闭上眼,仿佛什么都没听见,浑身冰凉,微微打颤。

    顾君逐皱紧了眉,更紧的将她拥入怀中,没有再问。

    回到别墅,叶星北一头扎进了浴室,一个多小时才裹着浴袍从浴室出来。

    顾君逐也洗了澡,穿着睡衣倚在床头。

    他膝上放着电脑,可一个多小时了,他一份文件都没处理完。

    一向注意力非常集中的他,思绪总是忍不住飘到叶星北身上,暗暗猜测,叶桃在叶星北耳边说了什么,让叶星北听完之后,失魂落魄。

    见叶星北从浴室出来,他坐直身子,冲叶星北伸手。

    叶星北把右手放入他的掌心,在他身边坐下,另一手抓紧了胸口的浴袍:“顾君逐,我有话对你说……”

    叶桃说的话事情很可怕,但她无意撒谎。

    不管叶桃所说的事,是真是假,顾君逐都有权利知道。

    顾君逐注视着她,捏捏她的脸蛋儿,嗓音柔和:“别这么紧张,没事,万事有我,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的责任,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总会帮你。”

    叶星北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抬眼看他。

    她张了几次嘴,却发现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她忍不住闭上眼,把脸扭到一边,攥着胸口衣服的手,用力到骨节泛白:“刚刚在庄园里,叶桃对我说……她说……有一次,我犯了错,被阑哥关在了地下室,我身上有伤,晕了过去,刚好她和她某个哥哥去阑哥家里玩,她某个哥哥知道我被关在地下室的事,跑去地下室看我,见地下室只有我一个人,他就……他就……”

    说到这里,叶星北浑身发抖,泪水从眼角滴落,再也说不下去。

    “这不可能!”顾君逐冷冷说:“我们初见那一次,你是第一次,你有落红。”

    叶星北摇摇头,“叶桃说,她那个哥哥没敢真将我怎么样,可他……他侮辱了我……”

    叶桃的原话是,她的某个哥哥一直喜欢她,见她昏迷在地下室,情难自禁,脱了她的衣服。

    她身上该看的不该看的,她哥哥都看过了,还吻了她的全身,拍下了视频,无人的时候就独自欣赏。

    想到叶桃那些话,叶星北浑身发冷,心里难受欲死。

    她不知道叶桃的话是真是假。

    在她印象里,确实有几次她曾被关在地下室,关着关着就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她已经在她自己房间了。

    中间有没有被人侵犯,她不知道。

    现在……怎么办?

    如果当年她真的被叶桃的哥哥侮辱了,顾君逐会介意吗?

    还有她自己,如果叶桃说的是真的,她能承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