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血债…必血偿!【求票求收藏】
    希尔顿情侣酒店,1404房间。

    徐虎把那女人推到在床,满身酒气,这女人也是配合至极,侧躺在床上,撩起自己的裙,微微露出其内,摆了个妖娆的姿势。

    徐虎被这一幕撩的火烧心,飞快的开始扯裤子,当皮带都解到一半的时候。

    突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

    在两个人的惊讶中,秦风的身影,就在靠着卫生间门的位置,慢慢的显出了行。

    叼着一根烟,正淡淡的看着徐虎和那个女人。

    那女人看到秦风出现,吓得一怔,刚要大叫。

    还没等叫出声,秦风随意一挥手,这女人就是眼睛一晃,昏睡了过去。

    “你,你,你是!”

    徐虎一看到秦风,下意识的就慌了,不单单是因为秦风这神出鬼没的手段。

    还有就是秦风的长相!

    三个月前,当他因为车祸被抓进局子的时候,曾经在局子里看过遇害人家属,这家属中有着一个少年,那个少年就是秦风!

    他自然也是见过秦风的样子,所以现在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不是很熟悉?徐虎。”

    秦风看着徐虎,嘴角带着一抹笑,这笑,越来越冷,眼里的杀意,越来越浓!

    这个徐虎,就是自己父亲的直接行凶人!自己的父亲,就是死在他的车轮之下!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根据当时的监控,徐虎开着一辆十米长的运货车,直接在红绿灯十字路口的位置朝着秦啸的车撞了过去。

    从侧面撞得,只几秒钟的时间,将秦啸的车碾成的一滩废铁。

    秦啸和他的司机,死无全尸!

    一想起那一日在医院看到自己父亲身体支离破碎的遗体,秦风的心就跟有着火在灼烧一般,手捏的咯吱作响。

    估摸应该也是感觉到了秦风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徐虎吓得冷汗直冒,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我,我不是徐虎,我是徐强,是徐强!”

    徐虎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掏出自己的**,颤颤巍巍的说着。

    “你是谁,我比你清楚。”

    秦风声音冰冷,嘴一松,叼着的烟飘落在地,同时猛的一把揪住徐虎的衣领,在秦风的那双眼中,有着火焰跃动,直把徐虎的魂都吓没了。

    “告诉我,是谁指示你干的!”

    秦风几乎是咬着牙问道。

    “我,我,我…”

    徐虎已经完全被吓懵逼了,那股酒劲更是早就吓没了,他想跑,可是双腿发软根本跑不动。

    “不说是吧。”

    秦风一把将徐虎压在地上,自己半跪于地,一手掐着徐虎的脖子,另一拳朝着徐虎面门砸了下去。

    这一拳很有分寸,只是把徐虎打的五官扭曲,鲜血爆裂。

    痛苦的嚎叫…

    “我,我不能说,他,他们会杀了我。”

    徐虎吐着血沫子,眼神中的惧怕已经到了极限。

    他不是没被人揍过,可是刚才那一拳的力道,差点没把他魂给打飞了。

    他发现自己在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少年面前,竟然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徐虎,你特么真是傻的可以,指使你的人为了封你的嘴,已经杀过你一次,要不是你弟弟给你顶了次包,你觉得你还能活到现在?!”

    秦风冰冷的说着,一句话让徐虎哑口无言。

    “那,那你,你能饶了我吗?”

    徐虎吞了口血沫子,说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可以考虑。”

    秦风那泛着火焰的双眼,看着徐虎,让徐虎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我,我说!”

    徐虎都快哭了,他为了避风头,拿了钱之后在外面躲了两个月,直到风声消停才敢偷偷溜回来,本来还以为自己躲过了。

    谁知道…

    “指使我的人叫张开宇,大概在三四十岁左右,好像是什么瑞豪贸易的副总裁,三个月前他找到我,说给我五百万,让我开车撞一个人,我知道只有这些,真的只有这些。”

    徐虎不断的咳嗽了起来,吐着血沫子,气息有些虚弱,看来秦风刚才那一拳够他受的。

    “张开宇…瑞豪贸易。”

    秦风喃喃自语,眸子微凝,张开宇这个名字他不知道。

    不过瑞豪贸易,虽然印象不深,但是绝对听过!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天卓集团旗下的一个贸易公司。

    天卓集团…这件事难道跟他们也有关系?!还是说,这是秦宇故意布的迷局?所以找了个天卓集团的人来出面。

    其实要复仇,秦风大可直接杀到那四个人的家里,但是秦风不会那样做,因为他要了解这件事情的原委,他要知道,秦宇,魏海,孙逸,赵志宏,他们都一一都做了什么。

    最主要的是…秦风要把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全部挖出,然后一个一个铲除,他要让秦宇,陷入恐慌,陷入惊惧,一步一步走向绝望!

    “可以,可以放过我了吗?”

    徐虎眼巴巴的看着秦风,眼里有着乞求。

    而就在此刻,他那双乞求的眼中,猛的涌现出了挣扎!

    双手死死的抓住秦风的左手,想要将秦风的手掰开,可秦风手中强大的力道,将徐虎的喉管锁死。

    秦风的眼中,只有平静的杀意。

    “你,你,你答,答应过…”

    徐虎不断的吐着血,脸越涨越红,眼珠子已然翻白,抬起来的手发着抖指向秦风。

    “我只说可以考虑,可没答应过放了你,从你开车撞向我父亲的那一刻,你已经注定了结局,希望你下辈子能记住一句话,血债…必血偿!”

    秦风眼神一狠,嘎吱一声,这徐虎的脖子直接被掰断,徐虎翻白着眼,身体抽搐了几下,彻底失去了生机。

    站起身,秦风走到洗手间,在水池中将手上的血池洗干净。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秦风眼中没有丝毫愧疚。

    死,是这些人应得的。

    “爸,这是第一个。”

    喃喃自语,秦风将水龙头关闭。

    而就在这个时候。

    苹果手机的原始来电铃声响了起来,秦风眉头一皱,掏出手机一看。

    来电显示是自己妈妈。

    一般来说…这个点,自己在上班,自己老妈为了不打扰自己,从不会打电话才对。

    除非,是发生了什么事。

    带着疑惑,深吸了口气,秦风调整好心绪,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了起来,接通了电话。

    “妈,有什么事吗?”

    刚说出第一句,当电话那头声音传来的刹那,秦风脸上的微笑,猛的一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