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谁再阻我,格杀勿论!
    江州西郊,古木庭院。

    “灵儿?齐大美女?灵儿妹妹?我的好妹妹哟!这都天了,你就别生气了。”

    参天大树林立,庭院中的条石子路上,张大伟脸讨好的跟在齐灵儿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

    “你让大壮揍你顿,这事情我就算了。”

    齐灵儿哼了声。

    昨天齐灵儿就把自己在江州宿地的消息告诉了刘曼和牛大壮,这会他们两也在古木庭院。

    张大伟听到这话脸色变,幻想出牛大壮那体格,那硕大的拳头如果砸在自己这小身板身上,非得报废了不可,顿时嘿嘿笑了起来:“灵儿妹妹,你不是不知道,大壮那体格,般人可受不了。”

    “你不是直说自己不是般人吗?”

    齐灵儿随口回了句,打脸啊…

    张大伟这刻,心里那叫个懊恼,谁让自己平时装逼装太过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着大批大批的宿地人员,都是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飞快的往大门口集聚。

    “怎么回事?”

    齐灵儿和张大伟都是愣。

    “有热闹,去看看!”

    齐灵儿正无聊呢,看到这场面下就来劲了,连忙也是往大门方向跑去。

    “灵儿妹妹,你等等我啊!”

    张大伟也是连忙跟上。

    古木庭院,大门之地。

    秦风手中抱着林月婵,满身鲜血,看着这门口的十几个‘保安’还有那些不断围来的宿地人员。

    此刻已经有着四五个正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直叫唤。

    本来秦风想直接开车冲进去的,可是谁知道,这法拉利太久没加油了,在公里外熄火了,这公里,秦风是抱着人冲来的。

    “仙阁宿地,禁止入内!你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仙阁的地盘也敢闯!”

    就在这个时候,有着道牛逼哄哄的声音传来,个穿着青色练功服,约莫三十岁开外的中年人,缓步从人群中走出,虽然只是练气巅峰,可这牛逼的架势,就算是筑基修士也比不了,谁让咱是修行界的官家。

    “阎掌事,要不,要不还是让他进来吧。”

    在阎丘身边的个宿地人员,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这更像是善意的提醒。

    这些围过来的人,其中不少可是看过秦风和张大伟的战,亲眼见识过秦风有多么牛逼。

    而阎丘跟张大伟的本事,那是半斤八两的节奏。

    但是…

    这个阎丘可不知道!对于他来说,老子身为宿地掌事,就算是般的筑基修士见到自己也不敢牛逼,毕竟是仙阁公务人员!

    眼前这个练气下品的菜鸟算个球!

    “什么?!你他娘的再说次!”

    阎丘,人如其名,被称为活阎王,严格的逼,整个宿地的人基本没几个敢怵他的眉头。

    顿时那个说话的人就怂了,怂的同时心里还在骂着娘,心想老子好心好意提醒你,你还不领情,得得得,自个触霉头去吧,最好打死你个龟儿子。

    “张大伟在哪里。”

    秦风双眼红烈,他时间很紧,不想在这里墨迹。

    “你说找就找,你算老几?!更何况你这满身鲜血,浑身杀意,怎能进我宿地!快滚,别逼我动手!”

    阎丘冷哼了声,他还从没见过这么放肆的练气下品。

    “让开!”

    秦风声音冰冷,他没时间墨迹!

    “让开?!除非你能…”

    阎丘的话还没说完,秦风眼神凝,没有丝毫的犹豫,抬手,轰!

    团冰焰,瞬息朝着阎丘而去。

    阎丘本来还狂妄的不行,但是当看到这冰焰的时候,愣了!

    “冰焰术!”

    筑基级的法术!他只是练气巅峰,扛不住的!

    下意识间侧身让开,那团冰焰,直接砸在庭院内的颗参天大树上,瞬间整棵树都是被焚烧成灰。

    心有余悸的看着秦风,如果刚才那团冰焰砸在自己身上,想都不敢想。

    “谁再阻我,格杀勿论。”

    声音不重,却是落入了每个人的心中,这群宿地人员纷纷是退却,掌事都不敢拦,他们还拦?除非是脑子秀逗了。

    秦风抱着林月婵,踏入这宿地大门。

    而在这个时候,从聚齐来的人中,张大伟和齐灵儿也是跑了过来,刚来就看到秦风这副模样,张大伟看到秦风就是犯怵,不过齐灵儿则是很快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啊?”

    齐灵儿看着秦风手中的林月婵,脸色紧。

    “救回她的命,我可以帮你做切事情。”

    秦风看着齐灵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啦好啦,做什么事再说,救人要紧!快跟我来!”

    秦风没有墨迹,抱着林月婵就跟着齐灵儿往庭院里面跑。

    与此同时,宿地正堂,四方镜前。

    “年轻人脾气真是大啊。”

    个头发黑白参半,穿着身白色练功服的老头子,在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陪同下,正看着四方镜中的画面。

    正是古木庭院大门处的景象。

    四方镜监察江州地界方圆千里,偶尔用来当当摄像头,也无可厚非。

    “宿老,此人如此狂妄,视我江州宿地如无物,此事传出去对我宿地名声实在有影响,着实需要惩戒番,要不要我去…”

    中年男人的意思很明确,要去整整秦风,毕竟这里是仙阁宿地,让人这样狂妄的来,实在是脸面上过不去。

    何华则是眼里带着笑,这笑之中,掩藏着丝抑制不住的欢喜,就好像是寻找了许久的东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般。

    就是他了!

    冰焰术…刚才那是冰焰!从个练气下品的小子手中施展了出来!

    翻手,在何华的手中,多了个巴掌大的青花小瓷瓶。

    “你去将这枚灵元丹送给那位少年。”

    中年人愣,看着何华手中的丹瓶,有点搞不懂什么意思。

    “宿老,这灵元丹是仙阁赐下给各地宿老的,百年方才有枚,几乎可以治愈任何结丹以下受到的重创,珍贵无比,您这是…”

    “让你送就去送,去吧。”

    何华带着笑容再次说道,雷琼也只能接过这药瓶,虽然心中疑惑,可也没有耽搁什么,行了行礼,连忙出殿去送药了。

    毕竟刚才从四方镜中能够看出来,那重伤垂危的女子,已经撑不住多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