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阴阳锁魂链!【求票】
    秦氏庄园。

    那鬼幡阵中心,乌兴此刻的脸色很是难看。

    他已经将鬼幡门独特的求救音讯散了出去,只要附近有着鬼幡门之人,便是能够得知。

    当然…就算是乌兴自己也没有抱什么希望。

    毕竟这里可是江州,本来鬼幡门的势力范围就很少涉及这一带,更别他临时发出去的音讯,能够被门内人察觉的可能性,近乎为零。

    就算察觉到了,会不会来还是个问题。

    而且最关键的,来了也不一定有用!

    就眼前这白狼,在乌兴看来,若是没有结丹修士出手,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

    可以,他压根就不把希望寄托在那散出去的求救音讯。

    此刻他的希望,全部都是寄托在这号称能够抵御结丹下品修士的鬼幡阵上了。

    心中只想骂娘,如果他早知道在这里有这么一头变态的白狼,打死他也不会来。

    乌兴现在怎么想,怎么后悔,大黑狗可不会管。

    老子只管杀,谁他娘的管埋!

    “渣渣。”

    獠牙一嗤,狼眸微凝。

    轰!

    这阵法的右端,又是如同空气弹扫过一般,数十个鬼幡门徒,直接变成了压缩肉饼。

    “第四笔,点。”

    轰!

    左端,同样的一幕发生,一大批的鬼幡门徒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是统统报废,血溢流成河!

    “第五笔,撇。”

    冰冷的声音自狼身而出,落在这些鬼幡门门徒的耳中,那就是死神的锁命之音。

    这一次,是阵法的后端!

    轰!轰!轰!轰!

    接连的空气弹落下!

    阵法后端的一百多鬼幡门徒,全部是死的一干二净。

    慌乱…绝望!

    这些鬼幡门徒,平常驭魂的他们,此刻却是连自己的魂都要吓没了!

    看着眼前这头三人高的二尾白狼,只有惊恐…只有恐惧!

    那诡异的杀人手法,那强大的力量!

    “第七笔…”

    扫过这些吓破胆的鬼幡门徒,大黑狗的一双银色狼眸中有着不屑。

    “竖,弯,钩!”

    话语闭,猛的张开嘴。

    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自嘴中开始出现!这鬼幡阵剩余的黑雾,还有那些飘荡的恶鬼,纷纷是在吸力之下往大黑狗嘴中而去!

    那些鬼幡门门徒,此刻也是大叫着,皆是整个人飞起,当靠近大黑狗嘴的时候,身体变,直接被吞了!

    “不好!”

    先前已经看傻了的乌兴此刻脸色再次大变,手中千鬼幡猛的往地面一杵!

    汹涌的黑气环绕着他周身,就连他这个筑基巅峰修士,也开始抵抗不住了!

    “不…不要,不要啊!”

    陶昌,这个之前嚣张无比的筑基上品执事,已经彻底的吓得没魂了,他的百鬼幡插落在地,双手紧紧握着幡旗,整个人却是飘了起来,拼命的大叫着。

    谁让他处在阵法的最前端,要吞,第一个吞的就是他!

    筑基修士又如何!叫的大声又有个屁用!

    该死,还得死!

    “不…不”

    陶昌惊恐的大叫,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手,终于是脱开了旗柄,整个人在强大的吸力之下,直奔大黑狗的嘴,消失不见。

    “不可能…我,我乌兴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乌兴紧紧的握着千鬼幡,抵抗着这股涌来的吸力,看着自己的身边,那些鬼幡门徒,一个个在惊叫声中被吞入了狼腹,不断的喃喃自语,他是真的怕了!

    “不…绝对不可能!”

    乌兴想要挣扎,他手中的千鬼幡,上千恶鬼出现,拼命的扯着他,为他抵抗这股吸力。

    然而,这些恶鬼一出现便是全部被吸走,乌兴终究是撑不住了!

    就在乌兴双眼布满绝望的血丝,即将认命的时候!

    从际之上!

    两道流光刹那而下,一道在大黑狗左边,一道在右边!

    “锁!”

    两道混浊的老者之音响起。

    一黑一白,两个消瘦老头,尖嘴猴腮,皆是穿着古代衣袍,二人的手中,各自有着一根黑色的锁链!

    此刻这两根锁链,将大黑狗的四足还有脖颈给绕住了!

    最关键的是,这两根锁链,全部是从大黑狗嘴中的獠牙而过,直接如同勒马一般将大黑狗勒住!

    顿时之间,吸力散去,还剩下的两百多鬼幡门徒,这才定过神来。

    本来正准备要跟这个世界拜拜的乌兴,当到吸力撤去之后,便是看到了这穿着一黑一白衣服的两个老头子,顿时脸色大喜!

    二话不,连忙跪地就磕头:“乌兴拜见宁昼,宁夜二位长老!”

    其余的鬼幡门徒,虽然不认识这两个老头,可老大都跪了,同样也是跟着跪地磕头。

    这两老头并不是鬼幡门三幡堂的长老,而是总堂的长老,虽然只是结丹下品,可是名气极大,尤其是这阴阳锁魂链,两兄弟联手,就算是结丹中品也是奈何不得。

    虽然乌兴行大礼参拜,可显然宁昼宁夜这两老头不想理他,他们两只是路过江州办事,刚巧接到了乌兴的那道求救之信,这才顺道赶了来。

    “铛铛铛!”

    大黑狗被锁着嘴,根本不了话,只能甩动着身子,引得锁链阵响,那眼中的怒色,已然是不可遏!

    四足,脖颈,皆是被锁,连动都是动弹不得。

    “兄长,这孽畜看来很是不凡,抓回去放入鬼炉中炼制一番,应该能得不少好东西。”

    穿着黑衣的宁夜老头,看着大黑狗的双眼都是在闪光,脸上有着喜色。

    “不错,就算再不济也能炼制出一壶上好的灵血,用来淬炼你我的千鬼幡,再合适不过。”

    宁昼同样眼中带着兴奋的笑。

    在他两看来,顺道办事,捡到个宝。

    大黑狗,依旧是在尝试挣断锁链。

    “孽畜,还敢造次!”

    宁昼神色一狠,一挥手,一道黑气直接拍在大黑狗身上,轰!

    一掌拍下去,大黑狗啥事都没有,只是转过眼,一双银色狼眸死死的盯着宁昼,那意思就是:你丫再打个试试,等老子挣脱了这狗屁链子,非得把你丫的给嚼的稀巴烂!

    “兄长,你我还有门内要事需办,就不要在这浪费时间了,尽快解决。”

    宁夜出声道,宁昼也是点了点头。

    随后兄弟二人,皆是手中掐起了诀,顿时在大黑狗身上的这两根锁链,竟是有着黑白二色符文开始流转,锁链开始收缩,一股难受至极的压迫力瞬息落在了大黑狗的身上,这锁住的,不单单是他的肉身,还有他的魂!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灵力竟是被这锁链飞速给吸走!

    “妈卖批!!”

    大黑狗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急速流失,被锁住魂魄的难受,一双银眸已经要冒火了!

    那被锁链勒住的嘴,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