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本小姐来了!
    金光乍起,秦风下意识的停下了身形。

    御风凌空在这九天之上,在他的身前,从他身上散出的金光不断的凝聚在了一处,最后竟是化作了一片云。

    这云,极为富有灵性。

    方一成型,竟是欢喜的在秦风周身绕着圈圈,仿若是被锁在家里许久的孩童,如今重获自由。

    “筋斗云?”

    秦风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顿时这欢喜打着圈的筋斗云猛的停了下来,漂浮在秦风面前,来回上下,好像是在点头。

    “传闻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也不知真假。”

    秦风喃喃自语,不过他也清楚,这自然是假的,准确来说…筋斗云的速度要根据他的修为来定。

    比如当年的孙悟空,一个跟头,足足能够翻越数天。

    而他现在嘛…

    一个跟头,能有个几百里就不错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筋斗云比起他自己御风来说,要快了太多了。

    “来。”

    一招手,顿时这筋斗云便是欢喜的来到了秦风脚底之下,将他给稳稳拖住。

    第一感觉…

    软!

    舒服!

    有弹性!

    就像…整个人埋进了女孩子的36d一样!

    全方位的包裹!

    直接翘着个腿,秦风坐在这筋斗云之上,咻!筋斗云按照秦风的意愿,朝着昆仑山的方向而去!

    一道金光从天际刹那而过,快到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

    …………

    距离云水界三百万里之外,有着两道隐没在虚空中的身影,两道虚幻的身影,若隐若现。

    “烈儿,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这两道隐没虚空的身影,站在稍前之列的那一道,此刻望着遥远之处的一界,有着威严凝重的声音传出。

    “父王,儿臣曾经随您见过圣尊,定海神针和火眼金睛还是识得,那一日在此界,儿臣确实从那人身上见到此二物,确信圣尊无疑。”

    青羽烈凝声说道。

    “当年南天门之战,我族未参战,此乃为父一生之遗憾,如今圣尊隐匿在此小界,必定是在重整旗鼓,休养生息,你我父子二人,须尽心守护,等到圣尊重战仙庭之时,我族必为先锋!”

    青羽王继续凝声说道,当年南天门之战…至今都是他心中的一个解不开的心结,追随齐天大圣的数百妖王战死,数百被封印…

    而他青羽烈鸟一族,虽然是因为一些不可抗的因素而没有参战,可多多少少让青羽烈鸟一族在万界妖族中背负起了怂包的骂声。

    “父王,近些日子不断有着其余各天的仙神率兵聚齐在第三十六天,儿臣想来,他们的目的应该都是为了圣尊,若是没猜错,他们应该确定了圣尊在这一天。”

    “来便是来了,不过一些玄仙罢了,真要逼急了,那就好好让他们瞧瞧,这第三十六天,是他们仙佛的天,还是我们妖魔的天。”

    青羽王冷声开口,言语中对那些仙佛有着不屑和愤怒。

    “走,随为父前去赤火界,圣尊将归,那家伙可不能再继续沉睡了,必须将他唤醒。”

    “是,父王。”

    父子二人,一人一语,随后皆是直接一步踏出,碎开身前虚空,直接穿梭虚空而行。

    路过云水界之时,二人很是刻意的绕了一个大大的弯,如此一来,就算是被仙佛察觉二人的踪迹,也不会把他们跟云水界联系在一起。

    ……………

    云水界之外发生的事情,秦风自然是不清楚,他更是不知道那赤火界之地,到底有着一个怎样的家伙处在沉睡之中。

    此刻的他,正站在昆山天穹峰之巅,感叹筋斗云的速度。

    他这一次从滨海来昆仑所耗费的时间,比之他先前从昆仑去滨海市,足足缩短了数十倍!

    虽然修为从筑基巅峰提升到了结丹下品助益不少,可也助益不到这等程度,大部分都是得归功于筋斗云。

    快!的确是快!

    恐怕要是用筋斗云跑路,元婴巅峰都不一定能追上。

    深吸了口气,秦风踏着雪,朝着那木屋走去。

    方一走进,木屋的门咿呀一声开了。

    韩修分身和酒疯子从中走出。

    秦风和韩修的目光,刹那在半空交汇,几乎就是一个瞬间,二人便是用眼神读出了各自需要的信息。

    ‘爻七被你杀了?’

    ‘对。’

    ‘玲儿如何了?’

    ‘无碍,修养便可。’

    仅仅只是一眼,一人一问,一人一答,便是各自收回了眼神。

    韩修分身,化作一道剑光,破空离开了天穹峰,他也能够感觉到,秦风的气息比之先前,要强大了很多。

    然而自始至终,哪怕是他已经来到了天穹峰…亦是没有去到夏芷柔的墓前,没有去看她一眼。

    哪怕…只是一眼。

    酒疯子看着韩修离去的剑光,又看向夏芷柔的墓碑,站在这屋前沉默,提气酒葫芦就是咕噜咕噜喝着。

    他喝的不是酒,是心中惆怅。

    秦风也没有多说什么,对于他们三个人的过往,难以体会,一个是不能爱,一个是爱不了,一个是得不到。

    韩修:我身担九州,不能爱你。

    酒疯子:我是他师弟,爱不了你。

    夏芷柔:我…用尽一切去爱你,却始终得不到你的爱。

    秦风从酒疯子身边走过,jin ru了屋中,当看到床榻之上的云玲气息平稳之时,也是稍稍放下了心。

    走到床榻之旁,看着云玲的脸。

    他的心中不禁有着一丝愧疚,是自己的出现,让她的世界改变了,让她踏出了桃林,让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为她带来了纠结和困扰,给她带来了悲,带来了痛。

    秦风不知道这一切是对还是错。

    他能够做的,就是好好护着她,让她不再受到伤害。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当傍晚夕阳西落之时,在这昆仑山群峰山门之外,守山弟子将一艘飞舟给拦了下来。

    “何人。”

    昆仑弟子的声音喝起。

    未等飞舟上的人说话,在这飞舟两侧,一结丹中品老头很是客气的朗声开口:“齐家家主来访,还望几位通禀一声。”

    飞舟之上,齐灵儿眼中带着古灵精怪的笑,看着昆仑山的方向。

    大变态,本小姐来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