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这就是情。【四更】
    天穹峰。

    雪,如鹅毛一般从天际飘摇而落,在风中左右飞扬。

    落于地,落于树,落于这昆仑之地的每一处之地,将昆仑群峰,银装素裹。

    一袭青袍,一道踏雪的脚步声,伴着风雪之声,在这峰巅缓缓响起。

    白发,于身后飞舞。

    夏芷柔墓前十丈处,韩修的脚步,停了下来。

    看着这方墓碑,在韩修的眼中,仿若有着一个女子在看着他。

    女子一袭浅蓝轻裙,极好看的脸庞上带着一丝俏皮的笑容,很是欢喜的开口。

    ‘韩木头,你终于来了。’

    韩修,身子猛的一颤。

    时隔百年,他的耳畔,再次听到了这一道声音,哪怕…那是他自己的幻听。

    她,唤自己木头。

    她说,自己就像个木头一样,木讷木讷的,连笑都不会笑一下。

    她说,她就喜欢…

    就喜欢自己这个,这个呆呆的木头。

    白长眉、白长须,不复百年前的风采,左右飘摇,韩修的眼眶,瞬息红烈了起来。

    “柔儿,我,来看你了。”

    喉咙中仿若有着千斤悬坠,一语出口。

    韩修的脚步,再次向前踏出,一步一步,走到了夏芷柔的墓前。

    这是百年来,第一次…

    他,来到她的墓前。

    直面这方墓碑,直面…她的墓,直面…她的离去。

    看着这石碑上‘夏芷柔’三个字,韩修手颤巍巍的抬了起来,拂过墓碑,身子在猛的剧烈颤动。

    百年时光,一瞬即逝。

    然而那份情,那份藏于心中百年的情,却是丝毫未减,反而是在不断的沉淀,不断的酝酿,若酒一般,愈来越浓,愈来愈浓…

    一滴泪,从韩修的眼角滑落。

    这位云水第一修,这位仙阁阁主,昆仑山之主,这位被无数修士视为神一样存在的修士,落下了泪。

    这泪,便是如同那份情的闸口。

    当这闸口打开刹那,那百年沉酿的情,汹涌而出,俳腹胸中。

    在韩修的脑海之中,往日的一幕幕,夏芷柔的音容笑容,她崇拜自己的模样,她歆慕自己的模样,她生气的模样…

    她失落的模样,她绝望的痛苦…

    一幕幕,流转而过。

    泪,抑制不住的往下落。

    这位云水第一修,哭出了声,在这夏芷柔的墓前,倚着她的墓碑,沉浸在那份回忆之中,如同一个孩子般,嚎啕痛哭!

    这份…

    推迟了百年的爱,这份已然双人永隔的爱。

    人不在,爱却,亘古永存。

    木屋之后,秦风和云玲看着这一幕,耳畔听着韩修歇斯底里的悲吼。

    而一旁的酒疯子,只是不断的喝着酒,不断的喝着,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秦风却是能够看到,酒疯子的眼眶,已然是红烈无比。

    或许…

    这就是情。

    深入骨髓的眷恋。

    不会随时间,随空间,随天地一切的更替而发生丝毫变换。

    真正的爱,只会越爱越深。

    纵然,阴阳两隔。

    纵横,岁月成风。

    风雪,在这天穹峰,呼啸不止。

    …………

    仙城,六首九分阁,九大世家,还有诸多的一流势力,这时候都是齐聚在仙城之中,就算是会盟之后也没有离开。

    毕竟按照会盟的结束标准,是需要选出盟主,然后再设立九州分盟,选定九州分盟盟主,如此一来才算是结束。

    可如今连盟主都还没选定,这些人自然就不会离去。

    所有人都是在等,等一个人的到来。

    三人争盟,必须要三个人到齐才能开始,现在只差最后一个,秦风!

    不过很多人都不抱什么希望,经过上一次会盟之议,基本上都能确定一个事。

    盟主之位,此番看来,必定是属于莫雄。

    众人都不是傻子,谁都能看的出现,东方清根本完全压制不住莫雄,而广元和尚又不会去争夺这什么盟主之位。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至于那个叫做秦风的人…

    这些势力也不是没有打探过,可是实在是打探不到什么消息,也从未在云水界听说过这号人,实在是很难让人抱起希望来。

    更何况,这个三人争盟的提议,也是莫雄提出来的。

    在这些会盟势力看来,这场三人争盟,莫雄提出来也无非就是走个形式,好让莫雄顺利的成为盟主罢了。

    他们现在所想的,是要怎么巴结羽宿山,好让自己的家族势力能够在接下来的变局中维持现有的地位利益。

    起初,只是一小部分势力转投羽宿山。

    可是当一夜过后,突然有人发现,那些原本向着蓬莱的势力,其所属的结丹修士竟是在无声无息的消失,一夜就消失了数十个!

    这件事情顿时引起了惊恐!

    其中原委,这些结丹修士去哪了,只要智商还在正常水平就能猜到。

    这是羽宿山下的手!

    威胁…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可是对于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连蓬莱和大小昭寺都没说话,他们这些势力更是没有那个实力。

    而在那之后,这些势力也都坐不住了,纷纷是往羽宿山跑。

    羽宿山的驻地,几乎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来人络绎不绝,排队都排到了门外。

    总共一百零八座阁楼,皆是属于羽宿山驻地。

    最中心的一座,九层阁楼之巅,莫雄盘膝在这阁台上,在他的周身,漂浮着数十枚金丹,这些金丹,皆是光彩黯淡,或者已经彻底的化作了石头。

    莫雄,最后猛然吸气,这些金丹散发出金光,最后的生机全部涌入了他的体内,随后化作了粉末散去。

    一瞬间,莫雄的生机看起来好似蓬勃不已。

    可仅仅只是几息的时间,如同漏了气的皮球,这股浓郁的生机之力消散大半。

    “该死!该死!!”

    莫雄死死的捏着拳,感受着丹田处的那枚不断散发死期的元婴,狠得牙痒痒,他吸收了这么多金丹,竟然都只是勉强延缓其三成衰死。

    可再恨也没用,欧阳长奕已经死了,他还能如何?!

    “上宗。”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请示的声音响起,却是不知从何处传来。

    “说!”

    莫雄怒喝一声。

    “是,是,是上宗!”

    那道声音之人显然是被吓住了。

    “消息传来,齐家家主在昆仑山找到了秦风,不日便会赶来。”

    “秦风…!”

    莫雄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眼中冒出杀意!

    他不单恨欧阳长奕,也恨秦风,就是这个家伙,让自己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吞下了那枚丹药!

    “本宗必定将你,挫骨扬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