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职正果被削!
    仙城,荆门区域,一栋两层古木小楼阁。

    月,挂在天边,

    星光洒落在这小楼阁之前,秦风停下了脚步,双手插在裤袋,嘴角点了根烟,双眼微眯的看着眼前的这方二层小楼阁。

    从这楼阁中,不时的传出女子的银铃般笑声。

    而且…这声音显然不止一个!

    “哼哼哼,好软,好软!”

    “大…好大!”

    “好白!”

    “哇…风光无限好!”

    “……”

    有着两个女修士,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哪个世家的,竟是偷偷跑到这阁楼来了,正在这楼阁第二层,两女跟一只小香猪在玩耍。

    这只小香猪就是猪八戒。

    玩的那叫一个欢快,猪八戒拼了命的把猪鼻子往女修士的雪峰中间的沟壑拱,要不就是在地上,挨个钻到这两个女修士裙底一览大好风光。

    估摸这辈子猪八戒都没这么享受过…

    此时此刻,猪八戒这只小香猪正躺在两个女修士的腿上,这两女修士给他挠着肚皮,猪八戒不时的发出几声‘猪哼’的享受声音,惹得这两女修士笑声连连。

    月光,透着阁台的窗**这二层楼阁中。

    就在这时候,当猪八戒享受的睁了睁眼,却是突然发现,原本空荡荡的阁台上多了一个人,顿时吓得猛然从这两女腿上蹦了起来。

    这两女修士也是被小香猪这动作搞的一愣,下意识的往阁台望去,当看到是秦风的时候,惊的连忙跪了下去:“拜见盟主。”

    秦风淡淡扫了眼这两女,不过是练气上品修为,想必是哪个世家送进仙城进修混资历的,修真界其实和凡俗界规矩差不多。

    背景,资历,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东西。

    “退下。”

    淡淡一语,这两女修士便是连忙起身行礼,不敢有丝毫的拖延,乖乖的从二层楼阁的楼梯口退了下去。

    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了看小香猪,猪八戒也是恋恋不舍的看着这两女修士,那眼里的深情不舍,就好似这两女是他‘情人’,秦风成了棒打鸳鸯的恶棍一般。

    “师兄啊,你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

    猪八戒这只小香猪,一蹦跳到了桌子上,这样他跟秦风说起话来不需要仰着头。

    “就你现在这模样,还想玩女人?”

    秦风叼着烟走进客厅,往沙发上一躺,瞥了眼这头猪,玩?用什么玩?那根小猪牙签?

    “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玩女人,我老猪这是安慰寂寞少女的心灵,给予他们爱的慰藉,我是…”

    猪八戒还想继续说下去,却是迎上了秦风那寂冷的眼神,顿时一住嘴,猪蹄在这桌子上一趴,整个猪身都是趴着。

    “猴哥,你找我做什么?”

    猪八戒也知道,眼前这个‘猴哥’和过去不一样,但是也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自己。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秦风叼着烟,深吸了一口,顿时烟雾缥缈而去。

    “哎,你这是在抽什么?咋还会喷雾?怎么过去没见你玩过,给俺老猪也来一根呗。”

    看着秦风吐出烟雾,猪八戒不禁起了几分好奇。

    “再多嘴,现在就把你宰了。”

    秦风眸子一寒,惊的猪八戒瞬间收起了这份好奇,沉默了几秒钟后,这只小香猪发出了一声长长的猪叹。

    “猴哥啊,你是不知道,俺老猪为了找你,这一路那叫苦啊。”

    “当年你被仙庭擒住的时候,俺老猪正在第八界天为佛祖收集贡品,得到这个消息,俺老猪气的足足三天三夜没吃一口饭…”

    听着猪八戒的话,秦风没有打断。

    猪八戒前世是天蓬元帅,这一世在那充满阴谋的‘西天之行’中修成了‘正果’,被如来加升职正果,封为净坛使者。

    而孙悟空则是被加升大职正果,因强悍的战力被封为斗战胜佛。

    这净坛使者的任务就是为现世如来佛收集万界贡品。

    “猴哥你也清楚,俺老猪修为也就那么几两,心中怒火中烧,却又是没办法替猴哥你去凌霄殿削那玉帝老儿一顿,但是听说猴哥你的金身还在灵山,所以我数次想要去偷出来,不过一直都没有成功。”

    “就在我准备第十七次偷入藏着你金身的佛殿之前,如来佛祖突然传召俺老猪去了大雄宝殿,找了个俺老猪偷吃贡品的理由,削了俺老猪的正果,封了俺老猪的修为,更是锁了俺老猪的肉身,再将俺老猪打落灵山,接着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连恢复人身都是做不到。”

    “要不然就那条死白狗,俺老猪的九齿钉耙,今天一耙子就能把他给剐成肉酱!”

    说到这里,猪八戒的那双小香猪眼中有着怒色,显然对于白天的事情很是不爽。

    “重点。”

    秦风翘着二郎腿,听这猪八戒说了半天,都是些废话,他对于这猪八戒怎么被贬下来的没什么兴趣。

    他来找猪八戒,只想到知道一点,这猪八戒是用什么办法,通过什么手段找到自己的。

    天上掉下个猪八戒,这种凑巧的事秦风可不会相信。

    “重点?俺老猪刚才说的已经很重点了啊,猴哥啊,你来给俺老猪来评评理,俺老猪不就是多偷吃了他两个贡包子吗?至于嘛?!就两个白菜馅的包子而已!还是馊的!他竟然就把俺老猪的正果都给削了!”

    “你说对,那如来要削我正果就让他削,俺老猪不说话,也认栽!可他凭啥又封印咱的修为和肉身?!”

    猪八戒越说越起劲,越说越气愤,一张小猪脸满是怒火。

    “原本当年封正果的时候,师父他老人家和猴哥你被封为大职正果,俺老猪封个职正果没的话说,可老沙竟然也是大职正果,这凭啥啊?俺老猪为啥就非得跟敖烈那匹马一个样只有职正果。”

    唾沫星子那叫一个乱飞,秦风叼着烟,眸中有着深沉之意,看着站在桌子上的这只越说越气愤的小香猪,听着猪八戒话中蹦出来的名字,脑海中闪烁一个个人的模样…

    金蝉子,沙悟净,白龙马…

    还有一些属于孙悟空的记忆,当年的那一场被万界仙佛瞩目的‘西天之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