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戒酒?怎么不去戒.色?
    ..久爱成疾

    “什么好酒,让厉少这样心心念念?”叶瑾然也笑着缓和气氛。

    清欢将红酒盒打开,取出红酒,只见厉沉暮将手里的木珠子一丢,骂道:“拿错酒了,蠢货。”

    这一晚上的,这么折腾,清欢心里也憋着一股子气,闻言,清清凉凉地说道:“这酒也差不到哪里去,都是你酒窖里收藏的,将就着喝吧。”

    屋子里一片死一般的沉静。

    南洋,居然还有人敢让厉少将就着喝酒?

    恃宠而骄!厉沉暮被她这一顶撞,突然就想到那四个字,见她小脸透出一股子疲倦,偏偏莹白羸弱,说不出的楚楚动人,心里的那股子气不知道怎么就消了。

    叶瑾然上前来,看着清欢带来的红酒,笑道,“cheval bnc,算是珍品了。”

    见叶瑾然解围,卫二爷也赶紧上前来,笑道:“好酒,好酒。”

    厉沉暮淡淡地勾唇,卫家只懂吃喝嫖赌的卫二爷懂什么红酒,瞎起什么混。厉沉暮懒得计较,见卫二爷开了红酒,倒了三杯,嘴角的弧度更深。

    “厉少,赵明生那小子干出那么多的混事,我们也不知道啊,要不是老太太看在她老婆的份上,赵家的事情,我们都不想理会的。

    你也知道,老太太年纪大了,比较念旧。”卫二爷满脸笑容地笑道,“老爷子得知那小子瞎了眼,惹了贤侄,立马就让我来了解情况,还说了,绝不手下留情。”

    卫二爷的话里信息惊人,厉沉暮高深莫测地浅笑,叶瑾然也是面不改色,唯独清欢惊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八卦了一天的副市长落马事件,是厉沉暮的手笔。

    清欢不由地看了厉沉暮一眼,男人闲散地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红酒杯,即使坐着,依旧气势迫人。

    厉沉暮不发话,卫二爷的心就各种忐忑起来,恨不能将卫家老大乱棍打死,这低声下气的事情怎么就轮到他来做了,谁tm不知道南洋最难说话的就是厉沉暮,他老子跟他说话,还得想一下措辞呢。

    “二爷说的哪里话,既然跟你们卫家没关系,你们慌什么?”厉沉暮慢条斯理地说道,优雅地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微笑道。

    慌,谁慌了?卫二爷脸上的笑容挂不住,只得讪讪地干笑了几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回去也好跟老爷子说。厉少既然这么说了,这杯酒,我先干为尽。”

    既然不是冲着卫家来的,那就好说。卫二爷被刺的老脸都贴地上了,不过想到终于完成了老爷子交代的任务,高兴地牛饮了一杯红酒,然后满面红光地看着厉沉暮。

    厉沉暮几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眼杵在一边的清欢,低沉地说道:“你来喝。医生让我近日戒酒。”

    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清欢的身上,清欢表情一僵,戒酒?怎么不戒.色?

    叶瑾然见状,正欲开口,清欢已经端起了厉沉暮面前的酒杯,抬眼半是慵懒半是随意地冲着卫家二爷弯眼一笑,软软糯糯地开口:“这杯酒,我代大少爷喝了。”

    她五官原本就极为的精致,这一笑,就连常年混迹风月场的卫二爷都被晃了神。美人如玉,活色生香。

    卫二爷晃神的时候,清欢已经将红酒喝光了,也是牛饮,一咕噜就喝下几百万美金的红酒。

    一场由副市长落马小事衍生出的诸多猜想以及两大豪门之间紧张气氛瞬间在两杯红酒中烟消云散。

    叶瑾然松了一口气,有些忧心地看着喝完酒的清欢,突然感受到后背发凉。叶家三少抬眼,只见坐在沙发里的厉沉暮嘴角笑容冰冷,眼底是浓浓的警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