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明明放心不下,偏偏还要装深沉
    ..久爱成疾

    肖骁进来,就见男人面容冷峻,顿时暗叫不好,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自从清欢小姐的绯闻爆出来之后,连续两天了,这日子就跟在火炉上炙烤一般难受。

    他特意给远在英国的老二白桥打了电话,白桥一听跟清欢小姐有关,只冷笑了一声,让他跟小六自求多福,然后,就没了。

    肖骁内心日了狗一般。

    “叶家那边是什么动静?”厉沉暮冷漠地开口,眉心紧皱。

    “叶三没有任何的反击行动,如今这件丑闻在叶家的推波助澜之下,南洋已经人尽皆知了。”

    肖骁垂眼,飞快地汇报着,“今天下午,叶三订了飞往温哥华的航班,这个点应该出发去温哥华了。”

    温哥华?厉沉暮听到这个地点,微微眯眼,薄唇微抿,叶三去温哥华做什么?他想起清欢回南洋之前,最后出现的地点就是温哥华小镇。

    “我已经叮嘱了老三在那边跟进叶三的情况。”智囊团成员的老三一直驻守温哥华一带。

    厉沉暮点了点头,摸出烟盒来,点上,也不抽,看着香烟一点一点地燃烧,神情冷峻。

    “今日,管家打电话来说四小姐回来了,四小姐是个能闹事的性子,厉少要不要回去看下?”

    肖骁提着心肝提醒着,这明明就是放心不下,偏偏昨夜就宿在了外面,一整天阴阳怪气的,肖骁恨不能嗷着嗓子喊道,您还是回厉公馆看看吧。

    厉沉暮沉默不语,突然想到了那个没有声音的电话。

    自从她回来后,没有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这几年他的电话也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变,不仅是五年后,就是在她流落在外的那几年,她也没有给他打过一次电话。

    厉沉暮的心不知为何又乌云密布起来。

    “厉晋南今天情绪如何?”

    “一整天没出门,据说连秘书都没见到人。”肖骁说道。

    厉沉暮眯眼,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沉着脸,起身就往外走。

    肖骁赶紧跟上,说道:“厉先生最近的情绪不稳,家里会不会出事?我打个电话回去问下。”

    毕竟昨夜才打了顾女士,加上四小姐从瑞士回来了,肖骁突然有些心惊肉跳起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不用。”厉沉暮冷声说道,修长挺拔的身子却是越走越快,他亲自回去看看。

    夜幕降临,厉公馆一片狼藉的偏厅早就被佣人收拾的干干净净。

    厉娇看着空了一半的偏厅,想起被她砸的那些瓷器花觚都是老爷子的收藏,理智回来,心里也有些虚。

    “今天的事情,你们谁也不准说出去,要是爷爷问起来花觚是怎么碎的,你们就说是厉峥调皮,打碎的。”厉娇恶声恶气地吩咐着佣人。

    佣人们都不敢言语,只点头。

    “把地再擦三遍,毯子全都丢出去,沾了血,真是晦气。”厉娇看着自己今天发脾气时不小心弄断的指甲,顿时心疼的半死,都怪顾清欢那个女人。

    “四小姐,酒窖阴冷,清欢小姐的伤不能拖了,得尽快送医院。”老管家看着天色都晚了,大少爷也不知道回不回来,不能再耽搁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