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买回去暖床我都嫌硌得慌
    ..久爱成疾

    迦叶见清欢显然不知道世家的那些事情,也没有细说,只慵懒地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说道:“你不用担心,南洋离我们的基地不远,这里无人敢动我们。”

    除了厉家。

    只是厉家想动他们,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们从欧洲弄来的最先进的武器日夜对着南洋,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他们兄妹两出了事,南洋就再无宁日了。

    清欢一贯是知道司迦南的凶悍,点了点头,问道:“迦叶,你们打算在南洋定居了?”

    迦叶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哥在城南置办了一些产业,算是安了一个窝。不过这样也好,我们也能时常见到。”

    至于清欢跟厉公馆的关系,迦叶闭口不提,昔年见到清欢时,她瘦弱如鸡,整个人就跟没有灵魂的木头一样,一看就是遭受了巨大的挫折,清欢不说,她也不提。

    “那真是太好了。”清欢满心欢喜地叫道。她十五岁之前的同学伙伴早就失联了,到了厉公馆之后,几乎没有交到朋友,迦叶算是她唯一的朋友。

    当年司迦南带她走进遮天蔽日的丛林,推开破旧的小木屋,迦叶全身都插满了管子,躺在床上,性命垂危。那时候动荡不安,司迦南仇敌遍地,根本就无法放心将唯一的妹妹送出去就医,只能找人来照顾迦叶。

    那也是清欢第一次见到迦叶,犹如破碎的蝴蝶,苍白而绝美。

    “对了,两天后,我哥宴请了南洋世家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也过来。记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不要丢我的脸。”迦叶亲昵地捏了捏她的小脸,摸了一把她滑腻的肌肤,笑道,“瘦了,不过触感不错。”

    “我都胖了好多了。”清欢噗嗤一笑,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养伤,她感觉整个人胖了好几斤。

    两人欢喜地聊了一下午,直到日薄西山,约好了后日宴会见,这才分开。

    回到厉家时,只有管家在,厉沉暮不在,厉娇昨夜便去医院没回来,至于顾女士也趁着小峥上学,约了几位太太去度假了。也不知为何,偌大的厉公馆只有她一人。

    清欢嗤笑,上了楼,在花园的长椅边,熏了驱蚊虫的熏香,然后看了看赵葵给她送来的几个剧本,看到其中一个剧本时,呼吸一促,皱着眉尖看完,抓着剧本久久回不了神。

    这部剧不是大制作,导演在圈内也不是很有名,是一个新人导演,剧本的内容也不是大热的题材,甚至可以说很冷门。

    她给赵葵打了一个电话。

    “赵姐,我打算接《清河往事》这部剧。”

    赵葵那边比较吵闹,一时没听清,拔高了嗓子叫道:“清欢,你说什么?”

    “你找时间约一下《清河往事》的导演,我想见见他。”

    赵葵应了一声,简单说了几句话,那边实在是太吵,清欢便挂了电话,双手抱着膝盖,小脸沉静如水。

    《清河往事》剧本讲述的是90年代,丈夫死于战乱,女主白檀带着5岁的女儿,独自生活。受过高等教育的白檀在清河镇上的小学教书,生活平静而有序,直到一日,清河下班回家,发现女儿失踪,小镇同时还被拐走了好几个孩子。清河悲痛欲绝,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寻女之路。

    《清河往事》她必须接。

    夜里,清欢睡得极不安稳,梦境一个接着一个,一会子是《清河往事》里的故事,一会子是她被关在黑暗潮湿的车子里,车子里装满了待宰的猪,她们被藏在隔板下面,到处都是女子的哭声,再一晃,是司迦南俊美邪气的面容,他捏着她的下巴,懒洋洋地说道:“瘦弱如鸡,没几斤肉,买回去暖床我都嫌硌得慌。”

    清欢猛然惊醒过来,浑身湿透,大眼惊魂未定地看着明晃晃的灯光,伸手接了一直在响的手机。

    电话里的男人懒洋洋地邪肆一笑,低沉勾人地说道:“小乖,我刚才梦见你了,跑了这些年,是不是该回到主人身边了,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