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打了小的,来老的,麻烦
    ..久爱成疾

    清欢抬眼,男人俊美得近乎妖孽的面容映入眼帘。司迦南穿着暗红色西装,桃花眼似笑非笑地扬起,低沉性感地说道:“就这么几个不入流的女人,你怎么没打回去?”

    清欢呼吸一顿,站起身来,谨慎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淡淡地说道:“打了小的,来老的,麻烦。”

    司迦南闻言,开怀大笑起来,果真是这样,这些所谓的世家子弟,各个都是喊着金汤匙出身的,揍了小的,来一堆老的,忒烦人了。

    司迦南眼底闪过一丝愉悦的笑意,见她如临大敌一般,眯眼,懒洋洋地站起来,将捡起来的唇彩和记事本没收,揣进了口袋里。

    清欢眉尖一皱,没说话。

    “我长得不如厉沉暮?还是权势地位不如他?”

    “司先生很好,很强。”清欢愣了一下,司迦南外貌极其出色,说起权势,道上闻风丧胆,又岂是籍籍无名之人。

    司迦南叹了一口气,语气很是委屈:“那你怎么愿意跟着厉沉暮,不愿意跟着我,还是说,你母亲跟弟弟的性命捏在他的手上,而不是我?”

    委屈的语气到最后已经化成冷峭的不悦。

    清欢脸色一变,想起司迦南的那些手段来,冷淡地说道:“我与他从小就认识,感情自是别人不能比的。”

    厉沉暮虽然强势不讲道理,但是有自己遵循的道德准则,至于司迦南,常年混迹灰色地带,可以说是根本无人能摸准他的性格和喜怒,两相对比,她宁愿跟厉沉暮周旋。

    司迦南冷笑了一声,懒洋洋地说道:“你倒是一心往上贴,小乖,我权当你年幼不懂事,厉沉暮这人,最会衡量利益得失,你且看着。”

    司迦南说完,看了看时间,也不再逗她,双手插着口袋,懒洋洋地往园子里走去。

    清欢按住自己的小包,寻思着司迦南的话,想来今夜,不太平,只是他们斗的如何跟她都没有半点干系。

    世事凉薄,人心冷漠,这些常年身居高位的人物,更是喜怒无常,翻脸无情,当年错信男人,导致她半生漂泊,如今她再也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清欢跟在司迦南后面,进了园子。

    庄园内灯光如昼,暗香浮动,衣香丽影间觥筹交错,她一抬眼,便看见人群里鹤然站立的厉沉暮,数日未见,男人面容依旧冷峻英俊,周身带着冷冽矜贵的气息,犹如神邸一般俯视众生。

    清欢心口一窒,感觉有丝钝痛,当年年少轻狂,怎么会相信这样的男人会爱上她?

    她垂眼自嘲一笑,突然之间,一个女声叫起来:“我的项链不见了。”

    人群里一片骚动,卫媛媛摸着空荡荡的锁骨,险些要哭出来了:“这条红钻是我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价值千万。”

    一时之间,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去。

    “媛媛姐,你好好想一想,刚才都去了哪里。”

    “对呀,我刚才陪你去洗手间,你的项链还在的。”

    几个女人七嘴八舌地说道。

    卫媛媛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带着哭腔说道:“刚才我去洗手间整理仪容,只遇到了清欢。她撞了我一下。”

    话音刚落,卫媛媛已经走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哀求道:“清欢,那条项链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求你还给我好吗,我可以拿其他的项链跟你换。”

    三两句话,恶毒至此。

    “对,我看见她撞媛媛姐了,之前项链都还在的,出来就不见了。”

    “我听说她出身不好,那条项链价值千万呢。”

    “我听说她到现在都没有住的地方,一直借住在厉家呢。”

    清欢见矛头直指自己,捏紧自己的手包,心里冷笑,原来坑挖在了这里,她就说,卫媛媛怎么可能玩那么低端的手段。只是那条项链呢,清欢想到自己刚才被撞的场景,脸色微微一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