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女人动不了,司迦南那厮却是能动的
    ..久爱成疾

    屋外,数百年的鸦青色老房子在时光的流逝中沉默着,见证生老病死,锦绣成灰。

    清欢双眼微涩,私心里,她希望他去查看她过去五年的时光,然后走过来,抱着她忏悔。她曾经的心那样柔软,绝不是现在这般冷硬如刀。

    失去的东西永不再来,受到的伤害也一直在,在无数个阴暗潮湿的夜晚,如同盘踞在心头的毒蛇窜出来撕咬着她,痛不欲生。

    他们此生,无法回到过去。

    所以,若是厉沉暮以为她与司迦南在一起过,那也就这样吧。

    厉沉暮见她如此坦然的面容,双手握拳,青筋毕露,男人英俊的面容冷厉如刀,死死地压制着内心嘶吼着要冲出来的野兽,她连骗他都不愿意!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男人的声音低沉,眼底尽是黑色的情绪,一字一顿地说道:“不,可,能。”

    他的东西,就算是脏了,只要他还愿意要,就一直是他的。弄脏了,洗干净就好了。男人心底闪过疯狂的念头,沉沉地开腔:“你以后,给我离司迦南远点。”

    清欢微冷一笑,见他这般模样,不觉嘲讽,男人这种生物,你喜欢他的时候,他将你当玩物不屑一顾,当有人觊觎他的东西,他就会瞬间被激怒,这一切不过是领土被侵犯,威严被挑衅罢了,与情感无关。

    厉沉暮见她嘴角含笑的模样,脸色阴沉,内心愤怒到极致,想掐死这个女人,偏偏理智告诉她,不能动她,男人双眼黑沉,低头狠狠地咬住了她白嫩的肩头。

    清欢闷哼了一声,疼的脸色发白,却动也不敢动,她衣衫不整,厉沉暮又是随时都能发情的,要是触怒了他,被他当场要了,受苦的还是她。

    厉沉暮直到嘴里有了淡淡的血腥味,这才清醒过来,见她肩头有两排深深的牙印,泛着血丝,一时之间,男人英俊的面容有些苍白,鬼使神差地低头将她伤口的血舔掉,然后身子一震,猛然下车,将车门摔的震天响。

    缩在墙角一直努力降低存在感的肖骁跟东子,抖了抖身子,排排站,目不斜视,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清欢被摔车门的声音惊得浑身一颤,然后飞快地将衣服穿上,深呼吸,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往剧组的方向跑去,看见候在前面的东子,压抑地急促地说道:“快走。”

    厉沉暮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整个人靠在车门上,英俊的面容笼罩着一层晦涩难懂的戾气,男人自小秉承的教育让他再愤怒也做不出歇斯底里的破坏来,今日上午掀了一桌子的东西已经是勃然大怒了。

    厉沉暮深呼吸,不再看清欢的背影,眉眼更冷,脸色更阴沉,喊了一句:“去云端。”

    女人动不了,司迦南那狗东西却是能动的。男人眼底闪过冷冽的杀气。

    且说司迦南避开厉沉暮,先他一步离开剧组,先去吃了一顿美食,然后才慢悠悠地晃进云端。

    一进云端便觉得气氛很是凝重,男人挑了挑眉,嘴角的笑容收敛了几分邪气。

    一边的心腹也察觉到不对劲,低低地说道:“老大,我去喊人来接应。”

    司迦南没说话,厉沉暮这人,在南洋过于低调,有关的信息太少,他初来南洋跟这人只打过两次交道,只觉得深不可测。该不是今日说的话刺激到了厉沉暮,这是来摆下鸿门宴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