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我对司小姐的过去很感兴趣。
    ..久爱成疾

    夜色深浓,司家庄园里,地灯照亮郁郁葱葱的树影深处。

    厉沉暮站在夜风里,笔直英挺的身影与夜色融为一体,身后跟着杀神一般的小六。

    过了许久,司家的大门才缓缓打开。

    “厉先生,我们家小姐有请。”

    厉沉暮动了动,面色冷峻地进了司家的客厅。

    迦叶穿着性感的蕾丝睡袍,随意披了一件真丝的外衫,刚刚从楼上下来,站在旋转的楼梯间,冷艳的小脸满是不耐烦。

    厉沉暮环视一圈,没见到清欢,深邃狭长的凤眼眯了起来。

    “司小姐,我来接清欢回家。”男人的声音冷硬如金石坠地。

    迦叶勾着妩媚的大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厉沉暮,果然有点衣冠禽兽的资本。

    “厉先生大晚上的扰人清梦,就是来找我要人的?清欢不在我这里,厉先生只怕是找错了地方。”

    迦叶被吵醒,已经很是不耐,更别提来的人是厉沉暮,她见证了清欢最艰难的日子,对厉沉暮是半点好感也没有。

    “不用麻烦司小姐,我上楼带清欢回去,司小姐可以继续睡。”厉沉暮沉沉地开口。

    从早上跟顾清欢争执到现在,厉沉暮内心堆积的郁闷和怒气,无处发泄,口气也不甚客气。

    迦叶见他在自己的地盘也如此横,对待没有任何背景的清欢时,还不知道要如何蛮横不讲道理,顿时精致的眉眼眯起,冷笑了一声。

    “厉先生是打算私闯民宅?我司家在南洋虽然根基尚浅,也不是任人欺负到脸上还忍着不还手的。”

    她们兄妹的仇敌犹如过江之鲫,庄园内怎么可能没有留守的心腹,厉沉暮只带了一个人,就敢来闯山门,简直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厉沉暮见她不依不饶的样子,低头看了看腕表,顿时脸色冷峻,淡漠地开口:“司小姐,今日我跟清欢有些小误会,她才会借宿这里。”

    “听闻司小姐七年前才跟兄长相认,相认之时身负重伤,且脑神经受到损伤,遗忘了很多事情,我对司小姐的过去很是感兴趣。”

    迦叶脸色骤变,冷艳无双的小脸透出一丝的苍白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威胁我?”

    厉沉暮勾唇浅笑,笑容冷漠。是人就有软肋,没有把握,他怎么会来要人。

    “迦叶。”低如幼兽的声音。

    清欢站在楼梯的拐角处,见迦叶被掐到了死穴,脸色苍白,低低地说道:“今晚我先回去了,以后再过来跟你说说话。”

    厉沉暮抬眼,见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衣,素净着巴掌大的小脸,显得人越发娇小,一天的烦躁突然就消散了开来,一言不发地上楼。

    男人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低沉地说道:“有些凉,我带你回去。”

    清欢别过脸。男人已经将她打横抱起,往外走去。

    迦叶见他这副强势不容置疑的模样,正欲嘲讽几句,见清欢整个人都埋在他怀里,身子单薄如小兽,肩头轻微地颤抖,突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五指紧紧地攥成拳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