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情爱欢喜是孽
    ..久爱成疾

    叶家庄园的马场养了不少好马,厉娇也在这里养了一匹荷兰温血马,闲来无事时便会约叶瑾然来骑马。

    “你若是不敢跟我比,趁早跟我认输,然后从我的订婚宴上滚出去。”厉娇带着几个跟班,上楼去换骑装,见身边没人,也懒得在演戏,站在楼梯上,便冷笑着挑衅。

    “没错,免得到时候摔死了。”卫媛媛在一边阴阳怪气地搭腔。

    清欢冷淡地抬眼,说道:“奉陪到底。”

    战线已经拉开,没有不战而败的道理。

    厉娇冷笑了一声,甩手上去换衣服了。

    “清欢小姐,请随我来,您的衣服在三楼。”一个女佣上前来,轻声说道。

    清欢点头,随着她上楼,进了房间,意外地看到了不该出现的人。

    叶瑾然一身正装,坐在临窗的沙发椅上,男人露出俊秀温润的侧脸,目光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庄园草地上的订婚主场地。

    他,一直在楼上看着吗?

    清欢目光微动。

    “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时隔数月,叶瑾然低低地开口,声音压抑。

    叶瑾然站起身来,高大峻拔的身材遮挡住窗外的稀疏阳光。

    他转身,俊逸的面容有些清瘦,目光柔和:“清欢,如今我在做跟你同样的事情。你委身于厉沉暮,而我要被迫娶厉娇。”

    清欢哑然,双眼酸涩,她垂眼,淡淡地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见过了司迦南。”叶瑾然走到她面前,隐忍而克制地站住,他跟魔鬼做了交易,付出极大的代价,知道了清欢的过去。

    “你从小就是个柔软善良的孩子,不会记恨太多事情,可一旦恨上了,便会恨到骨子里。”叶瑾然声音低哑,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急促地说道,“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我会帮你,从内部瓦解厉家。”

    最后的字眼,模糊,触目惊心。

    清欢浑身发冷,急急地打断他,厉声说道:“你胡说什么。”

    厉公馆,传承数百年,底蕴深厚,不可估量,更别说,厉沉暮又是那样高深,不见底的人,瓦解厉家,简直是天方夜谭。

    叶瑾然低头,面色柔软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靠近,又保持距离。

    “我不会娶厉娇,订婚不过是走过场,我需要厉家的权势。”叶瑾然低声吐出惊人的内幕,“清欢,你一直都知道,我爱的人是你。”

    男人炙热的掌心似乎要烫伤她。清欢脑子一懵,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看着他温润儒雅的面容,浑身如坠冰窟。

    她张口,不知说什么,她一直都知道,年少时,叶瑾然的情意就表现的那样明显,只是那时候他还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而她先一步被厉沉暮蛊惑,只能一直漠视他。

    清欢偏过脸,神情寡淡,透出一丝的凉薄,低低地说道:“情爱欢喜是孽,这些年我习惯了离群索居的生活。

    厉娇一直很喜欢你,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若是被她听见,又是一场风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