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今日不给我说法,我就一头磕死在你厉家
    ..久爱成疾

    清欢扭动的身子陡然僵住,也不好意思再跟谢惊蛰说话,垂下眼,伸手掐着厉沉暮制住她的大手,很快男人修长漂亮的手背便被掐的有些不忍直视。

    “你也不用替他操心,他也就剩一张人皮了,活着也跟死了没两样。”厉沉暮被她小手掐的生疼,却也不愿意放开柔软的身体,又见谢惊蛰波澜不惊的模样,冷笑道。

    谢惊蛰被他嘲讽,只摇头淡笑。

    清欢也意识到了谢惊蛰似乎活的犹如雕像一般,她目光一动,低低地说道:“昔年,我途径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看到众多信徒匍匐于地,手触哭墙,将自身所有的苦难都哭出来,佛珠已断,显然是无法压制,谢先生不如出去走走,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感悟。”

    当年,她在耶路撒冷呆了一段浑浑噩噩的岁月,早先是麻木到哭不出来,后来真的哭出来,她便从那场噩梦里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原来谢家最声名赫赫的少将大人也有无法堪透的魔障。

    厉沉暮的目光陡然一深,阿福,从未对他说过这样的话,男人又是嫉妒又是不悦,她对初次见面的谢惊蛰显然比对他还要好。

    谢惊蛰正式打量了一下清欢,一言不发,手里的佛珠这些年来第一次断线,视为不详,是蓝雪吗?他咀嚼着那个名字,心口窒息。

    谢惊蛰再看向清欢时,目光带了一丝的温和。

    “我来的时候,听说你将卫家大小姐送了进去?”谢惊蛰不愿再聊自己,将话题转到了南洋如今最严峻的问题上,“卫家一直以来都是厉晋南手里最锋利的剑,这一次只怕要闹起来了。”

    “就是让他闹。”厉沉暮面无表情地冷笑了一声,“我陪厉晋南玩了近八年,早玩腻了。”

    清欢身子微微僵硬,她并没有想到厉沉暮手段会这般狠辣,对于卫媛媛来说,坐牢简直是让她比死还难受。

    “如果不出意外,厉晋南明年就会升迁帝都。”谢惊蛰淡淡地吐出惊人的内幕,“我一直不赞同你跟他相争。”

    父子间不论谁赢谁输,都是两败俱伤。

    “这么说,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厉沉暮凤眼微微眯起,嘴角的弧度讥诮而冷冽。厉晋南若是去了帝都,进一步升上去,南洋的局便没有什么用了。

    男人英俊的眉眼深沉了几分,剩下的半年时间足够了。

    清欢听得心惊肉跳,寻了个借口出了茶室,手心莫名地出了一层汗。

    她站着没几分钟,管家便急急地进来,说道:“大少爷,卫家来人了。”

    卫家人来势汹汹,不仅人来了,还抬来了三口棺材。

    卫家夫妇让人将三口棺材往厉公馆的院子里一摆,拽着唯一的儿子卫元霸往院子里一站,便怒道:“厉沉暮,今日你若是不给一个说法,我们就一头磕死在棺材上,让世人来说道说道,你厉家是怎么逼迫的我们卫家家破人亡的。”

    厉沉暮跟谢惊蛰从茶室里出来,看到眼前的这阵仗,瞬间脸色微凝,眼底闪过一丝暗色的幽光,卫家的反扑,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