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当年是你不要她,凭什么说回头就回头
    ..久爱成疾

    清欢趁着他发怔的片刻,伸手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挣脱开来,缩到了床头,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她身上的睡袍凌乱不堪,春光乍现,只是她手抖的都拢不起睡袍。

    目光瞥到床头的水晶灯,她抬手就砸在尖锐的桌角,握着水晶碎片,冷笑道:“这些年,你一直折磨我,羞辱我,不就是因为我是顾玫的女儿,顾玫害你母亲病逝了吗,杀了我,一命抵一命。”

    她死死地攥住碎片,细嫩的掌心被割破,暗色的血很快就染红了水晶碎片,滴在被子上。

    厉沉暮脸色微变,作势就去夺她手里的碎片,沉声怒道:“你疯了?”

    “我要是疯,五年前你带人来羞辱我的时候,我就该疯了。”她脑海里针刺般的一疼,朝着他嘶哑地叫道,“我被卖到深山老林里,险些被人*****的时候就该疯了,我背着迦叶走了2公里的山路,失去那个孩子,血流三天不止的时候就该疯了。”

    她看着这个年少时爱的奋不顾身,如今却恨得挫骨扬灰的男人,眉眼冰冷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赔你母亲一条命,谁来赔我孩子的命?那个孩子还不足三月,就是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怀上的。”

    男人的身子僵硬如石,有些颤抖地从她手里夺下染血的碎片,然后抱住她冰冷的身体,犹如化石一般低哑地,声音不稳地问道:“那孩子真的是我们的?”

    原来,他真的有过孩子。

    “你不配。”她冷笑,“厉沉暮,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就立刻马上滚出去,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男人没说话,凤眼盯着她血流不止的细嫩的掌心,有些艰难地说道:“我给你上药,手流血了。”

    他根本不在乎那个孩子是谁的,是不是真的没了,这些年,想爬上他的床,想生他孩子的女人,如过江之鲫。

    他若是想结婚生子,不会等到现在。

    清欢见他一言不发去拿急救箱,气的话都说不出来,起身就往外走,起身太急,站起来时,便眼前一黑。

    男人脸色一变,一个跨步抱起她,双眼发红地朝着外面的保镖喊道:“打电话叫急救车。”

    叶瑾然闻讯赶到医院,看到倚在雪白墙壁上的冷漠男人,上前就是一拳。

    厉沉暮偏头躲过去,男人狠狠地回了叶三一拳。

    论起近身搏斗,叶三怎么可能是师从西洋剑大师厉沉暮的对手。

    “你这混蛋。”叶三被打个正着,怒骂道,“我从未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当年是你不要她,现在凭什么说回头就回头?”

    叶三对厉沉暮恨之入骨,当年要是厉沉暮从中作梗,他跟清欢也许会有可能在一起。

    男人英俊冷峻的面容带着深浅不一的伤痕,冷声说道:“论起厚颜无耻,心思阴毒,我怎么比得过你?

    当年你既想攀高枝,勾搭厉娇,摆脱你私生子的尴尬地位,又不惜设局激怒我,让我撵清欢出厉公馆,好得到她。只可惜,只要有我在,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