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小小少年蹲在院子里,一边刷牙一边打盹
    ..久爱成疾

    小年夜才过,清晨五点,帝都正是冷的掉冰渣的时候,谢惊蛰被迫从被窝里爬起来,去机场接人。

    开车的副手是谢惊蛰早年的亲兵,出生入死都面不改色的年轻人,接了这位四肢健全的厉少之后,不禁腹诽,怎么不坐私人飞机来,直接停郊外的小木屋就好,少将的腿脚本来就不方便,这来回接机的要折腾两三个小时。

    年轻人将车内的暖气打的足足的,寻思着回去时小少爷应该起床了,正好带点早点回去。

    谢惊蛰鲜少见厉沉暮这么消沉寡言,更不会天不亮就这么折腾。厉沉暮六岁之后就离开了厉公馆,所接受的教育都是霍家的那一套,当年的岚姨是帝都有名的名媛,言行举止极有章法。

    厉沉暮小小年纪就跟个小老头一样早熟睿智,只是也有例外的时候,每次他想折腾人,就表示出了天大的事情了。

    “你是想去谢宅还是去小木屋?”谢惊蛰坐在车内,男人五官极为的俊美,只是常年的军旅生涯,让人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五官轮廓,而是铁血坚毅的气质。

    “小木屋。”厉沉暮一贯知道他的小木屋里只住了父子两人,其他的闲杂人等是不给住的,不过他心情抑郁,就是想踩他的痛处。

    谢惊蛰一听就皱起了眉头,寻思着帝都现在还有什么人能制住他。距离最近一次的折腾,是岚姨病逝的时候,这小子闹得南洋人仰马翻的,还是霍家老太太出面,平息了事端。

    这一次为的又是什么?谢惊蛰寻思着最近南洋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除了厉娇要跟叶家的三公子结婚,厉晋南升迁也是明年开春的事情,若是说厉晋南娶妻,那也是发生了一段时间了。

    “爽子,回小木屋,回去的时候买点谢小泽喜欢的糍粑。”谢惊蛰淡淡地吩咐道。他家小崽子最喜欢吃软糯的糍粑,每次要吃四个,谢惊蛰怕糍粑太油腻,隔三差五才买一次。

    “好嘞。”爽子干脆利落地应着,将车往郊区的小木屋开去。

    回到小木屋的时候,谢小泽同学才起床,蹲在木栅栏围起的院子里刷牙。

    小小少年穿着虎头虎脑的羽绒服,眼睛还没有睁开,一边刷牙一边打着盹。院子里的一切都是谢惊蛰跟小小少年自己动手做的。

    谢小泽同学有自己专门的洗嗽台,水从青竹扎成的引水管里流泻而下,再从圆润可爱,大小不一的青石里流淌进开凿出来的溪流里,一直流到院外的沟渠里。

    院内青竹青藤蔓草都上了霜冻,自制的小喷泉也因为温度过低,上冻了。

    谢惊蛰一进院子,见谢小泽蹲在洗漱台边,摇头晃脑,羽绒服后面的小老虎尾巴都一晃一晃的,顿时知道这小崽子又在打盹,男人绷起脸,喊了一句:“谢小泽同学。”

    谢小泽打盹打的迷迷糊糊的,还在回味昨晚上的梦,有个温柔又漂亮的姐姐给他买了好多好多的糍粑吃,他甜腻腻地抱着漂亮姐姐喊妈咪,结果还没有看清漂亮妈咪的脸,就听到自己老爹的声音。

    谢小泽条件反射地蹦起来,小身子板站的笔直的,清脆响亮地叫道:“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