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原来幼年丧母,她不是不爱她
    ..久爱成疾

    清欢猛然伸手攫住顾玫的手,心头涌上一丝的绝望,看着她,痛苦而破碎地问道:“我,母亲,去,去世了?”

    顾玫被保养的极为白嫩的手被她攥的生疼,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的表情,吓的动都不敢动,小心翼翼地说道:“对,所以她才将你托付给我,让我将你养大,清欢这个名字也是她取的,说人间有味是清欢,她,很疼你的。”

    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跌坐在地上,她垂下脸,脸色灰败,骤然丧母的疼痛感重重地袭击着她,脑袋密密麻麻地疼痛起来,她坐在地板上,睁着大眼,无声地哭起来。

    原来幼年丧母,她哭到笑起来,二十三年了,她不是不想爱她,她只是没办法爱她。这一生,竟然是从幼年时期就错位了,顾玫将她接到南洋,她承受了厉沉暮的仇恨和报复,此后的种种,不过是延续当年的错位人生。

    她忽然之间大彻大悟,低低地疯狂地笑起来,厉公馆的一切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她原本就是个局外人。

    “我生父是谁?”

    顾玫被她的疯狂的表情吓到了,整个人紧绷,想往后拉开点距离,又不敢动,心惊肉跳地说道:“我不知道,当年木木没说,她一个女人大着肚子流落在外,那男的肯定是个渣男了。”

    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顾玫不知为何有些怵得慌,眼前这个明明是她抱养回去,养在乡下的,怎么给人一种威慑感,她母亲也是一个温柔的女人,没有这种气势,真是见鬼了。

    清欢看了她一眼,嘶哑地说道:“你知道什么都告诉我。我既然知道了亲生父母的事情,就有渠道去求证,你要是有事情瞒着我,厉家这边。”

    未尽的言语中有一丝淡漠的威胁。从她知道自己不是顾玫的亲生女儿之后,这些年来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当年犹是母女时,就耗尽了最后的一丝亲情,如今连血缘关系都没了,她更谈不上怨恨。顾玫领养她,是恩,可正因如此,她也承受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噩梦一般的生活。恩怨两消,竟是什么都留不下了。

    “那你要是知道了,后面是不是就会离开厉家了?”顾玫小心翼翼地问道。

    清欢内心冰冷,冷淡地说道:“你原原本本地告诉我,我自然会离开。”

    “其实当年,我是在路边捡了你母亲。”顾玫这才缓缓地说出当年的事情来,“那时你母亲怀着你,肚子都有七八个月大了,我一看就知道是被渣男抛弃的,她无家可归,所以我就顺手捡了她。”

    顾玫有些心虚,她心肠可没有那么好,只是那时自己做小三,被对方的老婆找上门来,打流产了,那大老婆扒光了她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她一穷二白的时候看见了木柔,夜场里练出来的毒辣眼睛,一眼就看出她出身大富大贵,这才将她带回去。

    木柔当时也无家可归,便借住她的合租房里,并给了不菲的房钱和生活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