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反正那厮不是好东西,清欢死了心也好
    ..久爱成疾

    迦叶点了点头,慵懒地说道:“抵伙食费,要是饭菜做的好吃,谢小泽的学费也抵了。”

    迦叶寻思着,这男人坐在轮椅上也挺可怜的,她跟着司迦南是学了拳脚功夫的,也不怕他起坏心思,养一个男人加小孩,完全没问题呀。

    男人目光闪烁了一下,俊美刚毅的面容透出一丝的迟疑,然后木讷地说道:“那做的饭菜,你要吃,不吃我们就走。”

    完全是一副不接受施舍,很有自尊心的模样。

    “好呀。”迦叶随口点了头,然后便去捡零食袋子,牵着地上的小萝卜头,开门进屋。

    谢小泽同学见任务完成,欢欢喜喜地进了屋,围着迦叶左一个妈咪,右一个妈咪,各种撒娇卖萌。

    接到清欢电话时,听到电话里的哽咽声,迦叶顿时吓了一跳,这些年,再苦再难,清欢都是不怎么哭的。

    “我马上到,你别哭呀。”迦叶匆匆地拎着包就要走,见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齐刷刷地看着她,一副被丢弃大小狼狗的模样,顿时有些头疼,轻声说道,“我有事先出去,晚上回来吃饭。”

    大小狼狗这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清欢坐在窗户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空。

    迦叶有些心慌,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问道:“怎么了,清欢?”

    清欢已经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除了眼睛肿的厉害的,其他的都不太看得出来,她将头埋进迦叶柔软的肚子上,摇了摇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迦叶取过一边的纸巾,给她擦了擦红肿的眼睛,怒道:“又是厉沉暮那混蛋给你气受了?我找他去。”

    清欢伸手拽住她,声音嘶哑的厉害:“迦叶,不要去。”

    “去年,我在温哥华险些被人侵犯,后来打伤那人坐牢的时候,是他派人将我保释出来的。”她沙哑地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带着一丝的哀伤,“他骗我说,小峥得了重病,我不回来就会死的。迦叶,你说一个人到底要多么恨,才能做出那么多的事情来?”

    迦叶还是第一次听她提到温哥华的事情,顿时又是气又是急:“你出事怎么不知道给我们打电话?你那几年到底过的怎样,你也从来不说。还有,厉沉暮那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清欢疲倦地闭上眼睛,那五年她从来不提,是因为深度抑郁症,大半时间都是浑浑噩噩的,只知道从一个地方漂到另一个地方,饿了就吃,没钱了就去赚,完全是靠本能在生活,她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了。

    那样黑暗的五年,那男人全都看在眼里,见她要坐牢,要被磋磨死在监狱里,才出手。

    人的心,怎么能冷酷到这个程度。

    “对了,你是这么知道的?”迦叶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个律师,当年保释我的律师,是厉沉暮的人,这次跟云家的官司,厉沉暮将他调到南洋来了。”清欢低低地说道。

    迦叶直觉有些不对,厉沉暮那种人,说心思深沉如海一点也不为过,既然做出了欺骗的事情,又怎么会自己露馅,迦叶眯起桃花眼,不管怎样,反正那厮不是好东西,清欢死了心也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