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就是厉少去看望云笙小姐,被云少说漏嘴了
    ..久爱成疾

    “跟云家的官司,你有把握赢吗?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有留证据吗?”迦叶想到云笙那绿茶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清欢摇了摇头,脸色微冷,云笙跟厉沉暮倒是天生一对,一个冷酷无情,一个翻脸无情。

    迦叶见她这样粗枝大叶,顿时戳着她的额头,急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凡事都不知道给自己留后手。你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漏洞的?”

    清欢沉思了一下,说道:“我只是提供了方案,人都是云笙找的,那部戏本来就是她自导自演的,要是找漏洞,也只能撬开云笙的嘴了。”

    云笙这人,善于伪装,要想让她撕开自己的假面,简直就跟要她命一样,她得好好想想对策。

    “清欢?”男认低沉冷冽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就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清欢猛然坐起身子,垂眼,躲在了迦叶身后,背对着门。

    迦叶犹如老母鸡一般站起身来,看着男人万年不化的冰寒脸,冷嘲热讽地说道:“厉沉暮,进来之前敲门是礼貌,你懂不懂?”

    厉沉暮幽深的凤眼眯起,见清欢躲在她身后,冷冷扫了一眼牙尖嘴利的司迦叶,转身出去,敲了敲门,然后面无表情地进来。

    迦叶:“……”

    “为什么不用我的律师团?”厉沉暮进来,看都不看司迦叶一眼,凤眼直直地看着清欢,克制地问道。

    清欢垂眼没说话,不想见他。

    “我们已经有律师了,不劳您费心。”迦叶嗤笑一声,说道。

    厉沉暮眯眼,冷淡地说道:“司小姐说话是不过脑子吗?云家的这场官司,在南洋敢给清欢辩护的律师只有我的律师团,别的人连接都不敢接。司小姐这样的脑子,也是难为了。”

    男人不想朝清欢发火,一股子怒气尽数朝着司迦叶撒去。

    迦叶气的脸都青了,冷笑道:“就是不用你的律师,怎么了?这年头还能强买强卖不成?”

    厉沉暮闻言,一言不发,见她始终不回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内心压制的暴虐因子有些不受控制,早上分开时还好好的,怎么半天功夫,就翻脸了?

    男人脸色铁青,压制着脾气,克制地说道:“清欢,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你总要说一声,嗯?”

    清欢双眼胀痛,不敢回头,这些年心千疮百孔,已经没有回头的必要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厉少费心了。”她低低地开口,声音沙哑。

    厉沉暮见她嗓音,似乎是哭过了,顿时一言不发地出门,一出来,男人的脸色就彻底地阴了下来,看了看候在外面的肖骁跟魏名,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肖骁跟魏名面面相觑,许久,肖骁挠着脑袋颤颤惊惊地说道:“是不是刚才云少说的话惹清欢小姐不高兴了?”

    男人狭长的凤眼扫来,幽深如古潭,带着无尽的寒意。

    “就是厉少去看望云笙小姐,被云少说漏嘴了。”肖骁迟疑地将云霄卖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