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男人正在沐浴
    ..久爱成疾

    肖骁就是为了木夙来的,低低地汇报道:“查出来了,这人有两重身份,一层明,一层暗,明面上的身份就是当日庭审时出示的身份,暗地里的身份叫做木夙,最早出现是在锦城一带。他对云家的很多内幕消息知之甚深,连上任云家家主的遗嘱内容都知道,极有可能是一些隐世家族的人。”

    “姓木?”男人脑袋有些重,鼻音也重重的,不知为何想到了清欢的母亲,木柔,也是姓木。若是隐世家族的人就有些麻烦了,这些家族最是食古不化,守着祖辈的荣耀,过着清规戒律一般的生活。

    只是隐世家族大多湮灭在历史的潮流里,能传承下来的几乎是凤毛麟角。这类家族也有一些自己不同寻常的手段,若非必要,厉沉暮也不愿意跟这一类人打交道。

    “从锦城一带先查起。”

    肖骁继续说道:“自从庭审之后,木夙没有离开,跟着清欢小姐,云霁一直住在酒店,关系看起来非同一般,清欢小姐的生母不是姓木吗,我怀疑极有可能是她生母那边的人。老六已经亲自带人去锦城一带查探了。”

    “嗯,酒店治安也要多关注一下,云涛夫妇在这节骨眼上,要是做出什么糊涂事情也是说不定的。”云氏的股票差点都要崩盘了,厉沉暮趁机收购了不少,云家现在就整一个乌云密布。

    “谢少将自从初八来南洋之后,至今未走,南洋如今的治安就是书里说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云家就算再敢折腾,也不敢在这时候闹。”

    厉沉暮点了点头,谢惊蛰的治军手段堪称铁血,如今他厉家在虎视眈眈,又有帝都少将坐镇,云家这时候只怕是要哭了。

    厉沉暮想到谢惊蛰,冷哼了一声,老谢还是有手段的,见到司迦叶,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欺骗人家失去记忆,现在整个人都赖到人家里去了,更是用手段,将司迦南引出了南洋,遣送到了欧洲去,只怕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

    这么厚颜无耻的法子也敢用,也不怕说出去,整个帝都笑话死他。

    男人想到老谢住进了司迦叶那里,而自己孤零零地住在厉公馆,感冒难受不说,连清欢的面都见不到,瞬间英俊的面容就阴沉了下来。

    “云霁在盘点私产了?”

    “盘点了一段时间了,都是不好变卖,不可估价的东西。”

    厉沉暮幽深的凤眼眯起,随即低低地交代道:“云霁卖什么,都尽数收过来。”

    看来还是得从云霁身上下手。

    男人心情极差,一边起身去酒店,一边给谢惊蛰打电话。

    谢惊蛰在花园小洋房住了有一周之久,男人白天趁着迦叶出去时,处理一些紧急的事务,余下的时间便做家庭煮夫,原本没人住的花园小洋房在男人的手里,一天一个样,小花园里养满了各色的花卉,男人闲来无事还做木工活,家里修修补补全在行。

    厉沉暮打电话过来时,夜已经很深了,男人正在沐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